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回到古代做神探 > 第1063章、临猗的威胁
    猛然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当然也是内心里叹气,因为他觉得临猗根本就不是自己看到的年轻人,他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这个家伙的内心一直都是住着一只狼的,要不然的话为什么要咬着猛然也木不放呢?。

    所以的激将法都已经用了,他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搞的好像是他们自己错了,而临猗只不过是一个被冤枉的好人而已,他们这些人都是坏人。

    只不过这件事好像猛然友没有看明白,他自己的确就是坏人,只不过他内心把自己当成了好人,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如此的厚脸皮了。

    “侯爷,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们谜门,但有些规矩就是规矩,破坏了就不能这样的过去,侯爷还是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怎么样做吧,而也木的事我也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今晚我会通知侯爷你的,到时你们需要过来参加,要不然的话到时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我就没有办法控制的了,到时也木也是一样的,如果他有错了,我们的族人会给他惩罚的,侯爷无需担心我会假公济私”,猛然友说道。

    “呵呵,那好吧,就这样安排吧,如果大长老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就可以离开了,另外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今晚猛然也木没有出现的话,我可以保证他见不到明日的阳光,我临潼雨是说到做到的,不要去考虑我是不是说大话。

    不要忘了我的父亲是临天涯,作为他的儿子,我当然不会是一个出尔反尔之人,也不会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另外还多送大长老一句话,猛然也木没有出现,死的不只是他一个人而已,你可能也会有影响的,所以我还是希望大长老好好的处理这件事”,临猗笑了笑道。

    只不过后面说那些话的时候,他的脸色是冷冰冰的,除了嘴角看得出来他是在笑以外,其他的地方都觉得他已经想杀人了,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表情?。

    猛然友眉头紧皱的看着临猗,想说一两句找面子的话,但想来想去的还是找不到,无奈的说了一句话话就带着猛然也木离开了,而日益的表情却不好看。

    因为临猗的这些话是完完全全的得罪了猛然友,这个可没有什么好处的,毕竟这样的事她又不是没有见过,得罪了猛然友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更何况临猗还是外人,他到时在苗疆会不会碰到什么问题,这个日益真的是不敢保证,所以只能是想接下来怎么样劝临猗,让他晚上注意一些,不能如此的冲到。

    “侯爷,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虽然一时爽快了,但你就不为了自己接下来的日子真相吗?如果是在你的封地,这些话当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但这里可是苗疆啊,你在这里可没有什么后备的保证”,日益说道。

    “日益前辈,这些话我怎么可能不明白?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吗?酒先生就是被那个老狐狸废了的,他尽心尽力的去为了你们族人,到头来他得到了什么?。

    不就是成为了那个老狐狸争夺门主位置的牺牲品吗?一个老不死的也不会好好的看一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就想坐上门主的位置?我想你们谜门是想消失在历史里了”,临猗说道。

    “什么?这个不可能的事,大长老虽然有些坏心眼,但他不是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我想侯爷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虽然我也不喜欢大长老这样的状态,但我相信他不是这样的人”,日益说道。

    “酒先生自己亲口说的,你觉得我会跟你开玩笑吗?如果没有这件事的话,你觉得酒先生会被困在那里吗?试问谜门有多少人的武功是在酒先生之上的,除了你们门主还有另外的那几位,还有什么人可以做到这样?。

    虽然你们大长老的武功不一定有酒先生高,但酒先生对于他是信任的,所以背后下手脚,我想这个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所以酒先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难道就不会去想因为什么吗?。

    另外是什么人告诉你,酒先生神志不清的?这件事你还没有看明白吗?日益前辈,虽然我非常的佩服你为了自己的族人付出那么多,但我依旧觉得你还是有些盲目了。

    你根本就没有了解自己的族人,就拿自己的想法是对待他们,他们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吗?他们觉得你是救世者而已,没有需要你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是,需要你的时候你什么都可以是,只是碰到利益两个字,你觉得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吗?”,临猗说道。

    临猗没有觉得日益有什么问题,他只不过是觉得日益有些傻乎乎的而已,这个东西她现在还是没有看明白?刚才还以为她已经看明白了,没有想到她只不过是觉得猛然友是一个坏人,所以她才会去反驳他的话,根本就不是因为她已经看明白了什么事。

    日益的傻乎乎不是因为她真的傻,而是她对于自己的族人有些盲目的信任,她根本就不相信利益两个字是可以改变人的,所以她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现在临猗也只不过是把事实说了出来而已,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情况,那个临猗也没有办法保证,反正事情就是这样的事情。

    日益沉默了一会才慢慢的开口说道:“你说的一切都是他告诉你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可能就是一个事实,只不过大长老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对于他有什么样的好处?难道他可以从那里得到什么好处吗?”。

    “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利益,就是利益两个字,他如果废了酒先生,你们门主的身边也就是剩下那几位了而已,虽然他的武功不一定有你们门主高,但他的阴谋诡计厉害。

    所以只要是不注意,到时后悔的人就多了,如果门主出现了什么问题,酒先生不就成为了他的竞争对手吗?酒先生年轻有为,而且武功高强,那些人当然是要让酒先生坐上门主的位置,而不是他猛然友。

    如果没有了酒先生这个竞争对手的话,他当然是可以轻轻松松的坐上那个位置了,虽然不是什么年轻人,但他是门主第一顺位的人选,小玉珀只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而已,不可能让一个小姑娘统领你们一个门派吧?一切都是有预谋的,而且一切都是跟利益两个字逃不了干系的,所以一切都是需要我们去理解,我们去了解才知道的,你信任一个人是没有错,但不要把一切都放所有人身上”,临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