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二十三章 商议登记风波起
    曹玉珍明确的知道了那天晚上进自己家的就是沈志军,所以在处理丧事的后来两天,她处处刻意躲避着沈志军。

    沈志军明白曹玉珍的意思,感觉自己很愧疚,想向曹玉珍说明,却又难以启齿。

    沈远山风光大葬,依照当地习俗,平安入土。

    第二天上完坟,在中午吃完饭后,沈志军祈求王春燕,让她去给曹玉珍解释那天晚上的事。

    见曹玉珍正在院子里陪小沈斌玩,王春燕走了出来。

    “玉珍,有个事我给你说一下。”

    “什么事?嫂子。”

    “咱去门外说。”王春燕怕被别人听见。

    曹玉珍抱起孩子,跟随王春燕来到院外的胡同里。

    王春燕见四处并无人窃听,便把沈志军夜探曹玉珍家的事的始末如实的讲给了曹玉珍。

    曹玉珍听着,吃惊不小,她没想到,看上去对自己那么好的婆婆,背地里却对自己做了这么多的手脚。

    曹玉珍很伤心,也很失望。但曹玉珍克制着自己,很平和的听王春燕讲完。

    曹玉珍点点头:“我知道了嫂子,我不会怪二哥的。”

    “你二哥也是没办法才做了这么混蛋的事。”王春燕也感觉很对不住曹玉珍。

    “事情弄明白就行了。”曹玉珍的脸色很难看。

    “咱婆婆就是爱管闲事,你说你要改嫁,干她什么事啊?”

    曹玉珍苦涩的笑笑,没说话。

    大门内走出来几个亲戚,要走。王春燕和曹玉珍赶紧上前相送。

    陆陆续续的亲戚走完,柳秀茹的大闺女暂时住下来,在家陪几天自己的老娘。

    晚上,曹玉珍早早地回了自己的家,给孩子做了点饭,她自己没胃口,没吃。

    合计着柱子应该回家了的时候,抱着孩子,曹玉珍来到了柱子家。

    柱子刚喂好了骡子,坐在院中欣赏着夜晚的天空。

    见曹玉珍来,柱子起身把曹玉珍接到屋里。

    把小沈斌放到炕上,柱子把自己专门给小沈斌做的一个木头风车递给他,小沈斌在炕上拨拉着风车叶子,自己玩了起来。

    曹玉珍在问询了几句柱子今天干活的情况后,便慢慢的把柳秀茹想要阻止自己改嫁,让沈志军调查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虽然改嫁的事并不多,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她也管不着啊,难道她就忍心看着你这么年轻就在她家守寡?她也忒心狠了吧,再说了,那天良栋叔已经到她家把这事说开了呀,她家也同意了。玉珍,你不用担心,你婆婆挡不住你,她也不该管。你说的这些事不都是在良栋叔提亲之前发生的么。”

    “我真不了解我婆婆这个人,我也不知道她以后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以前她做的那些事,她在我面前竟然一点没表露出来,天天面对着我,表面上还对我那么好。”

    “要不咱们尽快登记结婚吧?”柱子也怕夜长梦多,再出什么变故。

    “那怎么着也得给她们说一声吧。”曹玉珍不愿偷偷摸摸的做事,觉得必须给沈家的人说一下。

    “那就让良栋叔再跑一趟。”柱子尊重曹玉珍的意见。

    “嗯,那就再麻烦良栋叔一下吧。”

    二人商议定了,曹玉珍又坐了一会儿,起身回家,陈文柱把玉珍送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柱子早早的起来,随意做了点饭吃,朝阳初升的时候,柱子便来到了冯良栋家。

    把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了冯良栋。

    冯良栋也很吃惊,但想想柳秀茹的为人,知她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照这种情况,早点登记确实是一个稳妥的办法,只是现在山叔刚刚去世,咱就去他家提这个事有点不恰当呀。”

    “你先别找老太太去,你去找沈志国,我看那天晚上沈志国的意思他很同意这门亲事。”吴翠芝坐在炕上给冯良栋提醒。

    “嗯,”冯良栋点点头,“对,去找志国,只要志国同意了,然后让他给山婶透个话就行了。”

    冯良栋来到沈志国家的时候,沈志国一家刚吃完饭,田爱蓉正在小耳屋里刷锅,听见冯良栋来了,停下刷洗,也走到了内屋中。

    互相拉了点闲呱,冯良栋把话拉到正题,“我今来是有件事想跟你两口子商量一下,虽然山叔刚过世,我这事有点不该说,但是呢,为了防止时长多变,这事呢,还不得不说。我来就是来说一下玉珍和柱子她俩的事,玉珍老是这样一个人呀,太不好了,既然现在她和柱子两人都也愿意共同组成一个家庭,事呢,咱就赶早不赶晚,我就想尽快让他俩登记结婚,这样呢,对玉珍也好,对柱子也好,我争取一下你两口子的意见?”

    冯良栋说完,看着沈志国夫妇。

    “我们没什么意见,只要玉珍和柱子愿意,我们没有什么阻止人家的权利,其实我也早想让玉珍跟着柱子,想登记结婚,那就去吧,我们不管,知道了就行了。”沈志国微笑着回复冯良栋。

    “你娘能愿意吗?”田爱蓉对着沈志国说。

    “那她也挡不住呀?要不就不给她说。”沈志国在曹玉珍这事上对自己的老娘有很大的意见。

    “不说不妥吧,毕竟她是老人家,说一声,打个招呼是应该的。”冯良栋说。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说?”沈志国虽然懦弱,但并不笨。

    “山叔刚过世,我现在去找山婶说这事,就有点不识情理了。”冯良栋解释道。

    “这我明白,我去说,也就是给她说一声也就算了。”沈志国想的倒是简单。

    “那行,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兄弟,你晌午给我回个话。”冯良栋站起身来。

    “行,我一会儿就去说去。”

    沈志国确实把这事想简单了。

    当沈志国把事情说完后,柳秀茹的老脸立马拉了下来。

    “我不同意!门都没有!这辈子甭想再出我们沈家门,就让她在我家过,一个人?她怎么一个人了?不是还有小斌吗?不是还有我吗?跟着我过!哪那么不要脸急着找男人呀?没男人过不了日子呀?”

    沈志国一看老娘的态度,立马就烦了,“你根本挡不住,这是人家玉珍的自由。我来也就是给你说一声,同不同意你说了不算。”

    “我就让你看看我说了算不算?!”柳秀茹咆哮了起来。

    “你就不能让咱娘省点心呀,咱爹刚走,就来说这事,心里是怎么想的呀?怎么就这么不管别人的死活呀?”沈志国的大姐在旁奚落沈志国。

    “唉,”沈志国叹口气,“行吧,反正这件事我已经给你们说了,对吧,消息我送到了。也就没我什么事了,走了,我去下地了。”

    沈志国说完,抬腚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