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太古魔帝尊 > 第4章 不枉此生了
    月家诸人你一言我一语,丝毫没有顾忌莫凌轩的尊严。

    在他们看来,浑身穿着破烂、而且看起来没有丝毫武道气息的莫凌轩无疑就和街边的乞丐一样,估计是月诗妍看其可怜,不知分寸的将他带回了月家。

    但对于这些流言蜚语,莫凌轩却是充耳不闻,以他的心境,也根本懒得与这些人计较。

    他的目光向着大殿深处扫了一眼,见到了几位身着别样服饰的人,想来也就是林家提亲的人了。

    “爹…你们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月诗妍的俏脸上尽是气愤之色,她一回来,月家不仅擅自决定她的后半生,还对莫凌轩如此侮辱,这让她怎能忍受?

    “莫公子是我最好的朋友,只是暂时遇到些麻烦,我让他来月家暂歇一阵而已。”

    “你们若要赶他走,那把我也赶走好了,反正你们也根本没把我当做月家的人。”

    月诗妍继续清冷开口,态度无比坚定,在她的心中,莫凌轩的地位甚至大过自己那毫无人情的生父生母。

    当然,为了避免麻烦,月诗妍将莫凌轩的身份隐瞒了。

    “诗妍你…怎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话!”

    闻言,月开炎冷哼了一声,心中虽无比愤怒,但想到月家腾飞的机会全在月诗妍的身上,他的语气也稍缓了几分:“既如此,爹可以为那莫公子提供一个住所,我们月家,也不在乎多养一个闲人乞丐。”

    “莫公子,先坐下吧,待我处理完正事便让下人给你安排。”

    说完,月开炎嗤然轻蔑的看了莫凌轩一眼,不过莫凌轩也不在意,直接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他倒要看看,月家人要玩什么花样。

    “诗妍啊…你要知道林家的那位天命之子可是身怀‘真龙体’的林飞扬啊,将来,不仅是在千兰公国,那注定是要名震整个北域的存在。”

    “你和他从小便认识,在整个千兰公国,都难找出能有林公子那样优秀的人了,你被天岚皇朝遣返回月家,林公子便第一时间不计前嫌让林家前来提亲了,如此,难道还不够诚意么?”

    这时,是月诗妍的母亲陈雪珍上前劝道了,她的语气虽然委婉一些,但依旧还是一种意思,能够和林飞扬扯上关系,那是他月诗妍的福分,也是月家的福分!

    “且不说女儿是否心中愿意,林飞扬早有道侣,我若嫁过去只能做小妾,爹、娘,你们还真是为女儿好…”

    月诗妍臻首轻摇,美眸中有些失望。

    她很清楚,林飞扬此人放浪不羁,对于女人,一向都是多多益善,视作衣物,自己的父母竟还如此想要将自己送出去。

    就如当初为了攀附权贵,将她送入天岚皇宫中一般,让人心寒。

    看到这里,莫凌轩漠然笑了下,摇了摇头,这样的人,也配为人父母?

    “爹,娘,你们不用再说了,诗妍宁死不嫁!”

    月诗妍的美眸有些无神,冰冷开口道,对于只把自己当做工具的父母,她可谓是无比的心寒。

    “你…真是反了!”听到自己女儿宁死不从的话语,月开炎盛怒到了极点:“无论如何,你不嫁也得嫁!”

    “唉,大小姐这又是何苦呢?林公子乃人中真龙,想要嫁给他的人整个千兰公国都数不胜数,你怎会如此不明事理呢?”

    “是啊,家主都是为了你好。”

    这时,一众月家的人也都惺惺作态的以一种长者口吻对着月诗妍开口道。

    “恬噪,你们如此想嫁,那嫁去便是,诗妍不嫁,那便没人能让她嫁!一个废物而已,还真奉为天命之子?”

    而就在这时,一道略显不和谐的淡漠声音响了起来,其中,还蕴含着无形的威严之意,使得众人都向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了。

    当看到说话的人是莫凌轩时,月家诸人的脸上都闪过了丝丝冷意。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我月家之事,何时轮得到一位乞丐来管了?”

    几位月家的长辈蔑视着莫凌轩,讥讽开口道。

    月开炎同样冷意极盛,对着月诗妍厉声道:“看你带回来的什么东西,我月家都承诺收留于他,此子不仅不心怀谢意,还如此不知礼数?”

