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心境的升华全文阅读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心境的升华

凛冬的尾巴还在,早春未至。

  寒风萧瑟。

  小雪飘然而下,瞬间就把渝都城给覆盖了,一层白皑皑的银衣,也算是给渝都给增添了不少的美景。

  后院,凉亭中,炉火正盛,袅袅暖气。

  蔡琰弹琴。

  张宁舞剑。

  而牧景,一袭雪白色的长袍,半依半卧,眼眸半睁开般避着,手中一盏温酒,半盏已下肚,正在享受片刻的宁静。

  他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无耻的人,直接把一颗雷给丢下去了,把明侯府上上下下炸的是外焦里嫩的,然后自己就躲起来,享受生活了。

  现在北武堂上下都乱了。

  各军的军部也都忐忑不安之中。

  可他倒好。

  没有下文了,直接就这么吊着了。

  到底怎么改,到底改到什么程度,什么人会调职,什么人会降职,什么人会离职,什么人会的升职……

  一连串的问题,都丢给了昭明阁。

  一曲止。

  蔡琰从琴桌的后面站起来了,走上来,沿着竹席,跪坐在了牧景身边,笑了笑,问:“夫君,我这一曲,可好?”

  “好!”

  牧景二话不说,立刻回应。

  这问题等于你老婆问你,美不美,你要是回答慢了一秒钟,那都将会是演变成为了一场家庭伦理战斗剧的。

  “好在哪里啊?”蔡琰笑眯眯的问。

  “这个……”

  牧景哪懂得这个啊,蔡琰从小就跟着蔡老头学琴,琴艺可称之为一代宗师了,喜欢承接先人之美好,自创琴曲,长长弹给他听。

  “姐姐,就他那水平,看看舞还行,毕竟舞姬婀娜多姿,你让他品曲,无疑对牛弹琴,日后你还是弹给我听吧!”

  张宁也收剑了,有些气喘吁吁,坐下来,以酒当水,一口民调,这姑娘可豪气了。

  “媳妇,说实话,曲我不太懂,但是舞我还真懂一下,刚才你那剑舞还是不错了,只是稍微有一点点的不足!”牧景坐起来,准备调戏一下小老婆了。

  “哪里不足?”

  张宁果真上当,一脸真诚的问。

  剑舞,是她唯一会的舞曲,以剑为带,剑的英武之气,反而更能衬托女子的那种柔软之姿,她可是练了很久了。

  “就是衣料太多了,要是少一点,那就完美了!”牧景一本正经的说道。

  “去死!”

  张宁俏脸一红,虽然闺房之乐,被牧景这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老司机解开了不少姿势,但是骨子里面,她的保守还是与日增加的。

  “夫君!”

  蔡琰也俏脸红润了一下,给了牧景一个大大的白眼,道:“这光天化日之下,你这话传出去了,让幽姬怎么做人啊!”

  “这里又没有其他人!”

  牧景耸耸肩。

  凉亭方圆百米,一个苍蝇都没有了。

  “话说,你还想要躲多久啊?”张宁一边在煮酒,一边问牧景:“我怕在这样下去,后院的大门,要被前院给拆掉了,你老是装病,这招可不新鲜了!”

  “生老病死,人之自然,我就是病了,病入膏肓!”

  牧景说的是坦然,也足够不要脸。

  “你不用干活,可我和姐姐还得干活啊!”张宁叹气:“你这让人堵着,我们也不能出去了!”

  “媳妇,这就是你不对了!”

  牧景义正言辞的说道:“你不能让工作比夫君更重要的啊,不然你家夫君可就吃醋了,到时候可别怪你家夫君心狠手辣的!”

  “胡说八道!”

  蔡琰拍了一下牧景的肩膀:“我们什么时候把外面的东西看的比你重要了!”

  这话在二十一世纪是一个情趣。

  在这个时代,威胁力可不小。

  蔡琰和张宁能堂而皇之的走出后院,那不容易。

  现在已经有人有意见,说她们是牝鸡司晨,也就是牧景在背后强有力的支持,有一个说,处理一个姿态,才压下去了这样的意见。

  可牧景这话要是传出去了,她们两,能被唾沫给淹死了。

  “夫君,是不是我们在外面过于招摇,给你带来麻烦了?”

  张宁多少有些忐忑。

  她发展新医道,已背负了不少的骂名,她倒不是怕自己,可这要是连累了牧景,她可就要内疚了。

  “好,我错了!”

