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十五章 隐情中却又含了隐情
    张春华相比曹玉珍和艾菊花,并不是很漂亮,但她长得高,身材美。这也是让赵和平迷恋的原因。

    张春华邀请赵和平去自己家。

    “方便吗?”

    “在西屋。郑启明是不会知道的。”

    偷情,赵和平谙于此道。

    在相隔一个正间屋的间距下,赵和平享受着张春华的妩媚。

    商量,达成彻底的一致,柱子年底娶曹玉珍进门。对于柳秀茹阻碍的担心,柱子想让师父冯良栋来解决。

    柳秀茹彻底恨上了赵和平,并把这件事告知了老头子沈远山。

    沈远山简直是暴跳如雷。自己这么一个贤良的媳妇,竟然让他给糟蹋了!他要好好的收拾一下赵和平,自己的三儿子没了,但还有俩儿子。大儿子沈志国懦弱,但二儿子沈志军可不是白给的。

    在把房子完全的修缮完毕后,沈远山便通知在县城监狱上班的二儿子沈志军回来,商议对付赵和平的事。

    沈志军参军五年,退伍分配,任职监狱单位。

    当他听说沈远山的一切倾诉后,同是义愤填膺:“这件事你别管了爹!我来处理,这个王八蛋!我废了他!”

    沈志国瞅瞅这一家人,“咱也没真凭实据啊,怎么能胡乱对人家呢?”

    “你愿管就管,不管拉倒!”柳秀茹现今很排斥自己的这个大儿子。

    “我说的是实情。”沈志国还想辩解,田爱蓉在旁边拉了他一下。

    “你拉我干嘛?”沈志国的犟脾气上来了,“老三家的事是人家她自己的事,难道看着人家这么年轻守寡啊?她与赵和平的事,我觉得不可能!老三家也不会做那样的事!至于人家到底跟谁?跟咱们没关系!”

    “大哥,咱娘都亲眼见了,这不是事实吗?”沈志军说。

    “人家在一起吃个饭怎么了?哪个女人不跟哪个爷们在一起吃个饭呀?老二,你媳妇就没跟别的人吃过饭?!”

    “那能一样吗?我媳妇不还是有我这个男人了嘛。”

    “没男人怎么了?没男人就不能跟别的男人接触了?这个世界上除了女人全是男人,整天避开着走啊?再说了,老三家是老师,学生家长请老师吃个饭怎么就是……,就是,你们说的那种……勾三搭四了呢?!赵和平是不地道,但我从没听说过他和老三家怎么着了!”

    田爱蓉也插嘴附和说:“我也没听说过老三家有什么不正经的事。”

    “就是嘛!你们这一闹,还让老三家在这个村里混不?你想撵人家,你明着说,别往人家头上扣屎盆子!”

    “那衣服是谁的呀?”柳秀茹吼道。

    “甭管那衣服是谁的,那是人家老三家的事!咱们管不着!”

    “我家的媳妇我管不着啊?啊?志国!你今儿个是嘛意思啊?!”柳秀茹气的直喘。

    “哼!”沈志国哼了一声:“咱家的媳妇?老三在是咱家的媳妇,老三没了,人家在这里守着孩子过,那就是很对得起咱家!人家把孩子一扔,回了娘家,那也不再是咱家的媳妇!”

    “嫁人可以,但是不能挂着咱家的媳妇的名声,然后去胡搞。”沈志军说。

    “老二你这句话我赞同,老三家要是胡搞,我也绝不会同意,除非她先离了咱们家。但是!老三家绝对没有胡搞!这点我是绝对相信的!”

    “那你又有证据吗?”沈志军问道。

    “我……我没证据!但你们也没证据表明老三家就是胡搞了。”

    “接触别的人可以,接触赵和平这样的人,确实让人匪夷所思啊!”沈远山坐在圈椅上悠悠地说。

    “唉!”沈志国叹口气:“这件事,别人不知道,咱就别嚷嚷了,嚷嚷出去,对咱脸上也不好看。到底怎么回事,我说你们不信,咱可以查查啊!查明白了,然后再下定论不行么?”

    “怎么查?天天一时不离的盯着去啊?”柳秀茹依然很气愤。

    “我还是那句话,依老三家的人品,我是绝不相信她会做那样的事。”沈志国坚持自己的立场。

    “你的意思就是不去查喽?”柳秀茹大声的说。

    “那我去查!”沈志军说。

    “哎----!”沈志国一推手:“老二,村里的事,你尽量别掺和,你又不在村里住,别给我得罪人!我来查!好不好?”

    “那行,大哥,你在村里查,我在县城查,赵和平不是经常在县城干建筑吗?我查着方便。”

    “好!就这么办!”沈志国拍板钉钉。

    “那我还去老三家住。”柳秀茹说。

    “你别去了,你去了不更是让事情难办吗?放开他们,让她们随意做事,才好查嘛!”沈远山还是有远见。

    柳秀茹没还嘴,偏头想了一下,“那我把小斌接过来,不是更让她们更有时间,让咱们更好查?”

    沈远山点点头:“嗯,这可以。”

    “其实查出与否,老三家都不能在咱家呆了。”沈志国料想后事,断言而出。

    “查出来,我是为了断了他们!玉珍想离开咱们家?门都没有!”柳秀茹恨恨的说。

    沈志国看了一眼自己的娘,没说话。田爱蓉却是斜瞟了一眼自己的婆婆,眼神中带着轻蔑。

    沈志军撩了一下眼皮,继而不语。

    沈远山依然气定神闲。他心里在考量着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自从柳秀茹发现衣服的那天他就在考量。他在心里衡量不定,觉得似乎不可能。

    他想去查,但却又碍于冯良栋的面子。他想对家人说,但这却又是自己的猜测。万一说出,得罪了冯家,冯家的兄弟们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如是多年前,自己尿在陈孝廉头上的那泡尿,直接让陈孝廉羞愧而上吊自尽。冯良栋的爹曾经私下里带着兄弟们找过自己。若不是嫌于某些事情,也许冯家会让自己直接抵命的。

    陈家毕竟与我沈家有着隔代的人命世仇。陈家在自己夫妻二人的手里已经完全的葬送,只留下了陈柱子。时过进迁,已是经年,柱子不记得,冯良栋应该会历历在目。

    冯陈两家多年主仆,如是兄弟。得罪柱子,就是得罪冯家!也许是命,也许该偿还这一结。

    也许真的是命,沈远山的三儿子沈志涛娶妻曹玉珍,新婚三日,便因病去世,留下了娇美的妻子曹玉珍。

    十月之后,曹玉珍诞下儿子沈斌。

    别人不知,但曹玉珍心里明白,这个儿子不是沈志涛的,因为沈志涛跟他结婚三日皆因醉酒而未曾行房,沈志涛死也是死在了喝酒上。

    她知道这孩子是自己深爱的高中学长----陈文柱的!二人当时见面而惜,互生爱慕。

    毕业之后,二人偶有联系。结婚前夕,陈文柱醉酒来寻,曹玉珍把贞洁给了他。

    也许,若不是因为醉酒,陈文柱永远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