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庞季之殇
    夜色寂静,整座樊城好像没有任何的声音,无尽的黑暗在笼罩。

    “季公,保重!”

    大堂上,文聘转身离去,他终究下了决定,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荆州,樊城已经守不住,他必须要提前返回襄阳,集合兵力,布置襄阳防线。

    “季公,你不走,我不走!”

    张虎身躯如铁塔,站在旁侧,菱角分明的脸庞上显露一抹坚决。

    “延之,老夫已是必死之人,在荆州修养,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的过这个寒冬腊月,如此奔波劳碌,其实早已油尽灯枯,就算没有樊城这一战,我也活不了几日了!”

    庞季抬头,看了一眼张虎,轻声的道:“你是打算要给我陪葬吗?”

    张虎和陈生虽为书生,也算是读书人,但是出身寒门,只有启蒙老师,连一个正经八百的老师都没有,他们的字,都是庞季当年取的。

    一个名为延之,一个名为宏之。

    “或许樊城能守得住!”

    张虎闻言,心中一突,庞季的身体情况,他也知道,但是不甘心:“只要守住樊城,我立刻护送季公返回襄阳养兵!”

    “延之,你自己相信你自己这句话吗?”庞季淡然一笑,反问他。

    张虎顿时沉默了。

    这话他自己都不敢去相信,又如何能说的服其他人,樊城失守,那已经事实,只是早晚而已。

    “走吧,和文聘一起走!”

    庞季幽幽的道:“不管如何,你救了文聘是事实,日后在荆州,你能依靠的也只有他了!”

    “季公,你恨陈生吗?“

    张虎突然问。

    不是陈生,这一仗不会败的这么惨烈,就算有所损失,但是起码还有机会保得住樊城,可就因为一个陈生,让他们所有的战略部署都出了问题,大败而归,损兵折将。

    算尽了战场,他甚至连败将都算到了,怎么收拾残局,他也有把握,可是终究没想到出了一个陈生,陈生反水,放开了清水口,让张辽的水军长驱直入,此乃一败,第二败,不仅仅折损了荆州军,还带走江夏营二千将士,三败,败了军心,陈生算是高级将领,主将之一,如今投敌,影响力过甚,军心自然不稳。

    “恨?”

    庞季闻言,却摇摇头:“他只是做了他自己的选择,乱世之中,群雄并起,明主求贤臣,英才择英主,他没做错,而且荆州对不起他,他这样做,也理所当然的,只是没想到,他能在老夫面前都能把情绪藏的这么好,让老夫都看走眼了,倒是让老夫有些刮目相看!”

    他器重张虎甚于陈生。

    可倒是没想到陈生藏得这么深。

    他顿了顿,又说:“而且在情谊上来说,陈宏之还是不够狠,清水口之上,他把你们都放了,坏的可是整个牧军的战略意图,不然单单此一战,我们荆州兵马就全军覆没了,他投诚所立下的功劳,或许因为这一放,功不保过,都保不住他的命!”

    “有这么严重?”

    张虎一顿。

    “如果你是牧军主将,你自己说,会有什么想法呢?”庞季轻声的道。

    “如果是我……”

    张虎想了想,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他是牧军主帅,眼看鸭子煮熟了却突然飞了,始作俑者,他恐怕会一怒之下,直接干掉。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张虎强硬心肠起来:“他死了也是活该,但是若活着,日后战场上,我必取他之性命!”

    “死,估计是死不了,牧军不会因为樊城一战,就熄灭了战意,他们的目的是取襄阳,他们必然会树立一个榜样,投诚者,高官厚禄,但是日后会不会被重用,那就难说了,你们兄弟或许还真有一天会对垒战场!”

    庞季目光深幽,声音轻柔,道:“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你唯一能活下去的机会了,是你和文聘一起走,一旦樊城失守,襄阳就麻烦了,多一份兵力,多一份力量,我也不是为了你,更多的是为了荆州!”

    “季公?”

    张虎还是不可走:“我不想走!”

