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二百七十章 送兄
    贺荣平山虽被“军师”的一番话打动,却仍然坚持带走“吴王”。

    徐础正要继续说下去,田匠起身,说:“那就走一趟,我也正想见单于一面,与他谈论天下大势。”

    贺荣部诸大人觉得“吴王”颇时识务,徐础却吃了一惊,小声道:“咱们之前说好……”

    田匠摆下手,“请军师将我的家眷送到邺城,我自会前去与你们汇合,或许不只是我自己一个人。”

    贺荣平山笑道:“单于最大方,也最爱助人为乐,吴王肯亲自去一趟,必能借到大兵,到时候扫荡中原,九州之地任你选择。”

    田匠昂首道:“这些事情,我只与单于谈论。”

    贺荣平山哈哈一笑,“吴王尚未称帝,想与单于交谈,怕是有些太过急迫。由我居中引荐,吴王或许可以先与左贤王谈一谈。”

    “贺荣部若无大志,我与谁谈都是空谈,若有大志,非得是单于本人才有资格与我谈论。”

    贺荣平山不愿在言语上纠缠,冷笑一声,“请吧,到了塞外咱们再说。”

    田匠向“军师”道:“务必将我的家眷平安送到邺城,如有一点不妥,唯你是问。”

    田匠大步往外走,贺荣部几位大人随后,贺荣平山最后,打量“军师”两眼,“应该将你一块带去。”

    徐础拱手道:“愿意之至,待我安排一人……”

    “算了,我们贺荣部喜欢动手,不喜欢你这种只会动嘴的人。晋王若是真有叛逆之举,吴王当得礼遇,若是你胡说八道,也是吴王替你担责。”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吴王心中之意,若有一点偏差,吴王自会纠正。”

    “嘿。”贺荣平山转身离去。

    徐础有些迷惑,不知田匠是真有办法逃回来,还是单纯地替他顶祸,想来想去,觉得田匠应该是有主意,不用他来担心。

    田匠是个古怪的人,每每追随弱势一方,从来不提“效忠”二字,公然自作主张,不以部属自居。

    送走贺荣部众人,冀州将士松了口气,尤其是那名将领,眼睁睁看着假吴王被带走,虽不明其意,却也知道这是冒险之举,真相一旦泄露,贺荣部必然大怒,他统领的这一千余人绝不是对手。

    “吴王,咱们连夜启程吧,不等邺城的命令了。”

    徐础当然不会反对。

    冀州军拔营出发,跟在北返的贺荣部骑兵后面,渐渐被落得越来越远,沿途收集到的兵卒却越来越多,凌晨时已达到近三千人。

    天亮不久,冀州军来到第一座大营,兵力增加上万。

    除了少数将官,大多数士卒都以为吴王被贺荣部抢走,纷纷请求前去追赶,倒不是为了救吴王,一是忍不下这口气,二是想让吴王难堪当初的手下败将,如今却是救命恩人。

    将领们弹压军情,要求吴王躲在车中不要露面,换马继续赶路,一刻不歇。

    正如老仆所说,楼硕无处可逃,只得留下,徐础与他同乘一辆车,兄弟二人话不投机,谁都不愿开口,一路维持沉默。

    不知走了多久,楼硕先沉不住气,悄悄掀帘往外望了一眼,扭头看向徐础,瞧了好一会,说:“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嗯?”徐础正在想别的事情,没听清楼硕在说什么。

    “刺驾、弑父、杀母……大逆无道的事情你都做遍了,这就是你的志向?”

    “不能这么说,至少还有一条‘害兄’我没做过。”

    楼硕脸色微变,不由自主向后蹭了蹭,“你……你已经不是吴王……”

    “但是我下的命令,好像还有人听从。”

    楼硕脸色变幻不定,最后放缓语气,“我知道你在开玩笑,说起来,除了刺杀万物帝,大将军与兰夫人之死怪不到你头上。”

    “嗯。”徐础没想与他聊天。

    楼硕开口之后却不想再沉默下去,“三哥去向不明,其他兄弟、侄儿大都被宁王掳走,楼家就剩咱们两个……”

    “我不姓楼。”

    “楼家就剩下我一个,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我对你没有任何打算,你现在下车离开,我也不会阻挡。”

    楼硕嘿嘿笑了两声,“一旦得知三哥或者六哥的下落,我立刻就走,现在……邺城算是一个不错的落脚之处。”

    “你以为邺城会欢迎大将军的儿子?”

    楼硕最害怕的就是这件事,大将军杀死王铁眉、逼走湘东王,引发冀州军的最终惨败,极招邺城憎恨。

    “那个……你会保护我,对不对?”

    “我自保尚难,如何保你?”

    楼硕难得地笑了,不是干笑、奸笑,而是正常的、讨好的笑,不知为此付出多大努力,“吴王说笑了……”

    “别用这个称呼。”

    “徐、徐公子说笑了,一旦进入邺城,谁能动得了你?你放走湘东王,难道他不感恩?你仍是济北王之婿,他家难道不认?你与欢颜郡主……难道她丝毫不念?”

