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太古魔帝尊 > 第40章 黑吃黑
    “阁下到底是谁,我等与你并无渊源吧?若有哪里得罪,尽可言明,我等必当赔礼道歉!”

    公羊弘死死的盯着莫凌轩,他实在想不通在北域哪里有如此人物,能够一击镇压他们三位练虚强者的!

    “路人而已,不必在意,不用你们赔礼,我自己拿。”

    莫凌轩淡淡开口,直接袖袍一挥,将三者的储物戒指掌控在手中,灵识一扫,将其中司徒破拍买装有八极宝钗的玉盒以及其他两人的全部元石都搜刮一空。

    “还给你们。”

    随手一扔,将三枚空荡荡的储物戒指还给对方,此时公羊弘三人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他们在北域呼风唤雨数十年,何曾遇到过这样的屈辱奇葩的事?

    百炼教主和北玄宗主被一个神秘之人给打劫了?说出去他们自己都不信!

    接过自己的储物戒指,公羊弘气的全身都在颤抖,冷声道:“阁下将我的一亿元石尽皆取走,未免太贪心了吧?”

    他此行的一亿元石本是用来参加拍卖宴会使用的,虽然到最后没用出去,但对他百炼教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了,现在却被莫凌轩全劫走了,他如何能不愤怒?

    “他取走了我花七千万拍买的玉盒!”

    “我的三千万元石也被取走了!”

    司徒破和另一名百炼教的练虚境强者同样沉喝开口,要不是因为实力远弱于眼前此人,他们恨不得将莫凌轩千刀万剐!

    “贪心?我没往你们的宗门走一遭已是分外开恩了。”

    莫凌轩侃侃而言道,打劫这些本就和自己结仇的人,他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同时,莫凌轩还不由在心中暗暗感慨,来钱最快的果然还是黑吃黑。

    仅仅一瞬,他就足足入账了一亿三千万元石,若是再加上司徒破拍买八极宝钗花的七千万,也就相当于直接入账两亿元石了!

    若不是现在的实力要单挑一方顶级势力略微吃力的话,莫凌轩还真有去北玄宗或是百炼教洗劫一番的念头…

    “看来,还是需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无论是和天岚皇朝对抗或是将来重临鸿蒙世界…”

    这个想法莫凌轩早就有了,前世的他之所以会陨落,除了太过信任紫曦以外,就是因为身为统御诸天万界之千古魔帝的他,因为自身的无敌而太过孤傲。

    以至于在最终的帝战之时,除了八位魔侍以外,他堂堂千古魔帝麾下竟无一支可战之军…

    纵然莫凌轩的帝威冠绝寰宇、诸天万界无人能敌,但终究还是敌不过三族大帝和众多神王的围攻,憾然而陨…

    这一世,他不会再重蹈覆辙,而建立势力的话,这几亿元石也恰当好处。

    “阁下到底是何人,可敢留一名讳?也好让我们知晓栽在谁的手中?”

    这时,公羊弘的阴寒声音打断了莫凌轩的思绪,他们总不能栽的不明不白吧?

    知道名讳的话,还能斟酌一番,是否有机会报复。

    “可以,你们死后我告诉你们。”

    莫凌轩的淡漠目光从新落在三人的身上,陡然拍出了一掌,瞬间,整片空间就像是有无尽的虚空大手印,直接从四面八方出现,要将公羊弘三人轰杀!

    斩草要除根,前世沾染无数鲜血的他,又岂会不知?

    “不好,快使用血遁之术!”

    刹那,公羊弘的心猛地震颤了下,大喝出声,果断自断一臂,炸裂为强大的血气直接将他的身躯包裹,消失于无形。

    司徒破的反应也很快,使用血遁之术和公羊弘一同消失。

    血遁之术,乃是天岚皇朝很多人都会修习的一门玄级武技,这门武技专门就是用来保命的,就如壁虎断尾一般,弃车保帅,能将施术者瞬间传送出数十里乃至百里的距离。

    轻则代价只是断臂,重则会是重创。

    所以一般人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使用这等逃命武技。

    但,公羊弘却是从莫凌轩的这一击下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因此才会如此果断。

    他们反应快,但另一名百炼教的练虚境强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伴随着一声惨叫,这名练虚境的强者直接湮灭在莫凌轩的虚空大手印下,形神俱灭!

    “可惜了。”

    公羊弘和司徒破的逃遁,让莫凌轩惋惜的摇了摇头,不过他没有追,因为以他们练虚境的修为施展血遁术的话,足足能遁逃出百里之外,几乎很难再追上。

    解除周天敛息术的易容,莫凌轩的身形再次凌空,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向着神阁飞去。

    他除了回去取元石以外,还为了兑现为沈苍治疗暗疾的承诺。

    ……

    此刻,百里之外的一处密林中,两团血雾逐渐消散,显现出了两道狼狈的身影,正是公羊弘和司徒破两人。

    “啊…别让本座在遇见此人,否则必要他碎尸万段!”

    望着自己断臂的肩膀,公羊弘仰天怒吼一声,失去一只手臂,他的实力至少要跌落两三成!

    这也就算了,他百炼教的一名供奉还没能逃出来,想来也是凶多吉少了。

    如此,百炼教可谓是真正的元气大伤!

    司徒破的眼眸中同样有着深深的恨意,但更多的还是忌惮,他看了一眼公羊弘,有些颓然道:“此人既然拥有灭杀我们的实力,那可能不是我们北域之人,若欲复仇,还是需要上面的力量啊…”

    诸如北玄宗、百炼教这些北域顶级势力背后,还是有其对应的上级势力的。

    “哼,此人定然是为了那玉盒而来,若不是那问曦楼主,我们也不会拍下这玉盒,从而招来这煞星!”

    公羊弘冷哼一声,深呼一口气细细回想起来,就算打劫,也没道理追踪他们啊?

    所以,必然是有目的性的,那么这个目的…也就只有神阁拍下的神秘玉盒了!

    “这么一说,也有道理。”

    司徒破微微沉吟,似乎也觉得是这个端倪。

    “查,回去查清楚那问曦楼主的底细,此人我们不好招惹,但必然别让那罪魁祸首好过!”

    公羊弘的语气极为冰冷,莫名其妙的将这些账都记了‘问曦楼主’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