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二十章 情人再会起心事
    今天是个好天气,冯良栋与陈文柱在枣树底下借着枣树的阴凉干着活。

    昨夜曹玉珍家进人的事在柱子心里成了心病。

    “好多天都没下雨了吧?”冯良栋干着活跟柱子搭着话。

    “快将近一个月没下了吧。”柱子回应道。

    “老天爷要再不下雨,就该浇地了,庄稼都旱了。”冯良栋昂头看看天说。

    “现在已经有一些户家在浇着呢,”柱子停下手中的刨子,“叔,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冯良栋也停下手中的活,拿手巾擦了把汗,示意柱子坐下来喝口水。

    “昨天夜里玉珍家进去人了。”柱子坐下后给冯良栋倒着茶水。

    “什么?”冯良栋亦是非常的惊诧,“进去什么人了?”

    柱子摇摇头:“不知道,玉珍没看见,那人听见响动就跑了。”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干这事!”冯良栋皱起眉头。

    “我想,我想要不叔你给玉珍她公公婆婆说一声去,我和玉珍的事先定下来。”

    冯良栋明白柱子的意思,点点头:“行,我今晚上去他家提这件事。”

    “玉珍以前给我说过,她婆婆好像有点不同意她再嫁的意思。”

    “这事我能猜想的到,她婆婆那个人,唉!没法说。老古董,还是以前那些旧思想,总以为自己曾经干过干部,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可以一手遮天,随意整吧别人。她家就是打你家起的家,早些年她家连饭都吃不上,你家也给了她家一些好处,唉!可惜恩将仇报。玉珍改嫁,她挡不住,玉珍还这么年轻,才二十几岁,就在他家守一辈子寡?那怎么可能呢!玉珍到现在一直没走,也算是满对得起她家了。”说到这冯良栋笑了笑:“没走更好,要是走了,就没你的事了,呵呵。”

    柱子也跟着:“呵呵”的笑了起来,“其实我跟玉珍是同学,您还记得我后来又去上高中的事吗?我们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哦!原来你们早就认识。”

    “嗯,”柱子点点头,但他并没有把自己和曹玉珍在高中相恋的事说出来,

    “看来这是你俩有缘啊,这件事,你放心,肯定能成。”

    柱子听着冯良栋这么说,心里也有了百分百的底气。

    缘分,柱子也觉得自己和曹玉珍有缘分。高中阶段相识,相知,而且相恋。若不是自己因为家穷,成分低,不敢提出,更不敢答应跟曹玉珍嫁娶的事,也许,此时,二人就不会有这么一道难逾越的沟壑了,想必二人早已过上了美满的日子。

    想到这,柱子又笑了笑,怎么可能呢?就算那时候要娶她,她家也不会答应的,自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穷光蛋。即便就算是真的娶了,也是跟着自己过苦日子,有一顿没一顿的。

    叹了口气,抬头望了望天空,蔚蓝的天上飘着几朵悠哉的白云。

    两性的交合,确实让曹玉珍容光焕发,精神饱满,更显现了一个少妇的风韵与魅力以及诱惑。

    走路都带出一股性感,笔直的双腿,浑圆的翘臀,柔软的腰肢,丰盈的胸部,葱白的香颈,白皙的面皮,让人百看不厌的一张脸,任谁,都想上去亲一口。在这夏日的林荫路上,她的身影,真是一道亮光闪闪的风景。

    身后的男人们不禁的唏嘘:这么好的一个娇柔美人,守寡!真是太可惜了!

    柳秀茹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没带着孩子来接过曹玉珍,今天,她来了。望着这些男人馋涎的眼光,她心里又担心了,玉珍没事,难保这些男人馋坏了,不会来做个狗急跳墙的事呀!不行,我得守着!

    跟着曹玉珍回到家,柳秀茹开口道:“玉珍,我以后在你这边住吧,你看你一个人,万一有个什么事……,我来给你做伴吧?”

    曹玉珍想了想,她不愿意让柳秀茹来,因为那样会妨碍她和柱子的见面,但是又想起昨晚的事,柳秀茹来,也是个好事,有个作伴的,也行,自己毕竟不能经常去柱子家住。想见面,总能找出机会的。

    曹玉珍当即答应。

    “那行,我今晚上就搬过来。”柳秀茹当真放下孩子,去拿自己的东西去了。

    虽然在这边住,但给老头子沈远山做饭,柳秀茹还是要做的,所以把自己应用的东西都搬过来后,柳秀茹又回了自己的家。

    曹玉珍想把婆婆又搬到自己家来住的事告诉柱子,免得他冒冒失失的来了,让婆婆看见,多生出一些不必要的枝节来。

    抱着孩子,曹玉珍前来冯良栋家。路上,正碰见沈小青跟几个同学小伙伴在大街上跳绳子。

    “你干嘛去婶婶?”

    “我去串个门。”

    “我也去。”沈小青离开小伙伴,颠颠的跑了过来,“去谁家串门呀?”

    “冯飞家。”曹玉珍并不避讳沈小青,因为她知道自己和柱子的事。

    沈小青笑了一下,因为她猜想曹玉珍就是去冯飞家,所以才跟上来的。借着这个机会,又可以接近自己心中的小白马王子了。

    沈小青的笑被曹玉珍看见了,“你笑什么?”

    “啊?笑着玩呢,没什么。”

    “怎么一提到冯飞我发现你就特别的高兴呢?”

    “是吗?哪有?”

    “小丫头你的心里是不是有什么鬼点子呀?”

    “啊?没有,那有啊,你净瞎想。”沈小青被曹玉珍看透心事,脸上不由的微微发红。

    “你看,脸红了不是,我可告诉你呀,不许胡思乱想的,你们才多大呀,好好上学才是你们目前主要的任务。”

    “知道啦----!”沈小青红着脸拉着长音。

    二人说着话,来到了冯飞家。

    一见是曹玉珍来了,冯良栋和柱子赶紧停下手中的活计,上来跟曹玉珍打招呼。

    冯飞正在屋里看电视,听见外面说话声,向窗外看了看,见是曹玉珍,也赶紧跑了出来,客气的喊了一声:“曹老师!”

    曹玉珍微笑着冲冯飞点点头,以示回应。

    冯良栋把曹玉珍让到屋里,小沈斌和沈小青在院子里玩,冯飞跑到屋里给沈斌拿了点零食,也陪着在院子里玩。

    “你不来我也打算去找你,……”柱子便把今晚上师父要去柳秀茹家商量二人婚嫁的事给曹玉珍说了一遍。

    曹玉珍点点头,“今晚上我婆婆搬我那里去住了。”

    柱子“哦”了一声,他明白曹玉珍这话的意思。

    冯良栋在旁边说:“她搬你那去也好,昨晚的事,柱子给我说了,有人给你做个伴,有个什么事,能支应一声。”

    曹玉珍点点头。

    冯飞和沈小青在院子里玩,小沈斌一手拉着一个,让小青和冯飞在自己两边,转着圈的在院子里遛弯。

    沈小青的脸又红了,她在想:自己以后结了婚,是不是也和冯飞会有这样可爱的一个孩子,也这样带着孩子在院子里玩,那样,将是多么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