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万历驾到 > 第七章 盐政 (均订一千六加更)
    通政使司这个衙门听起来很厉害,原本也的确很厉害,通政使也是九卿之一,可是那是以前,不是现在。

    在大明,谁不知道通政使司是一个有名无实的衙门。

    整天除了传递奏折,其他的权力差不多都被司礼监和内阁给侵占完了。通政使也是徒有其名的九卿。给海瑞的还不是通政使,而是通政使的副手左通政。

    听着不错,可是海瑞进入就真的闲起来了,绝对被当成一个牌位供起来。

    听完张四维的话,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通政使司的确是一个不错的衙门,左通政也是一个合适的官职,那行,让海瑞以左通政入京吧!”

    朱翊钧才不管海瑞是什么官职,他只是想把海瑞给弄到京城来。

    事实上海瑞现在已经不小了,估计也没几天好活了。自己要先看看他的身体状况,然后在决定给不给他安排事情。再说了,自己也不过是借他的名字,没真的想让他做什么。

    海瑞老矣啊!

    “新的阁臣人选,内阁推荐吧!”朱翊钧想了想,开口说道。

    “是,臣遵旨!”张四维连忙开口说道。

    张四维和申时行回到了内阁,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大家都知道两位阁老阻止了海瑞入阁。至于海瑞入京做左通政,没人在意,反正左通政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官职。

    这件事情还有一个附加效果,那就是让张四维和申时行的威望提升了不少。

    虽然海瑞的事情过去了,可是大家的关注点又转移到另外一件事情上来了,那就是第五位内阁大学士的人选。对这件事情感兴趣的人可不少,入阁啊!一辈子的梦想。

    在议论纷纷之中,张居正死后的第一次大朝会终于来了。

    张居正死后的时候,朱翊钧下旨停朝半个月,现在到了日子了,朱翊钧自然是要上朝的。新任的礼部尚书潘晟也到了,这一次的朝会自然就成了焦点。

    一大早,朱翊钧打着哈切起床,在柳瑟的伺候下穿衣服。

    前天朱翊钧就把柳瑟给要回来了,说自己没人伺候,结果糟了王皇后一顿娇嗔,朱翊钧也有些尴尬,这个理由找的是有够烂,不过朱翊钧也没想到什么好理由。

    王皇后也知道柳瑟的事情,这几年柳一直跟着她,现在皇上想给柳瑟一个名分,她也没办法拦着。

    要回的当天晚上,朱翊钧自然做了新郎了。

    朱翊钧笑着在柳瑟的脸上啄了一口道:“朕已经让张鲸去禀告太后了,你的名分会很快定下来的。”说着朱翊钧迈步向外面走了出去。

    在朱翊钧的手上拿着一份奏折,正是曹一夔的那一份。

    一边敲打着奏折,朱翊钧一边迈步走进了大殿,等到大臣三拜九叩之后,朱翊钧才开口说道:“免礼平身!”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张鲸在一边抱着拂尘,大声的喊道。

    “臣有本奏!”御使雷士帧第一时间站了出来:“臣弹劾内阁大学士潘晟!”

    朱翊钧看了一眼雷士帧,微微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说说吧!”

    第一天上朝就有人弹劾新到任的内阁大学士,这就有点意思了。大臣们面色各异,也都不说话,静静的等着雷士帧开始说话,想听听他怎么弹劾潘晟。

    接下来雷士帧详细的说了自己弹劾潘晟的理由,从索取贿赂到买官卖官。

    从勒索乡里,到为祸地方,说了好多条,而且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

    朱翊钧看着雷士帧,虽然面无表情,可是心里面却异常的恼怒,倒不是他恼怒这个雷士帧,而是他恼怒这些御使的胡说八道。无论什么事情都能拿出来说,说完还不用负责任。

    在雷士帧之后,居然又有四五个御使站出来,全都是弹劾潘晟的。

    朱翊钧心里面越发不满了,这摆明了就是针对潘晟的。倒是潘晟的表现让朱翊钧意外,这位老先生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仿佛弹劾的不是自己一样。

    等到御使说完了,朱翊钧淡淡的说道:“交由吏部和刑部核实,如果真有其事,朕当重罚。潘爱卿也可上书自辩,等查清是否有其事再说吧!”

    朱翊钧说完这句话,从龙书案上拿起了一份奏折,开口说道:“说起弹劾,朕这里有一份奏折,爱卿们商议一下吧!”说完这句话,朱翊钧把奏折递给了张鲸:“念给他们听一听。”

    张鲸双手把奏折接过来,展开之后大声的念了起来。

    张鲸念的这份奏折,自然就是曹一夔的那一份奏折了,说的就是盐政。比起雷士帧说的,曹一夔这份奏折就很有料了,指名道姓的弹劾了不少官员。

    从地方上监管盐政的官吏,一直弹劾到了户部,连户部尚书都牵扯了进去,得了一个监管不力的罪名。

    这份奏折念完了,大殿上一阵安静,大家都给这份奏折弄蒙了。事实上盐的问题,他们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没人愿意揭开这个盖子,因为这个盖子一旦揭开,那就再也盖不上了。

    “诸位爱卿以为该如何处置啊?”朱翊钧目光从大臣的身上扫过,开口问道。

    “臣以为如果确有其事,当严惩不贷!”户部尚书张学颜先站了出来,开口说道。

    张学颜是户部尚书,曹一夔的这份奏折连他都没放过,这个时候他自然要站出来,这是应有之意。他的这种表态也在大家的预料之中,倒是没人说什么。

    “皇上,臣以为此时当慎重啊!”都察院左佥都御史赵守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盐乃朝廷大事,关乎天下百姓,一旦因为查盐政而闹出断盐的危机,那岂不是因小失大?一旦百姓无盐可吃,那是要出乱子的,臣以为应该从长计议。”

    朱翊钧看着赵守,有些玩味的说道:“那赵爱卿以为当如何?”

    “臣尚无好办法,不过上有明君圣主,下有诸位贤达同僚,相信必然能够想出好办法的!”赵守不慌不忙的开口道,一副很有信心的模样。

    朱翊钧点了点头,说的不错,但是一点卵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