  牧景连忙认错,左揽右抱,伏低做小:“对不起了,你家夫君是口无遮拦,这是无心之失,所以不必放在心上,你家夫君顶天立地的,还真不怕这点小麻烦,我只要你们过得舒坦,有才能,可发挥才能,而不是一辈子当一个附庸,藏在深宫,当一个深闺怨妇!”

  封建朝代的宫斗特别厉害。

  为什么?

  那还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闹的。

  皇帝就一个,三宫六院这么多美女,一个月轮一遍,都未必能有一次宠幸的,要是不找点事情干干,还真不知道干什么了。

  所以牧景从一开始,就要杜绝自己后宫里面出现宫斗剧的可能性。

  最好就是让她们发挥自己所长。

  从二十一世纪回来的他,可没有这么多的大男子主义,哪怕被时代所限制,他骨子里面,还是保持男女平等的。

  虽然没有绝对的平等。

  但是最少要尊重。

  即使所有人都不理解,原则就是原则,牧景轻易不会触碰自己做人的原则。

  ……

  张宁把小脑袋依靠在牧景的臂弯里面,忽如其来的有一种幸福感。

  有时候,女人的幸福,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而已。

  她这辈子已经值了。

  蔡琰也想这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她却要比张宁考虑的更多,她不可能任性,这是从小养成的世界观不一样。

  张宁可以自私的享受这一份的美好。

  她不可以。

  责任就是责任。

  牧家妇的责任,是传宗接代。

  哪怕蔡琰不愿意这好不容易靠着过年气氛缓和下来的关系,再一次变得僵硬起来,可该说的该做的,她还是会去做,会去说。

  因为她是牧家妇,不能死了无颜见牧氏的列祖列宗。

  “夫君,纳妾之事,可有定夺?”论破坏气氛,蔡琰称第一,没有人能称第二了。

  牧景抬头,看着她。

  从他的视线看过去,蔡琰此时此刻,仿佛就融入雪景之中,那般的美好,却那般的抓不住。

  “你一定要在这时候说吗?”

  牧景无奈。

  “夫君已经拖了一年了,妾拖不起!”蔡琰眼神无光,神色淡然。

  “你我年纪尚不大,又不是七老八十生不出,为了一个孩子,非要闹的我们阖家不宁,才舒服是不是?”牧景有些燥火。

  这女人的冷静,有时候让他很舒服,她怎么能这么一本正经的把事情给说出来呢,心不会疼吗。

  人,都是贪心的。

  他曾贪恋张宁如初恋般的美好。

  也贪恋这蔡琰那知性如画般的柔软。

  他想要保住这美好和柔软。

  可他很清楚,一旦纳妾,这一切,都将会走向那个不可预测的结果,后宫之斗,那就是一场不见血的战争。

  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他会疯的。

  “你我,非一人!”

  蔡琰摇摇头,声音缥缈:“我也想要自私,可我不能,你也不能,幽姬也不可能,我们都不能,因为我们肩负太多了!”

  “责任心太重,不是好事!”

  牧景冷声的道。

  他第一次有一种感觉,女子无才便是德,如果蔡琰不是读书太多,她是不会有这样的责任心。

  “这江山,是你打下来的!”蔡琰道:“你能够放得开,你能够看着你好不容易治出来的盛世,毁于一旦吗?”

  “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牧景恼羞成怒。

  “比我说的还要严重,战场是一个什么地方,你比我更清楚,你每一次出征,我都会在天尊面前赤足探路,九九八十一跪拜,希望他能保佑你顺顺利利的活着回来!”

  蔡琰很平静,平静的让慕几个能感觉她有些可怕,可他此时此刻的声音,却骤然之间仿佛要捏紧了牧景的心脏,让他扑通扑通的心脏骤停下来了:“可我清楚战场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就算是神,也不一定能说,自己活得回来,我,决不允许,你的心血,有一日会毁在后继无人之上!”

  “夫君,山外有道观,供奉天尊,每一次你出征,姐姐都会赤足,走过那一段血淋淋的小石路,在天尊面前,为你祈福!”

  张宁是蔡琰和牧景两个人的润滑剂,她调和两人的关系,她从小舞刀弄剑,读书并不多,而且都是读医书,儒家的道理,她不会,所以她无法理解蔡琰的心态,也无法理解牧景的执着,可两个人,都已经是她割舍不掉的亲人,她只能从中调和。

  “我累了!”

