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抗战之狼牙 > 古尸
    赵杰咬着牙坚持着,他大喝一声双腿忽然陷入泥土之中,天空上忽然出现巨大的雷电球体从天而降,轰隆一声巨响,雷电瞬间化为一道道细流进入三千具尸体上,赵杰则噗通一声从坟墓上摔了下来,小宝和老者慌忙将赵杰抱住,薛长风忙拉着赵杰的手惊呼道:聂兄弟,你,你没事吧。赵杰脸色略显一丝苍白微微说道:没事,只是虚脱而已,呵呵,没想到会这么累,过会会好。此刻,坟墓上的尸体依旧没有动静,小宝低声说道:难道失效了,为什么没有半点动静。老者凝视着地上的尸体,眼眸神色显得一丝惊诧之色说道:先看看。他话音刚落,在他脚下的一具尸体手忽然微微动了一下,老者面露激动之色,手指指着脚下的一具尸体颤声道:这,这尸体是动了。他话音刚落,紧接着在最后的一具尸体轻呼一声从地上坐了起来,只是闭着眼睛,过会才慢慢睁开眼睛,眼眸中充满着困惑之色喃喃道:这,这是哪里,是阴曹地府么。陆续之间一具具尸体缓缓的坐了起来,小宝捂着嘴满脸震惊之色说道:我的天,真的,真的复活了。他满脸崇拜之色看着赵杰,双手紧紧捧着赵杰的手喜道:太好了,他们都活了。此刻那些尸体目光都凝聚在赵杰等人身上,一名满脸胡渣的汉子愕然说道:三位,这,这里是哪里,我们是在阴阳道上么?不对,阴阳道有不少阴差,可是这里没有阴差。另一名士兵怪叫一声道:这老头看上去很眼熟啊,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那满脸胡渣的汉子定睛看了一眼老者说道;老头,我们是不是见过面,我怎么感觉你很眼熟呢。老者苦笑一声说道:老朽,老朽是义庄的人,这位长官难道忘了,你临死前看了老夫一眼。满脸胡渣的大汉瞪大眼睛说道:临死前,难道,你也死了,实在抱歉,实在抱歉啊,没想到我们都死了,这三位是,也是跟我们一样都是被鬼子杀死的么,该死的鬼子,早知道老子就不投降了,真是愚蠢啊,居然听团长的话。一名士兵低声说道:排长,我们都已经死了,还说这些干什么,等十八年后在杀死姓高的混蛋不迟,居然投降,害的我们都被鬼子杀死。赵杰肃然说道:不管是人是鬼,诸位可曾想过报仇!那满脸胡渣的大汉叹息一声说道:话已至此说这些也没用,不过,可惜,我们现在已经在地府里,想要报仇简直是不可能,对了,还不知道兄弟如何称呼?赵杰还没说话,一旁薛长风哈哈一笑说道:你们还不明白么,不光我们不是鬼,就连你们也不是鬼,你们若是不信,打自己一巴掌试试,至于我们是谁,告诉你,这位是我们民团团长聂杰,你们能够起死回生都是我们团长救了你们。在场的众人一时面面相嘘,那满脸胡渣的汉子说道:啥,你说,我们,我们都没死,这不可能,我们可是被鬼子机枪扫射而死的,王二狗,胸口都打烂了,居然还活着,难道我是在做梦。他说着一口咬了咬手指,却猛然手指疼痛欲裂一时闷哼一声,忙朝手指吐了吐气,却见手指上红肿无比,鲜血隐隐而出,他一时愣了一下暗道:难道我真的死而复活,还是我之前是在做梦。他想到这里一把身后的王二狗拉过来问道:二狗,你死了没有。王二狗满脸疑惑之色说道:排长你怎么这么说,我死的时候你在我后面,而且我亲眼看到我的胸口打穿了,就连心脏碎块都掉下来,后来就啥都不知道,仿佛灵魂上了天,不过,排长,我看你好像哭了,啊,难道,难道我真的没死。王二狗满脸惊讶之色看着双手,满脸胡渣大汉愕然问道:干什么一惊一乍的。王二狗满脸激动之色说道:我的吃饭的家伙还在,那不是说明我还活着么,我做鬼的时候,那吃饭的家伙早就摸不到。满脸胡渣汉子拍手哈哈笑道:是啊,是啊,让我摸一下。他说着往裤裆一神,忽然哈哈大笑道:太好了,老子真的没死,太好了!赵杰看的一时懵了暗道:这帮家伙还真粗俗,果然是**的兵啊。一脸痞气,却不知道实力怎么样。