    “走!”庞季冷喝一声,他气息微弱,精气神都在这一喝之中。

    “季公保重!”

    张虎知道庞季是坚决,顿时有些含泪而鸣,转身离开。

    …………

    ……

    天亮了。

    城外的擂鼓响起来了,一声响亮过一声,如同重重大浪,想要把樊城一下子给覆盖进去了。

    “攻!”

    周仓昨夜挨了二十军棍,却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一马当先,率先冲锋,护城河上战船铺路,一下子冲到了城门之下,直接进攻南城。

    “攻!”

    “攻!”

    暴熊军前赴后继的冲锋。

    城中虽有阻挡,但是进攻的很顺利,甚至不用其他攻城器械,单单只是云梯,就已经越过了这一道城墙,迅速的入城。

    但是入城之后,却遭遇了一些麻烦。

    “全民皆兵?”

    周仓看着大街小巷堆积起来了简易工事,再看看那些手握锄头镰刀的普通百姓,面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了。

    “中郎将,怎么办?”

    裴元绍问:“杀过去吗?”

    “你去杀?”周仓给了他一个白痴的眼神。

    “我下不了手!”

    裴元绍如实的说道。

    “怎么回事?”

    黄忠率领主力在后,也紧接着入城,当他看到周仓的兵马停顿了,独自上前,顿时询问。

    周仓苦笑,对着前面说到:“将军,他们都是普通百姓!”

    “荆州军居有如此号召力?”

    黄忠一看,面色阴沉起来了。

    “不是荆州军!”

    戏志才也跟着上来了,摇摇头:“是庞季,他乃荆州大儒,以他的身份,说出来的话,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无疑乃是圣意,而且我们的确是进攻的一方,是侵略者,他们有如此反应,不足为奇!”

    “难道他以为这样,就能挡得住我们吗?”

    黄忠拳头握紧。

    “不是挡住,是缠住!”

    戏志才说:“刚刚斥候发现,荆州军突围了,已经出了郊外,正在向着襄阳的方向而去,张辽在城外,倒是可以指挥战船顺流而下,但是没有陆地上的兵马配合,也是拦不住他们的!”

    “庞季!”

    黄忠乃是南阳人,岂能不闻庞家大尚书的名讳,曾经有多敬仰,如今就有多愤怒,因为一个庞季,可让他们牧军损了不少兵力。

    如今有被堵在这里,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汉升将军,樊城我们是取了,庞季这么做,无非就是希望能给文聘他们争取时间脱离樊城而已,由他们去吧!”戏志才说道:“上城墙,围而不攻,不用几日,他们自然退去!”

    “好!”

    黄忠无奈的应下来,强杀过去倒是可以,但是难道要屠城吗,这事情他们还是做不出来的,而且现在胜局一定,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留下文聘而已。

    “哪里是什么地方?”

    突然,城中一处的上空之上,浓烟滚滚。

    “是县衙!”

    有人叫出来了。

    “好一个庞季!”戏志才站在城墙上,目光看着前方,突然把事情都想明白了,轻声的道:“死了还摆我们一道,他这一死,这樊城百姓可就要民情汹涌了,我们想要压住樊城,需要更大的精力,而且日后一旦没有了力量镇压,必遭反噬!”

    “你说庞季**了!”

    黄忠楞了一下,一切的愤怒都消失了,有些哀伤,这个荆州的大儒,他说到底还是敬仰的。

    “他既然选择了掩护,自当走不出这樊城了,走不出去,又不想成为我们的俘虏,那他只剩下一条路,死!”戏志才解析:“**而是,保住了是他大儒的名声,也是他的脸面!”

    “为了荆州,他拼上了自己的性命?”

    黄忠有些无法理解。

    “他本来命不久矣!”陈生站在两人旁边,沉默了很久很久,才幽幽的说了一句:“病痛缠身,或许死,对他来说,才是解脱!”

    说着,他俯首而下:“黄将军,戏司马,陈生妄请,希望能给他收尸!”

    “去吧!”

    黄忠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