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真武狂龙 > 第一千零二十章 恩公
    “吴明,你我无冤无仇,今日暂且罢手如何?你若杀戮水族皇者过甚,龙宫必然震怒,届时即便你……”

    眼见黑琥皇被捆成粽子,有如滚地葫芦,海鸿皇慌了神,瞬间被噬龙藤一下抽成了皮球,狠狠砸飞!

    嗡!

    吴明懒得废话,左手轻轻一抖,暗金色圆环呼啸而出,瞬间化作百丈大小,宛若一轮暗金圆月从天而降,以雷霆万钧之势砸落。

    “本皇跟你拼了!”

    海鸿皇到底是水族皇者,护身宝物也不少,一尊百丈珊瑚虚影闪动间,迎向玄重真环。

    轰隆隆巨响,宛若天崩地裂,两件宝物竟同时崩飞,激荡出恐怖劲力!

    吴明眉头一挑,丝毫意外也无,毕竟对方来历不凡,而玄重真环也不过是中品宝器。

    嘭!

    只是海鸿皇挡住了这一击,却在心神震颤之际,来不及防备身后呼啸而至的巨大藤蔓,再一次被抽飞。

    嗡!

    几乎在同时,吴明再次抖手挥出玄重真环,不断砸落间,那珊瑚虚影牢牢将之守住,没有半分溃散的迹象。

    可惜,海鸿皇承受不住噬龙藤抽打,接连十余下后,周身利刺断折大半,宛若泄了气的皮球,软踏踏伏倒在地,被玄重真环当头镇压。

    没了两大皇者相助,南宫家护卫一败涂地,在张文远等人协助下,全被噬龙藤卷住,宛若灯笼般倒挂半空。

    “都是你的了!”

    吴明随意摆手,径直走向两大皇者,将两根镇妖钉分别打入两者脊椎要害,封禁妖力,用缚龙索捆成一串。

    嘎吱吱瘆人吞噬声接连响起,随着一声声惨叫怨毒咒骂渐消,场中只剩下南宫殷还在苦苦挣扎。

    “吴明,你最好现在离开,否则我南宫世家半圣老祖至此,绝对让你死无全尸!”

    南宫殷色厉内荏道。

    事已至此,不见之前通知的半圣老祖出现,如何不知出现了始料未及的变化!

    “愣着干什么,还不将南宫少爷迎下来?”

    眼见常恕久战不下,吴明也担心此老贪功冒进,有个闪失,那才叫怨,当即招呼陈风雨等人相助。

    可怜常恕这尊炼器大宗师,不仅要为吴明炼器,还得亲自下场作战,唯一的表现机会,还没有拿下对手,愣是要诸多小辈帮忙才行,老脸险些挂不住。

    吴明可不管他怎么想,径直走向船舱所在,发现门上禁制如常,这般大战都没有折损,可惜却架不住玄重真环狂砸,门板轰然炸裂,整艘楼船都狂震不休。

    这艘堪比宝器的楼船,在吴明眼中,根本不值一哂。

    入得船舱,强横神识散逸开来,很快便找到了船舱内关押的数百名惊慌失措的女子,其中有一女,面无表情的看着开门进来的吴明,美眸中喜色一闪而逝,便再无多余动作。

    “诸位姑娘不必惊慌,在下途经此地,偶然听得有恶贼掳掠我族女子,一番追查之下,终于将众凶徒拿下!”

    吴明脸上露出最诚挚的笑容,彬彬有礼道。

    “公子所言可是真的?”

    “你没有欺骗我们吧?”

    “之前可是有恶贼故意装作救人,戏耍我等,可怜几个姐妹上当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饱受欺凌的少女们哪里肯信,只有几个胆子稍大者狐疑不已。

    “诸位姑娘大可离开船舱,一看便知!”

    吴明也不着脑,耐着性子解释。

    许是其嫩脸颇有亲和力,众莺莺燕燕先是不信,最后喜极而泣,无不拜谢,口颂恩公万福云云。

    但还是有不少忐忑不安,直至登上甲板,看到被捆缚在地的黑琥皇和海鸿皇,还有曾经漏过几次面的南宫殷,所有少女不由喜极而泣,相拥痛哭。

    “吴贼,要杀要剐给个痛哭快,安敢如此羞辱本皇?”

    黑琥皇兀自不服,嘶声怒喝。

    “放心,我这人一向讲究,定会给你个公道的死法,以偿当年一面之缘!”

    吴明笑道。

    “你……”

    黑琥皇心头寒意大冒,浑身发冷。

    眼前这位可是连真龙都不放在眼里的主儿,说是无法无天都不为过,岂会真在意几句不痛不痒的威胁?

    至于其父乃是虎鲨半圣,就算能报仇,他都死的连渣都不剩了,还有什么意义?

    遥想当年在东海龙宫,自己受不住蛊惑,亦或心头不忿,贸然在海底通道内对还未步入先天的吴明出手,招致今日之祸,不由悔不当初!

