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万历驾到 > 第三百零三章 生产许可证
    在所有人都等待着税务司开始收税的时候,整个南直隶的税务司动起来了,而且一动就是惊天动地的,动静非常的大。

    锦衣卫跟着出动,同行的还有军队,那声势简直惊天动地。

    不过强行收税或者是抓人这样的事情根本没发生,税务司的人干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敲着锣到处去贴告示,说白了就是宣传。

    宣传的事情也简单,那就是商号注册,办理生产许可证。

    为了方便管理,为了防止恶意的破坏,为了方便追查货物来源,税务司开始办理生产许可证,针对的就是从事各种生产的产业。

    比如纺织厂,比如染布厂,凡是从事这些行业的,一律都要办理生产许可证。

    没有生产许可证的,不好意思,你这是非法经营,一律抄没。十五天之内,南直隶的大小商号,无论所从事的行业是什么,只要是生产的,必须办理生产许可证。

    这个消息出来,无数蓄力的人觉得闪了腰。

    内务府衙门。

    李慎行听着下面的人汇报,听着远远传来的铜锣声,表情有些精彩。营业证的事情他知道,只不过营业证一直都是在京城推广。

    据说现在整个北直隶和北七省要全面推广营业证,因为要开征营业税。

    只不过南边还没有这样的消息,这一次开征的税主要是交易税和生产税。李慎行还想着税务司会从哪里下手,他没想到税务司居然是从生产许可证下手。

    要知道营业证的全称是经营许可证,这个生产许可证,完全就是经营许可证的翻版。

    “厉害啊!”李慎行感叹着说了一句。

    一旦推行了生产许可证,那么你就是登记在册了,官绅一体纳粮为什么进行的那么顺利,还不是因为有鱼鳞册,你不交税能找到你家。

    营业证也一样,你的产业,你不交税就弄你。

    这个生产许可证也一样,你家的,你不办证,那就不允许干。

    “去,告诉咱们内务府的人,咱们的人都去办证,让和咱们内务府有关系的商家也去,全都去办证,对外说明白了。”

    “以后咱们内务府进货,没有生产许可证的商人,一律不进货。”

    下面的官员一听,瞬间就明白了李慎行的意思,连忙说道:“是,大人,下官这就去办!”说完这话,来人躬身退了出去。

    昌盛隆,后院。

    徐德也听完了秋娘的汇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后徐德笑着说道:“秋娘,税务司出手了,你觉得会有人跳出来吗?”

    “明面上当然不会!”秋娘缓缓的开口说道。

    “至少在生产许可证的问题上,没有人会拒绝。”秋娘补充了一句道:“朝廷在京城颁发营业证的事情,天下早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现在税务司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谁会在这个时候捋虎须啊!”

    徐德点了点头,赞赏着说道:“内厂之中打打杀杀的人很多,像秋娘这样的人却不多,说得好啊!那你觉得什么时候会也有人跳出来?”

    “在生产税开始征收以后。”秋娘想了想说道。

    “那你觉得会闹到什么程度?”徐德再一次开口问道。

    上一次因为官绅一体纳粮,徐德也来到了南京,也一样是严阵以待,只不过根本就没闹腾起来。江南的官绅乖乖的就把钱给交了,根本就没闹腾,顺利的徐德都诧异。

    在徐德心里面,他希望这一次的事情也能像上一次一样顺利。

    乖乖的交税,然后自己把事情办好了,自己也就直接回京了。

    “不会闹得太大的!”秋娘想了想说道:“江南这些人,看起来势大无比,实际上却是外强中干,没有人会随便出头。”

    “扬州的血还没干,如果陛下派了张公公来,其实事情会顺利很多。”

    徐德看了一眼秋娘,心里面有些无奈,你这是看不起你家厂公吗?

    事实上还真不是,这一点徐德自己也明白,之所以张鲸比自己管用,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张鲸在扬州干的事情。

    张鲸在扬州之时,扬州城每天都要砍头,一天都没停过。

    在江南之地,张鲸早就是凶名赫赫了,尤其是对这些商人,张鲸的威力绝对能够止小儿啼哭,可是皇爷为什么不派张鲸来呢?

