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颜值就是正义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秘密关系
    “我以为是你把绳,毕竟你有经验,我真的没骑过马,我打算拍了这广告再学……或者不学,我不介意在这方面用替身因为我无法掌握一条畜生,它属于不可控因素,这个广告只需要我做样子,总之,你应该明白,和我共驾有相当危险,我在说话,你有没有听?”

    林平之无奈道,他连自己都没信心耍帅,这麻烦女人却偏以为能策马奔腾。

    天仙从小拍戏,骑马可能的确会上几手,但这不包括初哥林平之。

    他现在也看不到女人的目光,只看得到头发。

    他很苦恼。

    刘天仙有时极其倔强,兴许是和家庭环境有关,她幼稚和成熟并存,敲开高冷女神外衣,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审美存在偏差的普通大妞,又迟钝,又敏感。

    “嗯。我听着呢。”女人笑嘻嘻道,却很安静。

    她听了话之后脑袋抵林平之胸口,往上抬头,这种很丑的角度看上去居然有点甜美,林平之看楞了一下,才道:“你今天到底是发了什么疯。”

    “早上一定要跑过来看我拍广告,明明还没到你的场次,现在又要骑马,整个片场都等我们两个大牌搞定缠绵,看呆了这场秀恩爱大戏,我的确有办法封锁消息,但这根本……”

    林平之说话越来越重:“但这根本莫名其妙啊!”

    天仙听了,却风牛马不相及的提了句:“骑马这段,你已经拍了三遍,都因为动作不够标准放不太开,你的动作总是在潜意识保护自己,第四遍,也不会顺利,我看得出来,也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林平之感觉她如同自说自话,很是荒唐:“这和你硬上来有什么关系吗?”

    “我觉得你能载着我云淡风轻,就可以自己一个人熟门熟路,一条过,如果你觉得危险趴在马背上,便无意识的动作变形,在我上来之后你不得不全神贯注的控制动作,因为你怕我受伤,还是因为我,你不能无赖一样的趴马背上将就,那个广告导演脾气不错,你故意不变动作的重拍三遍依旧不说话,但他不吃你这一套,你过不了。”

    “你不是要把广告投射到整个亚洲吗?林先生,怎么能将就?”

    天仙说了一长串话,她的眼仁这会儿很大,很明显的仰头挑眉看林平之,她又在林平之前面,矮上了二十公分,脸上的细小绒毛都能在阳光下分辨清楚,这女人今天似乎没化妆,她脸上几个痣忒明显,尤其是鼻翼。

    林平之无语凝噎,小心翼翼驭马踱步,丘比特吸了吸鼻子,马蹄在草地上划出一条印子,再一道,痕迹越来越深。

    速度越来越快,马蹄声渐繁。

    林平之才接着刚才的话题道:“可这还是很危险。”他这次的口吻轻了不少。

    说话间死死抓住缰绳,感受丘比特跑起来的抖动上下适应幅度,波浪一样贴合马背。

    这是他向前面的女人学的。

    大帅比实际上身体天赋极佳,之所以表现糟糕,是因为先前的马术教导中,林平之拒绝和教官阿三乘坐同一匹马,他不想学习,只听了理论。

    “因为我信任你,我不觉得你办不到,所以在我眼中那种风险为零。”

    天仙的声音断断续续,不过林平之听明白了,因为听明白了,才觉得越加不自在。

    丘比特越来越快,若离弦之箭,风声啸厉。

    另一边的白佬几台摄像机,全景的,特写的,高速的全部紧紧盯住奔驰而去的丘比特,摄像机在平行滑轨上剧烈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钢铁声。

    对岸尽头,也布置了正面拍摄丘比特的摄像机,此刻镜头中的丘比特仍未减速,像是要直直撞过来。

    “哈……”

    林平之想要说话,他发现自己误解了这女人,不过丘比特实在跑得太快,利风呼得他嗓子发干,于是只有闭嘴保持微笑,挺直腰板,他看见正对方的摄像机,想起来全力耍帅摆pose,抓住缰绳的两只手却努力护住天仙,因为这女人大咧咧躺他身上,抓缰绳的手只是虚握,当真是毫不在意。

    他于是放弃了说话,全身心控制住丘比特,和女人。

    镜头中的两对腕表紧紧贴合在一起。

    转了画面的白佬,随着画面中距离的接近而瞳孔放大,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构图和状态。

    “”

    林平之停住丘比特,这时候天仙终于稍微使了点劲儿,丘比特越过片场转了一个小巧的半圈,停滞的时候整条马往后一栽,有明显的令人心脏狂跳的后倾感,然后在林平之冒冷汗的手臂中调转马头。

    懒洋洋的打了个喷嚏,马蹄刨了几下尘土。

    林平之才发现自己刚才速度快到后半程没被主摄像机录到,他这次跑得太快,也许慢放出来会产生拖影,当然,这是导演的问题。

    反正也算不作数,他还要单独录上一遍。

    但这不是问题,因为刚刚他已经学会了如何骑马,风驰电挚,丘比特箭一样射出去,但林平之已经能指引这只箭的方向。

    “林总……”

    大帅比接过助理给的胡萝卜,玉米,之类的混合物,用作奖赏,丘比特略显笨拙的吃进去,尾巴鞭一样的甩。

    马安静下来了。林平之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热血沸腾,心存余悸。

    这感觉其实不错,再来一遍他也甘之如饴。

    两个人从马上翻下来,林平之颇为绅士的揽住了天仙,乘坐高尔夫球车奔回原路。

    马术师则负责引导丘比特补充能量,听话的再跑一遍。

    丘比特这种赛马,每一次冲刺都需要相当时间的间隔休息,她毫无疑问是快枪手。

    但林平之看到阿三在自己耳麦中听到什么消息后,惊诧的看了他俩一眼,然后牵马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林平之注意到那明明是马厩方向。

    怎么回事?大帅比心中暗道,高尔夫球车回到原点。

    “nice!”

    白佬跑过来道,“你们的拍摄非常精彩,超过剧本的设定……刚才那一条完全可以作为宣传片,这是神来之笔。”

    白佬略显结巴的说道,随后剧组照例送上欢呼鼓掌,他们不想为这对大牌拍第五遍了。

    “我在说话,你有没有听?”

    天仙用手肘顶了林平之的脊背,促狭的看他,像是期待他的反应。

    她学的是林平之的口气。

    林平之好笑摇头,舔了舔嘴唇,狠狠抱了天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