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万历驾到 > 第七十六章 孤家寡人
    对于张鲸的事情,朱翊钧了解了之后,做到了心中有数也就可以了。水之情则无鱼,现在想要彻底的改变是不可能的,朱翊钧暂时也只能忍受着。

    况且张鲸的利用价值有限,只要这几年他不作妖,那也就足够了。

    比起之前,朱翊钧现在在皇宫里面很稳固,想做一些事情也没问题。比起前世万历被逼着写罪己诏的情况,不知道好了多少,冯保死了的好处已经显现了出来了。

    历史上可是有一次废立事件的,李太后张居正和冯保一起做的,那一次可是把万历皇帝吓坏了。

    万历皇帝有一次喝醉了酒,让一个太监给他唱歌,可是这位太监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真的不会,就站那没动。这下万历可就不高兴了,把这位小太监打了一顿,还割人家了就一绺头发,意思就是本来我要坎你的头,但是现在只割你的头发,算是法外开恩了。

    这事对于一个皇帝来说太寻常不过了,可是偏巧被冯保将这事报告给了太后。

    当万历皇帝酒醒之后得到的第一条消息就是:太后要见他。等他到了太后那里才知道事情大了,太后一见面就让他跪,然后开始历数他的罪恶,万历眼里巴巴的往下掉,不断表示一定改过自新,绝不再犯。

    可是李太后不依啊,拿出一本书,翻开其中一页就交给了万历。

    万历一看,顿时五雷轰顶,因为这篇书正是《霍光传》,霍光有个兄弟叫霍去病,这人在历史上非常有名,可是霍光要比他兄弟更有名,这位兄台干过很多大事,其中一件最大的事情就是废过皇帝。

    李太后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不听话,就废了你!而更深的一层意思就是:虽然你是皇帝,但在你身边,也有一个可以废掉你的霍光。

    万历皇帝十分清楚,他身边的霍光就是他深信不疑的张老师。

    生死关头,万历表现出了极强的求生**,那就是磕头认错,希望得到原谅,并表示永不再犯。李太后见惩罚已见效,就不再威胁,但是提出了一个条件:皇帝必须写罪己诏。

    万历毕竟还是脸皮薄,磕头流泪,死活不愿意写,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位好心人出现了,这个人就是张居正。

    张居正挥毫泼墨,片刻即成,写完后直接找冯保盖章,丝毫不劳烦皇上动手。

    虽然后来没有真的废立,而是由张居正代拟罪己诏,可是也能看出万历在皇宫里面的地位。虽然整件事情可能就是想吓唬一下万历皇帝,但是也能看出万历皇帝的处境和地位,现在的朱翊钧不想经历那样的事情。

    这件事情也让万历皇帝深恨张居正和冯保,也是后来张居正被盖棺定罪的原因之一。

    万历皇帝对冯保是有阴影的,后来太后归政,万历皇帝乾纲独断,冯保失去了依靠,皇帝对他积累的愤怒即将爆发。

    太监张鲸、张诚常常利用机会向皇帝报告冯保的过失,让皇帝责令冯保回乡养老。万历皇帝对冯保的畏惧感仍然很强,对他们说:“如果大伴上殿来问这件事,朕该怎么办啊?”

    张鲸说:“既然下旨将他驱逐,他哪里还敢入宫见您呢?”

    于是万历帝听从了他们的建议,下决心驱逐冯保。此时有御史弹劾冯保,皇帝就让冯保奉旨离开北京,到南京居住。

    从这件事情就能看得出来,冯保给万历皇帝造成了多大的阴影。

    在朱翊钧看来,万历皇帝很可能是想杀冯保的,但是那个时候李太后刚刚还政,驱赶冯保或许可以,真的杀了冯保,李太后未见得不会说话,万历皇帝也就采取了最稳妥的方式。

    张居正、李太后和冯保的权力铁三角很稳固,而这个三角形中央就是万历皇帝,被困的死死的。

    一直到张居正死了,这个铁三角才被打破,万历皇帝利用倒张派的支持,驱逐了张居正的权力,其实也是驱逐了李太后和冯保伸向朝堂上的手。

    如果不这么做,朝堂上张居正的势力,很容易就和冯保李太后勾结成新的同盟。

    穿越成为皇帝开始,朱翊钧的心里面就没有什么安全感,朝廷外面就不说了,皇宫内也没有安全感。自己的老妈,现在的李太后,很喜欢自己的二儿子。

    冯保在一边煽风点火,利用李太后的宠信压制皇帝,在宫里面独掌大权。

    穿越过来也一年多了,从隐忍到毒杀冯保,再到赚钱培养新的太监,朱翊钧终于能够自己做一些主了。终于让自己从铁三角之中逃了出来,不用担心和惊惧了。

    等到自己亲政登基的时候,也不用害怕掌握不住权力而驱逐张居正的人了。

    同时朱翊钧相信自己这么做,也会给张居正一个好的结局,全了这一段君臣之义。像很多历史上的明君和名相一般,成为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低调,猥琐发育,这是朱翊钧给自己制定的策略。

    这也就是穿越到了大明朝,知道历史的走向,知道张居正不会行废立,知道张居正不会谋反。如果换成不知道走向的地方,朱翊钧连张居正都不放过。

    没有对错,没有正义与否,自己的命不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面。

    身为皇帝,命运被人一言而决,下场可想而知。宫里面的李太后,虽然是亲娘,可是武则天一样杀了自己的儿子,慈禧一样弄死了光绪,朱翊钧知道历史的走向才会做到这个程度。

    如果不知道,朱翊钧肯定手段更激烈,为的只是让自己的命运不掌握在别人的手里面。

    从曹操的多疑到皇帝的孤家寡人,那是因为你的手里面有全天下最好的东西,任何人都会觊觎的东西,你也害怕被人拿走,你谁也不敢相信,自然会多疑,自然会变成孤家寡人。

    朱翊钧坐在龙椅上,看着空旷的大殿,伸手摸了摸放在一边的玉玺,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人的一生,有所得必有所失,这是不以人的意志力为转移的。向前看,先前走,脚步坚定,不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