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二十二章 乱事上又出了乱事
    柳秀茹去了曹玉珍家。

    沈远山一人躺在炕上,思潮翻涌,往事历历在目,不觉不堪回首,自感罪孽深重。自己这一生到底是做了些什么?又是为了什么?若不是自己的无知胡闹,陈孝廉也许根本就不会死。陈文柱也就不会成为一个孤儿,更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自己害了人,更可以说是间接的杀了人,害了一家啊!而现今的一切,也许都是报应,也许是该偿还人家陈家的。

    唉!沈远山一声长叹!他觉得自己好累,又好痛苦,又很后悔。一滴老泪缓缓从眼角滴落。他忽又感觉自己很轻松,慢慢闭上了眼睛。

    漆黑的深夜,一记魂灵飘入浩渺长空。

    第二天清晨,柳秀茹拍了好一会儿自己的大门,沈远山就是没来开门,柳秀茹不觉十分的气恼:这老头子,怎么睡这么死!

    到前院喊来沈志国,让他从墙头上翻进去,打开大门。

    柳秀茹气呼呼的走到屋里,冲着炕上的沈远山大喊:“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起来?”

    炕上没有任何动静。

    “快起来!”柳秀茹又喊了一声。沈远山还是一动不动。

    柳秀茹火冒三丈,上前推了一把沈远山。依然没动。

    柳秀茹纳闷,爬上炕,又推了几下沈远山,人,依然没有回应。柳秀茹摸了摸老头子的额头,这一摸,柳秀茹大惊失色,大喊道:“志国!志国!你快来!”

    沈志国听见喊声,急切的跑进屋中。一番查看之后,痛哭出声。

    人生七十古来稀,沈远山在睡梦中故去,带着愧疚,悄然离世。

    沈远山是年龄到了,老死了。但柳秀茹不这么认为,她认为沈远山是被曹玉珍给气死的,是被柱子给气死的,甚至说是被冯良栋给气死的。

    柳秀茹的这种认为,也确实,沈远山死的也不是时候,偏偏在冯良栋提亲的当晚过世了。

    可是,谁又能左右自己的生死呢?

    柳秀茹虽然恼怒,但是不便在丧事上发作的,其实就算她发作,她又能冲着谁发呢?她又有何根据,迁怒别人呢?

    但她心里打定了主意:曹玉珍想改嫁,门都没有!就算她娘家人来也不行,我拼了老命也得挡住!离开我家也不行!

    柳秀茹的思想已近于偏执与疯狂。

    气归气,事归事,丧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柳秀茹的两个闺女也来了。

    柳秀茹共五个子女,两个闺女,三个儿子,两个闺女大,沈志国是第三个子女,在儿子中,沈志国是老大。

    田爱蓉,曹玉珍,以及老二家王春燕——沈志军的媳妇,妯娌三人忙着丧事的内务。沈志国兄弟二人张罗着一些外事。

    人死之后,难免翻箱倒柜找一些他生前的衣物以做陪葬之用。王春燕在找东西的时候便看见了沈志军上次遗留在这里的那只鞋。

    当时沈志军慌着走,没把鞋带走。他本就不想要了,他觉得柳秀茹会给他扔掉。

    可是后来柳秀茹觉得好好地一只鞋,扔了太可惜,也许哪天就能找到丢了的那只,所以便给收了起来,放在了西屋大炕柜的旁边。

    “这不是志军的皮鞋吗?怎么在这里?”王春燕仔细的观察着说。

    “上次志军走的时候,在我那里拿了一双你哥的布鞋穿着走的。”田爱蓉在旁边说。

    身后的曹玉珍一开始并没注意,只是王春燕老是举着看,她也便多看了两眼。

    曹玉珍不禁皱起了眉头,她越看跃觉得跟自己家留起来的那天晚上偷进她家的人遗丢的那只鞋相像。

    “我看看。”曹玉珍给王春燕要过来,仔细的观察了会儿。

    “不是你家的,肯定是我家志军的。”王春燕确定的说。

    曹玉珍看了一眼王春燕,慢慢的把鞋递过去,“我家也有一样的一只这样的鞋,我拿过来给你看看。”

    曹玉珍说完,转身出屋,去自己家拿鞋。

    王春燕把沈志军喊到屋里,问他:“你不是说你的鞋坏了吗?怎么在这里?那一只呢?”

    “那一只,那一只扔了!”沈志军有点心虚,他一直瞒着这双鞋的去向,王春燕曾经问过他,他说回家干活弄坏了。

    但没想到,柳秀茹没给他扔,却是保存了起来。

    “扔哪去了?”王春燕继续问道。

    “哎呀!忘啦!”沈志军一皱眉,嚷出一句,转身出去了。

    王春燕气的一屁股坐在炕上,一张白脸气的绯红。

    不一会儿,曹玉珍回来了,“二嫂,你看看,是一双不?”

    王春燕把鞋接过来,一比对,“可不就是一双呗!”遂又问道:“玉珍,这鞋怎么在你家里?”

    曹玉珍的心里已经完全的明白了,但她不能说出实情,“哦,我是在大街上捡的,看着挺好的一只鞋,也不知是谁丢的,想着有谁找的时候,方便给人家。”

    “这个该死的沈志军,整天胡说八道,他说这鞋干活给弄坏了,扔了,真是气死我了,这鞋可是真皮的,花不少钱买的呢。”

    曹玉珍笑笑。

    “行了,找着就行了,还生什么气呀。”田爱蓉不明里边的缘由。

    而王春燕却是想到了这只鞋不可能是曹玉珍在大道上捡的,谁会随便去捡一只鞋呀?何况还是男人的鞋。她的心里不由得翻腾了起来……。

    曹玉珍走出屋子,脸色非常的难看,她不明白沈志军那天晚上跑自己家去干什么?

    院中柱子在和一帮人忙活着事上的一些事务,曹玉珍想把这件事找机会告诉柱子,毕竟这件事不是小事。

    晚上,人们都走了之后,王春燕把沈志军喊到一边,小声的问道:“你给我说明白,你这鞋怎么会跑到老三家去?你给我说明白?”

    “哎呀,你别嚷嚷了,你还嫌事少啊?等回了家,我再慢慢给你说。”

    “不行,你现在给我说明白!王八蛋!你不办人事!”

    “一句两句说不明白。”

    “你是不是和老三家有事?”

    “放你娘的屁!我能干那畜生事吗?”

    “你放你娘的屁!你没干那畜生事这鞋怎么会在老三家?”

    沈志军气的脸色铁青,又把王春燕往旁边拉了拉,他知道,自己这急脾气的媳妇,要是现在不告诉她,不知道她等会儿会再干出什么事来。

    于是,沈志军便把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全部告诉了王春燕,就连在赵和平家的事也说了出来。

    “啊?”王春燕听的目瞪口呆。

    “这事你可别往外说!”沈志军叮嘱她。

    王春燕点点头,沈志军哪里知道,王春燕和艾菊花是相邻俩村的小学同学,艾菊花的外婆家在王春燕的村,艾菊花是在姥姥家上的小学。俩人虽然不经常有来往,但彼此都知道谁嫁到了哪里,嫁给了谁。

    “老三家的事你以后给我少管!”王春燕恨恨的警告沈志军。

    “不管了,绝对不管了!”沈志军都后悔到骨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