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十三章 有情无情都是情
    只见艾菊花已经进入了河中,正向深处走去。

    柱子慌忙脱下衣服,跑下河堤,扑入水中。

    游着来到水达脖颈的艾菊花身后,一把抓住她,就往回扯。

    可是扯不动,却被艾菊花扥了一下。柱子想站起来,可双脚未能着地,河水已到颚下,吓得柱子赶紧踩水。

    艾菊花漂浮着贴了上来,搂住柱子的肩膀。

    肉与肉的触感,柔软,湿滑。

    艾菊花的手摸到了柱子的裤头,扯扥着。

    “你会游泳?”柱子方始明白。

    “你回来干嘛?”

    “这样咱俩都会被淹死的。”

    “跟你死在一块我也挺乐!意!”乐意两字出口,艾菊花使劲用力一扯,终于报废了柱子这条两年没舍得扔的裤头。

    二人的双脚踩着水,身子已被艾菊花彻底的给绑缚在了一起。

    柱子逃无可逃。

    水是温暖的,贴附着的是柔软的,饱满的。

    艾菊花对柱子这次是志在必得,她要完全的征服这个男人,让他彻底的成为自己的。

    如是以前,柱子还没有曹玉珍的时候,也许他此时已经把持不住了。但现在,他不能对不起曹玉珍。虽然身体已经背叛了意志。

    他极力的避着艾菊花的双唇吻到自己的嘴上。纵是如此,这种脸贴脸的距离,终究躲不过艾菊花的攻击。

    望着岸边,柱子双手拨拉着水,一寸寸的带着艾菊花飘向浅处。他可不想双双损命于这样不值得的情境中。

    终于,双脚落地。艾菊花意识到柱子的双脚站在了河床实地上。立即双腿盘缠,裹在了柱子的身上。

    甩不掉身上的女人,只能抱着她向前走。走了几步,柱子猛然站住,因为他感觉到,他已经失去了他所坚持的一切。

    漆黑的夜里,河面上水波荡漾……。

    女人是温柔的,可有时候女人又是可怕的,就像今晚的艾菊花,可她却又给了柱子极致的温柔。

    “以后我不会让赵和平碰的。”艾菊花走的时候对柱子说。

    柱子无言,默默地走向回村的道路。

    艾菊花没有食言,回到家,便搬到了西屋,留赵和平一人在东屋。

    赵和平倒也无所谓,倒也落个自在逍遥,更可况,他现在心里念想的可是曹玉珍。

    今晚接儿子赵虎的时候,临别,特意跟曹玉珍握了个手,那种温暖,那种滑腻,那种质感,赵和平断定,曹玉珍这个女人,绝对是个极致的女子。

    柱子进村不久,正碰上在找知了爬的冯飞和沈小青。

    “柱子哥,你干嘛去了?吃饭的时候我去你家找你没找到,我娘去你地里找你也没看见你。”

    “我在地里锄草了,婶子可能没看见我。”柱子知道吴翠芝找自己的时候,自己应该正在和艾菊花在河套里喝酒。

    “哦,”冯飞应了一声。

    “这么晚了,你俩还不回去?”

    “这就回去,找着往家走。”

    柱子刚想迈步,却又站住,“小飞,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事?”

    柱子看看沈小青,冯飞会意,“没事,她是咱们这边的人。”

    “你明白我的意思?”

    “你想找我老师?”

    柱子点点头。

    “这得想个办法,小青她奶奶在那边住着呢。”

    “喊我婶子出来找知了爬。”沈小青插嘴说道。

    两个孩子来找曹玉珍去找知了爬,柳秀茹自是不怀疑,只是叮嘱早点回来。

    曹玉珍明白,这俩孩子绝不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去做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果然,在一片黑暗处,见到了柱子。

    冯飞和沈小青知趣的离开。

    柱子让曹玉珍跟他一起回家。曹玉珍欣然应往。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冯飞和沈小青从角落里出来。

    “咱俩晚点回家,别露出破绽。”冯飞知道沈小青的爷爷住在她家。

    沈小青点点头,她巴不得不和冯飞分开,“咱们去哪?”

    冯飞想了想,“去我柱子哥家。”

    “咱们去掺和什么?”

    “笨蛋,咱们偷偷的去,偷偷的回来,不让他们知道。要不然,咱们能去哪?”

    沈小青点头同意。

    柱子带曹玉珍回家,随手把栅栏门再次锁上。

    曹玉珍明白柱子的意思。即便柱子不锁,她也会要求锁上。

    柱子让曹玉珍先进屋,自己依然筛了两筛子草,把骡子喂上,随后进屋,插了屋门。

    栅栏门外来了两条身影,“锁门了?”沈小青低低地问。

    “嘘----!”冯飞示意她不要说话,探手伸进栅栏门,在一侧的墙壁上摸索了几下,掏出一把钥匙,轻轻打开锁,慢慢推开栅栏门,闪身而进,沈小青随后而入。

    冯飞再次把门掩上,重又上锁。招呼小青,跟他一样哈腰塌身,向窗台下走来

    曹玉珍已经铺好了炕,铺的很整齐,也很温馨。

    她爱柱子,柱子也爱她。澎湃的心潮,相爱的两人。

    心与心的相贴,情与情的交汇。柱子吻着曹玉珍,有些疯狂。

    丰腴的身体,柔软的触及,柱子伸手拉死电灯,抱起曹玉珍,俯身压在炕上。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一切也都是理所当然。

    夜不愿寐,人不愿离。可时间却剥夺了两个人的自由。

    曹玉珍要走,柱子依依不舍。但她却不得不走。

    当看着老师走向了自己的胡同,冯飞送沈小青回家。

    如沐春风,第二天课堂上的曹玉珍完全可以用这四个字来形容。

    冯飞不明白昨晚的事竟然会让老师有这么大的变化。扭头看看身后侧桌的沈小青。沈小青也在看他。

    见冯飞看自己,沈小青双颊绯红,赶紧移开眼珠盯着黑板。

    今天星期六,下午放假。赵和平知道这对自己是个机会。

    在工地安排了安排,便骑着摩托车飞奔了回来。回来之前,还在县城特地买了一些村里罕有的小菜。

    家里弄房子,修家具,柳秀茹自然在家帮持,孙子小沈斌带在身边。

    今天柱子也来了,不但要修家具,还要打一套窗户。

    赵和平到曹玉珍家的时候,曹玉珍也只是刚到家一会儿。

    见曹玉珍跟换了个人似的,让人感觉神清气爽,赵和平以为是自己的到来让曹玉珍如此的欢欣。

    拿下在县城买的那些东西,赵和平满脸笑容:“曹老师,没别的意思,今天我特意来谢谢您,您帮小虎补课,辛苦您了。”

    赵和平一口一个您,让曹玉珍很不好意思:“和平哥,您别这么客气,咱都是一村的人。”

    “哈哈!”赵和平笑着:“那咱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