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万历驾到 > 第八章 母慈子孝
    写完了配方,朱翊钧将配方揣进了自己的怀里,四下看了看之后,朱翊钧站起身子向着外面走了出去。脸上带着一抹笑容,朱翊钧推开了房间的门。

    看了一眼外面的三德子,朱翊钧开口吩咐道:“找人看着门,谁也别让进去,知道吗?”

    “陛下放心,交给奴婢了!”三德子见到朱翊钧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点头说道。

    朱翊钧也没有说什么狠话,他知道没用,只要不让普通人进来就行了,至于自己老妈根本挡不住,甚至连冯保都挡不住。不过他们进来也没用,根本看不懂自己在做什么。

    “走,去贵妃那里看一看!”朱翊钧笑着向前走去。

    一路上朱翊钧的心情都不错,转头看了一眼三德子,又吩咐道:“三德子,找二十个小太监,要机灵一些的,认识字的最好,这些人暂时先交给你统领。”

    三德子一愣,随后脸上就露出了狂喜的神色,连忙点头:“是,陛下!”

    朱翊钧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野心这玩意都是需要培养的,皇宫里面的太监对于权势和财富的渴望,比起普通人可要厉害多了,在权势和钱财面前,很多东西脆弱的如纸张一般。

    太监不是普通人,普通人还有亲情爱情之类的牵挂,太监是没有的。

    这个时候的人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太监一直都是不孝之人,加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轻易不可毁伤,太监已经不是毁伤这么简单的。

    至于爱情,一个不算男人的太假,他们谈什么爱情。

    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子女,也就没了亲情,不能人道,谈什么爱情,没了亲情和爱情,加上低人一等的自卑,太监对权势和钱财的**,已经成了唯一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些东西一旦产生了,那就无法被消灭了。

    朱翊钧来到母亲的寝宫时,发现自己的姥爷武清伯李伟也在,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自己这个贪心的姥爷,这个时候进宫太正常了,不进宫才怪了。更走进去,朱翊钧就听到了自己的姥爷在劝说自己的母亲,内容也很简单,那就是称后!

    根据皇家的规矩,陈氏是隆庆皇帝的皇后,太后也应该是她。

    虽然李氏是万历的母亲,可是李氏做太后是不合规矩的。不过这些李伟可不管,他很想自己的女儿做太后。自己的外孙是皇帝,女儿怎么能不是太后?

    女儿做了太后,而且外孙还那么小,自己家的地位肯定不一样。

    “爹,这件事情就不要说了好不好?”李氏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老爹,虽然事情是这么个事情,可是你也不能明说啊!在李氏的心里面,她当然想当太后。

    皇后没资格当,太后当然有资格,母贫子贵,自己可是生了皇帝的女人。

    朱翊钧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迈步走了进去,笑着说道:“我绝的姥爷说得很有道理!”说完这句话,朱翊钧还躬身行礼:“儿臣参见母后。”

    “陛下来了!”武清伯李伟顿时笑了,连忙站起身子,现在他是越看自己的外孙越顺眼,外孙皇帝啊!

    自己的女儿做了贵妃,生了太子,太子现在是皇帝,做梦一样。

    如果朱翊钧知道了李伟的想法,一定会说一句:“命运就是这么神奇!”

    “陛下,你现在是皇上,不能乱说话!”李氏看了一眼儿子,没好气的说道:“万事都是有规矩的,怎么能乱了规矩?“

    言不由衷是女人的天性,朱翊钧才不会相信母亲的话。

    站起身子跑到母亲的身边,朱翊钧笑着说道:“母后,这规矩是认定的,你看当年皇爷爷为了给太皇爷爷加封号,那规矩不也改了?何况给母后上尊号?”

    “儿臣做了皇帝,一定要给母后上尊号,这么多年,母后养育儿子,这是母后应得的。”

    朱翊钧的小嘴自然是抹了蜜一样,还板着小脸,说得非常有道理的样子。

    “况且皇家以孝治天下,儿臣当为天下表率,如果不能为母后上尊号,怎么为天下表率?”说完还靠在李氏的怀里,撒娇一般的说道:“母后,你说是不是?”

    伸手点了一下朱翊钧的脑袋,笑着说道:“行了,别说这些事情了,你这两天有没有好好读书?我已经和张太傅说了,明天就进宫教导你读书。”

    虽然不再说给自己上尊号的事情,李氏的目光却慈祥了不少,显然对自己的儿子的孝顺心思还是很满意的。

    朱翊钧脸上没什么表现,心里面却在感叹,连小孩子都骗,这就好像那句经典的“压岁钱妈妈帮你保管一样”。朱翊钧心里面清楚,没什么规矩是不能改的。

    当年自己的爷爷,也就是嘉靖皇帝,虽然大礼仪之争闹的是给太爷爷上尊号,但是其实是皇爷爷想要拿回自己的权力。

    杨廷和等人拥立自己的皇爷爷,有拥立大权,在正德年间做了十六年的内阁首辅,可以说权力大得很。嘉靖作为皇帝,圣旨都不一定有内阁的条陈有用。

    嘉靖自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皇帝需要掌握主动,自然要把战场拉到自己的家事里面,这也是皇帝惯用的手段了。给老爹上尊号,自然就是好手段了。

    大礼仪之争,嘉靖拿回了权力,后来又任用严嵩,为什么任用严嵩,还不是严嵩听话。贪钱,对皇帝来说,永远算不上什么问题,比如和。

    无论贪了多少,最后都会被皇上拿回来,因为他们的权势来自皇帝。

    回过神之后,朱翊钧的注意力又转到了张太傅的身上,他知道自己老妈说的就是张居正。

    太子太傅,这是张居正众多官职之中的一个,不过朱翊钧在意的不是这些,而是张居正要进宫上课了。想到四书五经,想到那些儒学经典,朱翊钧就一阵阵的头大。

    日子没发过了。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朱翊钧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他也不会反抗自己的母亲,这件事情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反抗的越激烈,镇压的就越激烈。朱翊钧脸上露出了笑容,高兴的说道:“是吗?真是太好了!”

    这个时候一定要表现的惊喜,表现自己很爱读书,很努力。

    不爱学习的孩子,父母不喜欢,而且会挨揍,朱翊钧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天真的说道:“我最近自己看书,有好多地方不明白,张太傅能来真是太好了。”

    看着儿子的样子,李氏果然大感满意,笑着说道:“那就和张太傅好好的学。”

    “母后放心,儿臣一定不会让母后失望,以儿臣的聪慧,就算是考科举,也能考一个状元回来。”朱翊钧一脸傲娇的小模样,昂着头说道。

    “好好,考个状元回来!”李氏轻抚着朱翊钧的头顶,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