    “现在,我让他保留一些尊严,自己滚,别让我月家动手。”

    月开炎继续道,而这句话显然是对莫凌轩说的。

    莫凌轩闻言,但神色依旧毫无波澜,甚至没有丝毫起来的意思。

    “莫公子,对不起…不过我会和你一起走!”

    月诗妍的美眸看向莫凌轩,带着一丝愧疚,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既然月家要莫凌轩走,那她自然也会陪他一起。

    但见莫凌轩挥了挥手,示意月诗妍不必自责,随即起身了,也是在这一刻,他的身躯,仿佛变得无比的伟岸、霸道。

    “让我滚?你们也配?”

    冰冷话音的落下,仿佛使得空气都凝固了几分,在场的人都因莫凌轩的气质愣了一下。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十几岁的乞丐少年,身上会有这样非凡的气质,让他们感到颇为震撼。

    “放肆,我月家岂容尔等放肆,来人,将此子拿下,打断双腿,扔出月家!”

    但在短暂的愣神后,月开炎顿时爆发出了神台境的强大气势,既然莫凌轩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他月家了。

    神台,乃是武道的第二大境界,神台境的强者,在整个江云行省都是顶级强者。

    “月家主,且慢。”

    而就在这时,大殿深处的一道声音却让月家人瞬间停住了。

    就连月开炎也是收敛起了气势,对着后方的中年男子讪笑道:“不知林兄有何吩咐?”

    这位被月开炎称作林兄的人名叫林岩,乃是林家此次提亲之使,也是林飞扬的亲二叔。

    对于月家人来说,这林岩也着实是需要讨好的对象了。

    “没事,我只是想和这莫小兄弟聊聊。”林岩淡淡笑了笑,似乎显得极为和善:“来人,赐洗脉茶。”

    他的话音刚落,便有其他的林家人递上了一盏灵茶在莫凌轩的面前。

    “这洗脉茶乃是我林家今日的聘礼之一,此物,唯有北玄宗那等级别的超然势力才有,只需一口,都可让轮海四重以下的低阶武者直接突破一重修为。”

    “见者有份,既然今日莫小兄弟来到月家,那自然也有机会尝一尝这灵茶,也算是不枉你这可怜的一生了。”

    林岩笑着道,话语中无不显示着优越与对莫凌轩的侮辱之意,见莫凌轩根本没有接,也不生气,而是再次对着他问道:“你可知,林飞扬是何等人物?”

    “关我何事?”

    莫凌轩心中只感一阵好笑,林飞扬是何等人物,关他何事?有资格必须让莫凌轩知道吗?

    “那你可知,北玄宗,又是何等存在?”林岩又问。

    “没听说过,不入流的势力吧。”

    莫凌轩淡漠回应,就算是天岚五皇子的记忆中,似乎也没有关于北域北玄宗的记忆。

    “呵呵。”

    听完,林岩笑了,莫凌轩的气质非凡,他原本还真以为是哪方大势力的子弟呢,现在想来,只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宵小而已。

    连北玄宗也不知道,足以见得,这小子是多么井底之蛙,还能有什么大背景呢?

    既如此,那自然杀了也无妨:“这盏洗脉茶,就施舍给他喝吧,等他喝完再送他上路,也算不枉此生了。”

    话音刚落,其余几位林家的武者顿时会意了,刹那间,冰冷的杀意弥漫,使得一众月家人都是微凛。

    “林家,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啊。”

    “这乞丐敬酒不吃吃罚酒,惹到了林家的人,死了也活该。”

    月家诸人都是幸灾乐祸,因为他们知道,林家动了杀心。

    “莫公子…快跑啊!”

    此时,月诗妍也慌了,虽然她知道莫凌轩身上有些秘密,甚至实力不凡,但这些林家人,可都是清一色的神台强者啊!

    他再妖孽,又怎么可能敌得过众位神台强者呢?

    “哈哈…”

    不过这一刻,莫凌轩也笑了,他笑世间总会有如此愚昧、自以为是之人。

    接过那杯洗脉茶,莫凌轩冰冷的声音落下了:“你能死在我手中,也算不枉此生了。”

    “轰…”

    也就是在这刹那,莫凌轩的手掌一挥,那杯洗脉茶直接飞了出去。

    伴随着一声巨响,那由青铜浇筑的盏杯直接变得支离破碎。

    而林岩那颗脑袋,也直接被这尊盏杯砸的爆成了一团血雾,异常的血腥。

    “轰…”

    这次,是在场所有人的心都巨颤了起来,他们死死的盯着这一幕,在惊骇欲绝的同时,还有着深深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