  牧景叹了一口气,他的目光看着蔡琰,变得平静起来了:“你乃我牧氏正妻,统管后院,你可以做主了!”

  “夫君……”蔡琰这一刻,反而有些忐忑起来了,她的心,骤然的疼。

  不想走到这一步。

  可终究要走到这一步。

  家,要散了吗?

  她的泪水忍不住在流淌。

  “别哭!”

  牧景站起来,轻轻的为她拭去眼泪:“这不是你的错,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我明白,只是我不甘心而已!”

  他越深走过去,向着雪景走去:“我也一直在对抗这命运,我只是不甘心,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要被束缚,道德伦理,儒学规矩,天下人的视线,还是那无数人期待,可走到这一步,我也很清楚,很多事情,是我改变不了的,我可以反抗,我可以什么都不做,谁也奈何不聊我,可我不行,因为我是明侯,西部千万百姓,已经把未来寄托在了明侯府,我又岂能让他们失望!”

  人啊,想要自私,太容易了。

  可最难的,就是那责任。

  当泰山般的责任,压在了你的肩膀上,你就不得不做出让步。

  男人都喜欢女人。

  这是天性。

  纳妾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好反对了,这是时代的特性,作为主公,他肩负了无数人的希望,抗住了这一份责任,也能享受最美好了。

  或许,只是他不愿意被这一份责任所束缚。

  说到底,还是牧景自己还走不出去,他始终没有适应那些身份,他一个即将为王,数十万军队的主将,千万百姓的主公。

  这一次对命运的放手,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都说,与戴王冠,必承其重。

  这就是王冠的重。

  …………

  驾驾驾!!!

  从府邸离开,牧景的心还是有些憋屈。

  他策马向城外而去。

  骑马是最好的减压放松,特别是在雪地里面策马,扬起了万千雪花,能给人的心,带来不少的舒缓感。

  当然,他也不是一个人的。

  一个人也出来了门。

  从明侯府出来了,后面就跟着的神卫营,包括神卫军大统领,神卫军副统领,两大高手,左右护航。

  连续奔驰两个多时辰,向着西北方向的一座山,而去。

  最后站在山上,眺望渝都城。

  “孟起,我这渝都,壮阔吗?”牧景跳下马背,从半山腰往下面看,能看到渝都江州县半个县的风景区。

  “壮阔!”

  马超把马交给了亲卫,手握剑柄,警惕了一下周围,然后才走过来,顺着牧景的眼光,往下面看,他倒不是奉承牧景,而是那一幕的壮阔,他也被震惊了:“从为见过,如此壮阔的城池!”

  “孟起,问你一件事情!”牧景让马超宿卫自己身边,要说对他绝对信任,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可以让他慢慢收心,所以有时候,他也会和马超坦然心思,毕竟所谓一个宿卫大将,若连分享主公心情的权力都没有,那他也早晚会被革出去。

  “主公请说!”

  马超拱手。

  “你年幼就随着父亲征战沙场,一场场血战,无数的生命,鲜血流淌,尸堆如山,你可想过,为什么啊?”

  牧景问。

  “乱世啊!”马超回答:“父亲从小教我,乱世人命如草芥,你不杀人,他们就杀你,你想要活着,就强大,征战沙场,或许就只是为了能活下去而已!”

  西凉的大部分人,都是这心态,所以西凉的兵,特别的凶,特别的狠。

  “乱世!”

  牧景的眼眸咪起来,看着下面:“可从这里往下面看,看到乱世吗?”

  “那是因为渝都有主公!”

  马超这话说的坦然,不入渝都,不知渝都之昌盛,单单从这一座城,他就能看得出,牧景的才具有几何,这也是他的臣服原因之一。

  他轻声的道:“若非主公为他们遮风挡雨,他们也会遭受这乱世的洗礼,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原来我这么重要的!”

  牧景的心,忽然就好受多了。

  人,不怕付出。

  就怕付出了有收获。

  或许,是他太过于执着了。

  若能让自己升华一下,为天下众生之安,为太平盛世之况,付出一切也值得,那么他现在所纠结的,不过只是一个矫情而已。

  “吾,既已经肩负起来了他们的未来,便得把这一份责任承下去!”牧景心中变得坚定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