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农村媳妇 > 第十章 各自心中寻己事
    暴雨渐停,乌云慢慢远去。只有片片断断的黑云笼罩上空,偶尔的还会飘落下几滴雨滴。

    人们进屋,查看被烧的情况,只见被褥全毁,桌椅多有灼痕。几乎没有一样是完整的了。

    遭此无妄之灾,柳秀茹浊泪落下。

    房子已毁,屋中暂时不能再住人。沈远山便告诉沈志国先在他家住几天,然后等房子修缮好了之后,再搬回来。

    屋中也并没有太值钱的东西。柳秀茹的钱财放在西屋,幸好西屋没被烧着。

    收拾了收拾,众人散去。

    一切已成定局,哀怨伤心也无济于事。何况柳秀茹本身就是一个心大的女人。

    她决定不在老大家住,她要去曹玉珍家,在那里住可以方便看孩子。说是为了方便看孩子,其实柳秀茹她有自己的打算,她去,是为了盯着曹玉珍。正好籍着这个借口,有完全的理由住过去。

    下午在学校的时候,沈小青已经告知了曹玉珍奶奶家房子被烧的事。所以傍晚放学后,曹玉珍没回家,而是直接来到婆婆家看慰。

    柳秀茹直接提出了要去她家住,曹玉珍当即答应。

    房子被烧,这样的事情在村子里可是大新闻,消息很快的在村里传开,三三两两的村民便不住的前来查看、安慰。

    冯良栋和陈文柱已从吴翠芝的嘴里知道了此事,二人停了活,也一起前来看慰。冯飞也跟了来。

    当着众人的面,沈远山不住的埋怨自己的老婆子,柳秀茹是有苦说不出,只是不住的唉声叹气。

    见到冯良栋前来,沈远山走上几步:“良栋,你来得正好,我正打算去找你呢。”

    冯良栋叫声“山叔。”与柱子走近沈远山跟前。

    “良栋,你跟我进屋看看,看看我那几件家什还能不能给修修?我想尽量凑合着用,还有那窗户什么的,你看看怎么弄?”

    冯良栋随沈远山进屋。柳秀茹也跟了进去。

    柱子没进去,他看见了站在旁边的曹玉珍。在众人面前,柱子不方便去和曹玉珍对话,只是在一旁看着,曹玉珍也时不时的瞅瞅他。

    小沈斌看见柱子,颠颠的跑了过来,“柱叔。”

    柱子弯下腰,笑吟吟的和小沈斌说话。曹玉珍借机慢慢的走了过来。

    冯良栋进到屋里,查看了下那几件被烧坏的茶柜、炕勤,“能修,换块板子或者扇子什么的,轻的地方打点腻子,油上漆照常能用。”

    “那行,那这活你就给我干了吧。”

    “行,我明儿个就来弄。”

    “哎哟!怎么弄成这样子了?”随着一句高声,赵和平迈步走了进来。

    “和平呀!哎哟,这不做饭做的吗,把房子给烧了。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沈远山跟赵和平打着招呼。

    “下雨下的,咱家没下多大会儿,县城可是一个劲的哩啦。活也基本上没法干,就早早地回来了。”

    屋里人说着话,外面又来了一人,张春华。对于这种事,是少不了张春华的参与的,虽然郑启明带着伤。但好事的脾气秉性促使她一定要来看看热闹。

    看见柱子和曹玉珍站在一起,张春华不住的斜眼瞧着。

    冯飞也在曹玉珍和柱子身边。沈小青早就看见了冯飞,由于心中对冯飞的爱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害羞,不好意思主动过去。但见婶子曹玉珍已经过去了,思想挣扎了一会儿,也慢慢的走了过来。

    手脚不知所放,表情略带不自然,看看小沈斌,再瞅瞅冯飞,双颊红绯。

    “冯飞!”一声呼喊,同学小伙伴杨光与郭启智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干嘛去?”冯飞问二人。

    “来找你啊,一块去找知了爬。”

    “走。”下雨后的土地松软,知了爬会有很多趁这时候破土而出。

    “我也去。”沈小青追在冯飞身后。

    “你跟着去干嘛?”冯飞不愿领着个女孩子。

    沈小青一噘嘴。郭启智说:“冯飞,让她去吧。”

    冯飞看看沈小青,微皱眉头:“走吧。”

    三人在前,沈小青在后。

    “你不知道沈小青喜欢你呀?”郭启智伏在冯飞耳边低低地说。

    冯飞脸一红:“瞎扯什么?”

    “真的,”郭启智向后偷瞄了一眼沈小青:“大家伙都知道,就你没看出来。”

    赵和平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张春华。张春华也看见了他,二人交汇了一下眼神,没有说话。

    曹玉珍走近赵和平:“和平哥,小虎这两天怎么没去上学?”

    “嗨,他娘带着他去他姥姥家随礼去了,估计今天就回来了。”

    “那明天记得让他去上学,老是旷课可不行。”

    “行的,玉珍,明天我让他去。”

    柳秀茹从屋里出来,见到小沈斌又和柱子在一起玩,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这孩子怎么会跟他这么熟?难道那个男人是他!不可能,玉珍不会看上他的。

    柳秀茹走过去,领过小沈斌。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村中炊烟四起。

    冯良栋与柱子回家。张春华也迈步离开。赵和平跟在了身后。

    拐了个胡同,见前后没人,赵和平紧走两步,赶上张春华。

    “怎么样?看好了吗?”

    张春华知道赵和平在自己身后,所以放慢脚步让他追上来。

    “看不好了,给开了一些药,让自己慢慢恢复。……,那钱,也花尽了。”张春华叹口气。

    “没事,我又不跟你要。”赵和平紧挨着张春华,不住地蹭着她的胳膊。张春华没躲,没闪,更没说话。

    赵和平色心上来,扭头向后看看没人,伸手搂住张春华的腰。

    “别闹,让人看见。”张春华轻抚着赵和平的胳膊,似是要推开的样子,但是却没用力。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赵和平展开了感情的攻势。温暖的体温,与隔着轻衫薄衣感觉到的皮肤的滑腻,赵和平怎忍舍弃放手。

    张春华没说话,继续向前走。

    赵和平轻搂着,如做贼一样,不住的向后看。

    前方就是张春华家的门口了。张春华推下赵和平的胳膊:“你先回去吧。”

    赵和平站在张春华跟前:“有什么事你来找我就行。”

    张春华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