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十一章 菊花调笑戏柱子
    赵和平回到家,他的妻子艾菊花正在做饭,儿子赵虎在屋里再看那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上播放的动画片。

    赵和平迈进厨房:“怎么才回来?”

    艾菊花拉着风箱,微微斜了一下低着的头:“我不回来,不正好给你倒空吗?”

    赵和平瞪眼张嘴,没说出话来,起步走进内屋。

    “小虎,你这几天都不回来上学,还能跟上课吗?”

    赵虎眼睛没离电视:“怎么着也是倒数第一。”

    “你就不会用点功啊?”

    赵虎没回话。

    “明天去你老师家补课。”

    月挂中庭的时候,夫妻二人躺在被窝里,对于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妻子,赵和平还是有几分兴趣的。

    艾菊花推开他,“嫌你脏!”

    赵和平不说话,强制着艾菊花,霸王硬上弓。

    成熟的身体,又是这样*裸的挑逗,需要必然而然的来到。肌肤的摩擦,更是了慰那份渴望的甘源。

    虽然心中怨恨,但需求还是拒绝了自己的意志,顺从逐渐变为回应。

    也许一切,都是身体必然的所需。

    当一切达到峰顶,闸口轰然而开的时候,随着谢去的激情,情绪恢复于平静,依然是无言的对待。

    同床异梦,在黑暗中,纠结着慢慢的睡去。

    人身本性的欲求,谁又不愿意有呢?又何况是对于已知情事,却又未曾多享的曹玉珍,漫漫长夜,更是辗转难眠。

    她渴望,她需求。

    压制!可是越压制这份强烈却是愈加的沸腾。越沸腾越让她难熬年轻身体里的那份冲动。

    她想,有机会,一定要把自己交给柱子。

    看看旁边早已沉沉睡去的婆婆柳秀茹,再看看另一边酣然而梦的小沈斌,轻轻地出了一口长气,闭上了双眼。

    黑暗中心理的萌动,在阳光下被照耀的无影无踪,依然是那个大方得体,气质淑良,可远观而不可近身的曹玉珍。

    赵虎是被赵和平送到学校来的,一是来表示对老师的尊敬,二来是想让曹玉珍放学后给儿子补补课,赶上这几天落下的课程。

    同时,赵和平心里却有了隐隐的别情。

    今天,冯良栋要去沈远山家修补家具。柱子没去,而是自己在家做木工活,这一套的木工已经基本做成,柱子也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便全部做完。

    冯良栋中午没回来,应该是在沈远山家吃饭了。

    下午没事,柱子便给吴翠芝说了声,自己去地里看看庄稼,趁着这个空收拾一下。

    柱子也只有三亩薄地,自从开始学木匠之后,便每年都种容易收拾的小麦和玉米,此时,地里长着的正是玉米。

    棵苗已有齐膝高了。柱子扛着锄头,要把地里生长的杂草打锄一遍。

    百十米的地头,对于身体强壮、手脚麻利的柱子来说,锄草,是累不着他的,一口气,锄到地头。

    清清的河水,波光粼粼,河面的风,带着水汽,丝丝的凉爽。

    一颗大柳树,长在河滩,柱子记得,这棵柳树,爹说过,那是他小时候种下的,还曾说过,这边所有的地,原先都是他家的。

    柱子坐下来,在柳树底下。望着粼粼的河面,想着自己的爹娘。

    孤独的无依人,历历往事,不禁黯然神伤。

    “柱子。”

    柱子回头,“菊花嫂,你也来下地?”

    艾菊花站在堤头。

    “想什么呢?想媳妇呢?”艾菊花半笑着走了下来。

    “你可别笑话我了,嫂子。”柱子面色微红,腼腆的笑着。

    艾菊花走下来,“想就想呗,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哪个男人不想女人啊!”

    一阵香风,艾菊花站在柱子面前。

    挑逗的话语对于柱子来说,根本起不了作用,虽然面前这个是熟透了的风韵女人。

    家庭的优养,艾菊花面容白嫩,皮肤细腻,弯弯细眉,一对凤眼,双唇润泽。身材微胖,却更显出了她性感的诱惑。

    蹲下来,在柱子身边。柱子倒也习以为常,这多年,艾菊花与他在此相遇如此已是多次。

    但却不同的是,今天艾菊花离他似乎更近,胳膊抬动之间,能让双方的肌肤相触。

    “是不是想女人?”艾菊花用胳膊肘拐了一下柱子的胳膊。

    “没有嫂子,你别笑话我。”柱子飘眼瞅了一下艾菊花。

    “二十大几的人了,各地方都长熟了,能不想?”艾菊花笑吟吟的眼中含媚瞧着柱子。

    “不想。”柱子笑笑,低下头。

    望着眼前的壮汉,艾菊花心里出现了一种报复的想法,更有一种复杂的情绪,一种要得到的**。

    轻轻地说:“哎,你说嫂子好看不好看?”

    柱子抬头,红着脸,看一眼艾菊花,“好看。”说罢,再次把头低下。

    “嘿嘿,”艾菊花满足地笑着:“赵和平这个王八蛋,天天在外面找女人。”

    柱子一诧,“不会吧?”

    “都是事实。”

    “和平哥怎么办这事,他这样的话就有点对不住你了。”

    “他找我也找。”艾菊花恨恨地说。

    “找什么?”柱子没听明白这句话。

    “找男人!你傻呀?”艾菊花嗤嗤的笑了起来。

    柱子也跟着笑了起来:“那你两口子可好了,各找各的,还是一家人吗!”

    “是他先对不起的我!”

    柱子低头不说话,别人家的事他不想管,两口子的事他更不想掺和。

    望着眼前年轻俊朗的脸,健壮的体魄,成熟但却不识女人为何味的男人,就如那刚产出的洗干净的萝卜,清脆馋人。艾菊花咽了口唾液,舌头舔了下嘴唇,心中“怦怦”地跳着,一凑身,一探脸,在柱子的脸蛋上轻点了一下。

    吓了柱子一跳:“干嘛啊嫂子?”

    艾菊花脸色微红,更显娇颜百媚,“亲你一下还能少块肉啊?”

    柱子的脸通红,笑了一下,没说话。

    柳枝摇曳,衣干清爽,柱子站起来:“快干活吧,要不然今天弄不完了。”

    “着急你师父家不给你留着饭呀?”说着话,艾菊花偷眼看了一下柱子的关键部位,风吹薄裤,紧贴身体。艾菊花怦然心动。

    骄阳慢慢西去,最终变成一个红色的圆球。

    晚风清凉,还有两陇地没锄完,趁着凉爽,柱子要全部干完。

    艾菊花到柱子地里看了看,忽闪着眼睛,“柱子,还不回去?”

    “我干完再回去嫂子,你先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