赵杰肃然说道:诸位,恭喜你们重获新生,我只是想知道诸位还有抗日的决心,这时在场**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名枯瘦的军官低沉说道: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有一点都知道,是恩公你救了大家伙,你简直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我谢安代表一零八团一营二营的弟兄们磕头道谢。说完,除了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以外,其余二千七百余人纷纷跪在地上道谢不已,那响亮的声音回响在这荒凉的乱葬坑上,地上的骷髅无不震动着,仿佛有着同样的共鸣,薛长风眼睛发光暗道:好壮观的一幕啊,不愧是狼牙,难怪狼牙独立营可以百战百胜将太原也收复了,要是我们也有如此实力,打退武汉的鬼子也是指日可待,当然,这需要一段时间才是啊。小保满脸激动之色说道:爷爷,我忽然好想加入民团啊,只要有聂团长在,部队肯定会变得更强大,你看看,这些人从死亡中复活过来。老者眉头紧皱说道:别胡闹,你会什么,去了也是送死,我家只有你一个独苗,你这孩子给我醒醒吧。小保咬着嘴唇说道:爷爷,难道你还不明白么,聂团长的本领这么大,要是我死了,他可以让我复活,若是我有一天死了,就算他想救我,也来不及啊,除此之外,我想学一些本领,整天跟你一起在义庄干活,实在有点没有出息。老者听了呆了一呆看着小保苦笑道;小保,你真的长大了,可是,子弹没眼,要是,要是你有一个不慎,我,我们王家就断后了。小保正要说话间,却听到一阵雷鸣一般的声音传来道:当然是打鬼子,不杀鬼子誓不为人。他奶奶的不把小鬼子打出中国,老子就是王八蛋,日他爷爷的。一时间本是阴冷刺骨的乱葬坑一下子不那么阴冷,反倒是一阵暖意,薛长风暗道:要是有了这支部队,我们的实力就更强大了哈。谢安激动说道:恩公请带我们打鬼子吧!赵杰见谢安满脸激动之色说道:这么说你现在是这里最高长官,你们团长难道已经战死了。谢安咬牙切齿说道:我们团长高山河为了活命投降了,副团长战死被鬼子砍掉头颅。可以说,我们三个营长也只有我活着,其余两位营长在武汉保卫战战死。赵杰听了不由的动容说道:这么说,你们最后一批被鬼子杀害的。一名士兵咬牙切齿说道:没错,侯营长,赵营长都是好男儿,可是,可是,这姓高的却是软骨头,要不是军命如山,我们也不会投降。薛长风惊呼一声说道:难怪最近有个汉奸就姓高的,这家伙莫非就是你们的团长。赵杰愕然问道:怎么你见过他。薛长风轻嘿一笑道:这汉奸最近跑的挺欢的,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胡乱抓人说是抗日分子,还搜刮不少商户的浅,我们民团也曾得到那些商户的请求,只是无奈实力不济,只好就此作罢。谢安嘿嘿冷笑道:高山河这混蛋对于钱财女色看的很重,连我们旅长老婆也乱搞,简直是胆大妄为,这是他一贯的作风,没想到做了汉奸变本加厉。赵杰微微摇头说道:想不到你们军队有这样的人,难怪会,算了,算了,你们既然想要打鬼子,那么就拿出你们的诚意吧。谢安肃然说道:只要让我们跟随恩公,一切都成。赵杰微微一笑说道:好,不过,现在不急,你们也刚刚复活,这段时间还是好好训练。谢安低沉说道:任凭聂恩公吩咐。薛长风哈哈一笑说道:什么聂恩公,你应该叫赵营长才对。谢安愣了一下说道:不是姓聂么,怎么变成姓赵了。赵杰瞪了薛长风一眼说道:你还真多嘴,其实我姓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大家有抗日的决心。谢安愣了一下说道:您有如此神能,一定是神仙,恩公姓赵,难道是扬名天下狼牙独立营赵营长。