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都市武林之修真诀 > 第549章 嫌隙初显(番外 篇 )
    番外篇十四嫌隙初显

    经过这么一闹,李无休和玉锦的关系似乎好了不少,二人打打闹闹,直到日上三竿,方才罢休,玉锦给李无休整理衣衫,捧水洗脸,其间脸色羞红的厉害,但是看着李无休的身影,眼中净是爱意。

    李无休起床之后,按照规矩是要先给李成龙见礼,所以携了玉锦来在正厅,却见李成龙早已起来,身穿一袭薄衫,正在院中舒展拳脚。

    “爹!您今天起得早,孩儿给您请安了!”李无休笑着说道,和玉锦一同给李成龙见礼。

    李成龙一看是自己的心中疼爱的儿子,立时便是喜笑颜开,摆手说道,“唉,爹老了,昨天只是喝了点西域来的葡萄酒就睡到了现在,真是不服老不行啊!”

    玉锦笑道,“老爷哪里老了,平日间我们都喊老爷,可是谁不知道,老爷现在正值壮年啊!”

    李成龙过去刮了刮玉锦的瑶鼻,笑道,“哎呦,还是我家锦儿会说话!”

    玉锦得宠,顿时抱着李成龙是一顿的撒娇,最后直将李成龙逗得哈哈大笑才罢了。李无休在一边相观,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是吃味起来,暗骂自己不知廉耻,但是丝毫控制不住自己难看的脸色。

    李成龙之后问道,“你姨娘那边去过了吗?”

    李无休道,“还没有,这就准备过去。”

    李成龙点头道,“你姨娘来到我们这边,万不可欺负了她,她虽然对你无生育之恩,但却养了你八年,你要知道感恩,明白吗?”

    李无休自然是点头称是,连忙说道,“孩儿这就到姨娘那里请安!”

    李成龙突然说道,“慢,我随你一块过去,顺便问一问在我们李府她吃穿用度都怎么样!”

    说着,便要往外走,李无休连忙拦住,道,“爹,您看看您,穿这身像是什么话?”

    李成龙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轻薄如丝,虽然不是睡衣,但也相差无几了,他拍了拍脑门说道,“哎呀,你看看爹,是真是老糊涂了,你和玉锦在这等一会,我回屋换完衣服,我们再一起过去。”

    李无休答是,李成龙便转身回屋换衣服去了。

    玉锦看向李无休,觉得他面色有异,便说道,“无休哥哥,你吃醋了?”

    “啊?怎么可能!我能吃什么醋!”李无休顿时否认。

    “切,昨天晚上还对人家爱答不理的,现在就这么小心眼,人家撒个娇都不让了,要不,以后我只在你面前撒娇好不好?”玉锦拿肩头碰了碰李无休,慧黠的眼神一阵的转动。

    李无休闻言,心中一动,一种异样的满足感油然而生,他今年十八岁,正值阳气渐升的时候,心中的占有欲虽然没有缘由,却是极度爆棚,听见这么一句动心的话,自然是大为满足。

    李无休也是刮了一下玉锦的瑶鼻,玉锦连连皱鼻,小嘴嘟起来的样子十分可爱,让人忍不住要将其抱在怀中揉搓一般。

    李无休食指大动,不禁轻声咳嗽,凑近玉锦道,“晚上再收拾你,通房丫头!”

    玉锦当时大羞,送了好几个白眼给李无休,然后悄然站的偏离了一点,整理着自己的情绪和状态,以免李成龙出来的时候,看出了什么。实际上,她是白担心,李成龙即便真的知道了二人之间的猫腻,顶多也是叮嘱几句,倒是希望见到才好。

    片刻之间,李无休换了一件员外衣衫出来,看起来格外精神,连李无休都是眼前一亮。

    “走吧!”说着,李成龙携着李无休和玉锦,跨院落来在包侍月所在的房间。

    包侍月也早早的起来了,她并没有赖床的习惯,如今到了李府也不希望染上这种富贵病。现在还不是开饭的时候,她只是早早的起来在院中浇草赏花,脸上洋溢着笑容,加上侍女静心的装扮,越显雍容华贵,名媛气质。

    “弟妹,起的早啊!你应该多睡一会来着!”李成龙见人便是笑道。

    李无休和玉锦也是说道,“是啊,姨娘,如今在李府,您便矫情一点也无妨,您受了半辈子的苦了,如今倒也是该享一享清福了。”

    包侍月见到三人,自然是十分的开心,赶紧命人在院中的石桌上摆上茶水,众人落座,包侍月这才说道,“龙哥,休儿,你们不用天天来看我,这挺好的。”

    李无休道,“姨娘这是什么话,您抚育我八年之多,小时候我便吃着您的奶水长大的,如今我当该感谢您养育之恩,请安的事,自然是要做的。”

    李成龙笑道,“是啊,休儿从小就孝顺,他要是一天不见你,总是心里不安的,孩子嘛,既然对你有依赖,你就由着他去吧。”

    包侍月无奈点头,自从何去从前往汴梁学艺,已经有了十载的功夫,十年之中,她再也没有享受过什么母慈子孝云云,现在李无休在自己身边,倒是缓解了自己的思亲之痛。

    李成龙又道,“不知道弟妹在这的吃穿用度如何,需要什么你就尽管找我便是,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

    包侍月笑了起来,“你们怎么都问一样的问题,方才那吴先生也来过,也是如此问的!我在这里一切都好,我一个农家妇女,还求什么富贵生活,有吃有喝有用也就是了!”

    李成龙却是没有听到后半句,只是问道,“吴先生,吴良德来过?”

    “是啊!”包侍月承认,然后道,“怎么,难道不是你让他过来的?他来这做了片刻,也是问我吃穿用度如何,龙哥不知道?”

    啪!李成龙轻拍桌案,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把包侍月吓了一跳,不由问道,“龙哥,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李无休但见李成龙着实是生气的厉害,便出言说道,“姨娘,你不要多疑,爹不是气你。”

    李成龙反应过来也是说道,“哦,这样,提到吴良德,我突然想起了一桩生意,很不如意,所以有些失态弟妹不要放在心上。”

    包侍月点头,却是眼珠直转,她不傻,自然知道李成龙说的话,都是在应付自己,但是至于他到底为了什么生气,她却是不得而知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