    “我与欢颜郡主怎么了?”

    “呵呵,我听二十三弟说过,徐公子与欢颜郡主本是旧相识,彼此……都有好感,可惜造化弄人,徐公子娶了济北王之女,欢颜郡主许给了二十三弟要说这皇家婚娶也真是乱,连辈份都不讲如今二十三弟落入宁王手中,九死一生,徐公子……”

    徐础笑道:“我进不了邺城。”

    “什么?”

    “我说邺城不会接纳我。”

    “为、为什么?你听说什么了?”

    “我孤身一人前来,所有不过三十多名随从,身后既无兵将,名下也无土地,空顶着一个前吴王的名号,邺城要我何用?说不定还会惹来麻烦。”

    “邺城……总得念旧情吧?”

    “旧情就是我曾刺杀万物帝,而邺城名义上的主人是太皇太后、万物帝之母。”

    楼硕脸色又变,“如此说来,你岂不是去送死?”

    “送死倒不至于,只是得不到礼遇与保护,你想靠我立足,怕是不成,另寻他人吧。”

    “我、我能去找谁啊。”

    大将军是楼家的支柱,他一死,众多子孙不知所措,楼硕到现在也没从惊骇中完全恢复过来。

    “新降世军闯入汉州,楼碍一直没有消息,那边不可去。楼硬带姬妾逃离,走不多远,也无法隐藏行迹,你去打听一下,总能问出来。”

    “是个办法。”楼硕说话就要下车,将要掀帘的时候问道:“我可以下去吧?”

    “可以。”

    楼硕等车辆上坡稍慢时跳下去,老仆探头进来,问道:“让他去吗?”

    “让他去。”

    楼硕很快回来,面带不悦,“冀州将官不许我乱走,怕我走漏消息,听他们的意思,有人顶你的名被贺荣部带走了?”

    “嗯。”

    “呵呵,果然是你的风格。”

    徐础也不解释,“与冀州大军汇合之后,你就能走了。”

    “我肯定会走,那些将官倒是告诉我一些消息,三哥没去江东,竟然去了淮州盛家。”

    “楼家与盛家是姻亲,楼硬前去投奔也在情理之中。”

    “说是姻亲,来往却不密切,大将军一直瞧不起盛家,说他们家的人贪慕虚名,不能为朝廷效力,只在意自家的那点威望。唉,谁想到楼家沦落至此,反而要去投奔盛家?不过三哥既然在那里,我也要去,那个……徐公子得替我打声招呼。”

    “好。”

    “还有……盘缠……”

    “分你。”

    “盘缠有了,我一个人哪能走这么远?仆从……”

    徐础摇头,“这些人前来投奔我,一个也不能送人。”

    “只要有盘缠,我总能找到仆从。”楼硕不敢勉强,打听到三哥下落,有了下一步计划,他心里踏实许多,“徐公子既然知道自己进不了邺城,干嘛还要去那里?”

    “读书去。”

    “嗯?徐公子开玩笑,不想说就算了。你毕竟做过吴王,去掉王号,想一走了之,怕是很难。邺城若不肯真心提供保护,你觉得自己能活多久?”

    “正是天下大乱的时候,谁都有可能暴毙,你在路上没准也会遇到危险。”

    “不同,意外之事谁也料不到,可徐公子是明知危险而不预先防范,这可不像你一贯的行为。”

    “天下大乱多久了?”徐础问。

    楼硕一愣,“从万物帝遇刺算起……半年多了吧?”

    “有人对我说,这才只是开始,今日之群雄,能撑过一年的寥寥无几,再过半年,新雄崛起,旧人谁还记得?吴王之名不过供一时谈资而已,维持不了多久。”

    楼硕发了会呆,笑道:“我可不这样觉得,冀州二王、并州沈家、淮州盛家、江东梁兰、荆州奚家、西边的降世军……个个都是强者,半年之后,越众而出者,必是这几家之一。我看好盛家,不只是因为我要前去投奔,还因为淮州的位置好,南边的江东乱成一盘散沙,早晚并入盛家,北边邺城女主掌权,也不得长久……”

    楼硕侃侃而谈,徐础没怎么听,心思早转到别的地方。

    当天夜里,冀州军与本部主力汇合,兵力骤增,不再惧怕贺荣部,但也没有追赶。

    徐础请冀州人放走楼硕,给了不少盘缠,楼硕急着离开,连声感谢都没说。

    子夜时分,邺城使者赶来,果然如徐础所料,不愿让吴王进城。

    使者孙雅鹿一见到徐础就摇头,“天下广大,你为什么偏偏要来邺城?”

    “邺城有我要见的人。”

    “郡主她……”

    “不是郡主。”

    孙雅鹿有些困惑,却不是特别意外,“郡主说你来邺城是为了见范闭范先生,果然如此?”

    “郡主还是那么聪明。”

    “那你要快些了,范先生得了重病,怕是剩日无多。”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