    这一点徐德也很清楚,皇爷在等着人跳。

    皇爷想看看谁会出来闹,谁闹就收拾谁。

    “咱们就拭目以待吧!”徐德感叹着说道,说完摆了摆手示意秋娘退出去,现在自己不想和自己的这个手下说话了。

    李秋娘也不在意,对着徐德一躬身,然后就退了出去。

    事情并没有出乎徐德和李秋娘的预料,整个南直隶的税务司都忙碌了起来,各地都在办理生产许可证,那些大商人全都上门了。

    与内务府有合作的,这些商人来的最积极,也是最快的。

    然后就是其他的商人,因为不用去外地,本地的税务也可以,所以倒也没出现排队排不上的情况。无数的消息开始汇总,事情看起来井然有序。

    南京税务司衙门。

    大堂里面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翻看着手中的文书,南怀仁则是静静的看着下面的人做事,脸上的表情很淡漠,但是心里面却很紧张。

    “大人,下官这边核对完成了!”

    很快,一个声音打破了这种情况,一个三十多岁的文官站起了身子,手中拿着文书说道。

    南怀仁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然后开口说道:“说说看,你核对的是哪里?”

    “回大人,下官核对的是淮安府,根据淮安府税务司的调查结果,淮安府总计有九家需要办理生产许可证,现在已经全部办理完成。”

    南怀仁点了点头。

    大家都以为生产许可证是一个登记,为的也是收取生产税,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后面的交易税和营业税也要牵扯到生产许可证。

    没有生产许可的货物是没有办法进行交易的,因为运输过程之中会抽检。

    只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主要做的就是把生产许可证办好,敲定生产主体,然后对生产主体进行收税,这些都是有流程的。

    “好!”南怀仁点了点头,伸手在面前的文书上画了一个√。

    税务司这边正在紧张的核对,外面的人也都在关注这里,大家都在等待着收税日子的到来,事实上外面的人现在担心的更厉害。

    很多人的想法是如果税收的不多,那就算了,就当成是买平安了。

    事实上有这样想法的人还不少,商人讲究和气生财,根本不会闹腾,三十税一的生产税,根本就不高,没人非要因为这个闹腾。

    生产税的税律可以说非常低了,这也是朱翊钧给实业的扶持。

    做实业的不容易,这个时代更是如此,运输条件差,天灾**多,这方面要多扶持。与生产税三十税一不同,交易税的十税一才是大头。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生产许可证的登记也基本上完成了。

    南直隶虽然不是正式的行政区,但是它的范围很广,第一个就是应天府,然后还包括凤阳府、淮安府、扬州府、苏州府、松江府、镇江府等等。

    南直隶经济繁荣,赋税居全国之冠,一旦南直隶商税成了,那么整个大明也就成了。这一点凡是聪明人都能看的出来,大家都在等待收税那一天的到来。

    这一天很快就到了,在完成了整个南直隶的生产许可证之后,南京的税务司正式的发出了通知,第一次的生产税将会从九月初一正式开始收取。

    收取的方式也很简单,那就是三十税一,采取的是商人自己报税的方式。

    生产一批就需要缴纳一批税款,根据税务司的规定,商家可以选择按照货物缴纳,也可以选择按照时间缴纳。按照货物缴纳的,生产一批货物之后就需要缴纳。

    适用于急需交易的货物,因为只有缴纳了生产税的货物才能够拿到生产合格的批号。

    只有拿到了生产合格批号的货物才能够进入下一个过程,也就是交易。在交易的时候,你需要拿着生产合格批号去缴纳交易税。

    没有生产合格批号,那你就没办法缴纳交易税。

    没有办法缴纳交易税,交易就无效,朝廷不受理。一旦交易双方发生了什么纠纷,朝廷是不管的,也就是说,你的货物很可能被人侵占,然后你连钱都要不回来。

    没有缴纳交易税的货物,想要起运也很困难,因为各地的关津虽然取消了关津税,但是关津之地设置了税务司的稽查人员。

    他们每天都会在关津查货,目地也很简单,那就是查找那些没有交税的货物,类似于前世的海关报货。

    在这个时代,过关津是商人永远绕不过去的坎,或许你能买通几个关津的税务司人员,可是你不可能买通所有环节。

    后续还有营业税,也会在售卖的时候查处没有交税的货物,三个方面相辅相成。搭配上严厉的惩处措施,你想不交税是不可能了。

    按月缴纳也很简单,这个月生产了多少,我就缴纳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