谢安满脸激动之色看着赵杰,众人一时惊呼一声道:狼牙,难道他就是狼牙,我的天啊,若真是狼牙,那我们跟对人了。赵杰也懵了说道:这也能猜到,咳咳,你不怕认错人么,你看我的样子像么。谢安肃然说道:早就听闻赵营长神通广大拥有变身术等神奇本领,即便你变成三岁孩童,也不奇怪,我也真是愚笨,现在才想到,却不知,恩公,可以让我其他弟兄复活么。赵杰微微一怔说道:其他兄弟,你是说他们?谢安眼眶一红看着地上依旧躺在地上的尸体说道:没错。赵杰微微摇头说道:这个我也没办法,他们大部分肢体残缺,比如这位连头骨都没有,自然不可以复活。谢安呆了一呆低声说道:这位是赵营长,额,不是赵大全营长,原来如此,是要保持肢体完整么。赵杰微微颔首说道:没错,而且局限二十四小时内,你们运气比较好,还没到二十四小时,两个条件全都吻合。谢安一时失落说道:原来如此,可惜了,要是您早点来,或许可以救活上万人。赵杰轻咳一声说道:我也感到很遗憾,不过,修为高深了,应该可以突破某种局限。谢安等人听了一阵大喜说道:真的。赵杰轻嗯一声说道:我现在修炼的小莲花决第一重,要是到了第九重可以突破局限。赵杰说的倒是不假,不过,毕竟他是按照七星莲花诀仿造而成,七星莲花诀本身就不存在时效性,只是元气消耗太重,不得不加以改变,这小莲花决在后期自然可以没有时效性和局限性的限制。赵杰低沉说道:这一带虽然偏僻,但为了避免被鬼子发现,大家先把坟墓弄平,分批离开武汉,到石头村汇合吧。谢安等人觉得有道理,当下将坟墓的泥土重新归位,乘着漆黑的夜里,分批离开武汉城区,前往石头村,薛长风和赵杰正要离开却听到一声老者喊叫声道:赵英雄且慢。赵杰微微一怔,却见老者低沉说道:赵英雄,既然你有可以让人复生的本领,也许,有个死去的英雄可以帮你。赵杰微微一怔说道:老人家你的意思是?老者轻嗯一声说道:你说的二十四小时内死亡可以复活,是不是跟人体**有关?要是人体**就没有复活的希望。赵杰笑了笑说道:可以这么说,尤其是夏日就更难以复活,老人家你的意思?小保低声说道:爷爷的意思是,只要让尸体没有损毁就有复活的希望,是不是这个意思?赵杰心里一动说道:难道你们保存好了尸体。老者微微颔首说道:没错,这英雄的尸体已经保存数百年,就冰封在地窖里,我祖先进行长时间的封存,至今完好无损,若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可以意味着,这英雄可以让人复活。赵杰听了呆了一呆苦笑道:这个,我就不好说了,毕竟都几百年了。赵杰心里也没底,就算是七星莲花诀也没有多大把握可以让死了几百年人复活,更何况这是改进了的小莲花诀,赵杰还真没有把握可以救活。老者肃然说道:我祖先说这英雄拥有极为恐怖的实力,后来年纪老迈才死亡,我们祖先不忍尸体毁灭就将他尸体封存,至今有八百年,赵杰苦笑一声说道:若是如此的话,我倒是想看看,你说的英雄是什么人。赵杰脑袋思索一阵暗道:八百年,那会是什么人,那不是南宋时期人么,难道是岳飞不成?这似乎不可能岳飞的尸体不可能到这里来,那又是什么人。薛长风低声说道:营长,死了八百年的人,你真有把握救活么,这个人是谁,听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老者轻咳一声说道:这英雄以一人之力杀死千名金兵,是我祖先亲眼所见,只是由于年龄太大,油净灯枯而亡,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先祖纪念他的恩德将他尸体用了冰冻之法封存,将他安置昆仑山,后我族人迁移到此,保存在这里,先前见赵营长有复活的本领,应该也是可行。赵杰眉头一皱说道:你说的是老死的话,只怕不成,因为他寿命已近。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