    “你我并未冤仇,此番交手,也不过是适逢其会,以你的聪明,想必不会真的想将南海龙宫得罪死吧?若到此为止,还有转圜余地,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相较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黑琥皇,擅长神魂攻击的海鸿皇,明显聪明许多。

    可惜的是,他太不了解吴明,做下这等惊人之事,岂会在乎还有没有余地?

    “此前我有一根冥骨刺,就是以海魂胆一族的利刺所炼,原本只是极品玄兵,加你一身血肉相助,应该能成就宝器!”

    吴明笑眯眯把玩着一根尺许长乌针。

    “你……你胆敢我用我炼宝,我族中圣者定然饶你不得!”

    海鸿皇心神巨颤,怨毒道。

    以妖族零件炼制宝物,不同于各种矿材,只要血脉同源,甚至相近,人族就有法子将之融合,不同于寻常宝物,还要有极为苛刻的条件。

    “啧啧,当你肆意吞食我族同胞姐妹之时,就该有此觉悟!”

    吴明淡然一笑,缓步走到跪伏余地的南宫殷面前,冷声道,“如果你想说什么南宫家半圣老祖不会放过我的话,就不要浪费唇舌了!”

    “哈哈,今日败于你手,时也命也,只怪我此前太过轻敌,没想到你如此丧心病狂,竟然于我南宫世家族地内下毒,逼的我家半圣老祖无力出手相助!”

    南宫殷此时才想通其中关键,惨笑连连。

    “南宫倒行逆施,伙同外族荼毒同胞,罪大恶极,合该族灭!”

    吴明淡漠道。

    “哈哈,想灭我南宫世家,莫说是你,就算众圣殿也做不到,你等着我族报复吧,与你有关之人,无论是谁,都会死的很惨!”

    南宫殷怨毒冷笑。

    有南海龙宫在,谁能覆灭南宫?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吴明垂首轻笑。

    “你……你不杀我?”

    南宫殷愕然道。

    “杀你的另有其人!”

    吴明转身,招呼众人登船。

    南宫殷目光一阵闪烁不定,缓缓低下头,乱发掩住了其目中冷笑。

    数百莺莺燕燕登上蛟龙船,一点也不显得拥挤,反而因为吴明对她们颇为和善,又抓住了迫害她们的凶徒而倍感亲近,心神松弛之下,恢复了天真烂漫的性子,好奇在船上四处观望。

    “长兄如父,如何相认,就看你自己了!”

    待得陈风雨前来见礼,吴明摆摆手道。

    “多谢主上!”

    陈风雨复杂的看了眼众女中的陈月华,嘴唇翕动,不知说什么好。

    陈月华也不知如何想的,权当没有看到,也未曾离开人群,似乎完全与众女打成一片。

    “出发,前往琼海城!”

    吴明收起水微镜,一声令下,蛟龙船化光呼啸而去。

    没了众强气息压制,海岸处浪涛再起,拍打着狼藉遍地的崖壁,纵然终有一日会化于无形,可这场战斗的痕迹,短时间内却不会消失。

    约莫一天后,一众身着南宫家护卫的大宗师强者降临,看到崩塌的崖壁,无不豁然色变,为首之人更是快速以玉符传讯族内。

    足足过了大半天,一尊恐怖无蓬的气息出现,赫然是一名身着锦袍的中年男子。

    “拜见崇滰太上!”

    众人赶忙拜服。

    此人正是南宫世家八大半圣之一的南宫崇滰!

    “哼!”

    南宫崇滰冷眼扫视周遭,随手向下方一探,无数流光激射,如流星般没入掌心,在一阵激烈碰撞后,豁然崩灭九成,独留其内几道异常凝实的纤细光线游走不定。

    “殷儿还没死,本尊前去捉拿凶徒之首,尔等即刻通知族内各地人手,严查崖州境内陌生人,不得有误!”

    不等其离开,为首大宗师急声道:“太上,此地还有两位水族皇者,若然他们有何不测……”

    “放心,他们也没死,不管是谁抓了他们,多半是想挟持人质,让我南宫世家投鼠忌器,但本尊既然亲自出手,绝不会让这帮贼人逃得性命!”

    南宫崇滰目中怒色一闪,轰然冲天而起,直奔东南化光而去。

    “有太上出手,无论是谁干的,都会……”

    众人面面相觑了好一阵,似乎都松了口气,只是这口气出到一半,齐齐凝固,骇然失色。

    嗡隆!

    风云变色,乌云盖顶,宛若天倾般,天色在短短几个呼吸内昏暗一片,呈现日月无光之象,崖壁面海前,万丈巨浪化作狰狞鲨鱼头颅。

    “我儿何在?”

    巨浪鲨鱼头中隆隆雷鸣乍起,震耳发聩之声不绝。

    “圣尊息怒,我等乃是南宫……”

    为首之人勉强抵住这股强横暴虐的威压,声嘶力竭的表明身份,可不等说完,鲨鱼头张开了血盆大口,恐怖吞吸之力下,众人连反抗余地都没有,便被吞没,唯有几道宝光闪烁不定,随着几声铮鸣碎响,再也没了声息。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若我儿出事,定要南宫家生死两难!”

    巨浪翻涌,直奔东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