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第一版唐元!
    一个官员,一座豪华庄园,若是搁在现代,肯定在很多人眼里就是贪污**的象征了,但李泽轩不怕这种非议,因为他挣得每一文钱都是清清白白的,他不怕别人查!

    话说回来,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挣钱,不就是为了享受的吗?他花自己的钱,给自己建庄园,别人还能有啥意见不成?

    午后,宋小四终于传来消息,工坊那边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李泽轩亲自过去指示下一步的任务了!

    李泽轩大喜,连忙披上披风,随宋小四下了云山,直奔工坊而去了。

    “少爷,您来了?”

    工坊内,福伯见李泽轩终于来了,他连忙上前招呼道。

    李泽轩微微一笑,看着福伯,又看了看刘一刀,道:

    “嗯!福伯,刘师傅,听说这边一切就绪了,这两天真是辛苦你们了!”

    二人连道不辛苦,刘一刀脸上还有些许惭愧,只听他道:“侯爷,这枚印章老朽我雕刻了接近两天才完成,与少爷的速度相比,老朽我这刘一刀的外号,倒显得有些浪得虚名了!”

    李泽轩摇头道:“刘师傅您这么说就是在钻牛角尖了,本侯是因为有武艺在身的缘故,所以有时候动作才会比常人快一些,刘师傅你能两天之内将这枚印章刻成,已经殊为不易,纵观整个大唐,能做到您这个地步的,只怕也是屈指可数!”

    “侯爷您过奖了!”

    刘一刀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然后连忙谦虚道。

    “咳咳!少爷,水印纸早上已经做出一批了,这会儿有一些应该已经晾干了,您看接下来……”

    福伯干咳一声,说起正事道。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福伯,先随我去看看!”

    几人来到东面的一片厂房,那里正是工坊造纸的地方。

    “少爷,这就是水纹纸,您看看符不符合要求!”

    福伯指着院中一颗老槐树下晾着的一张张白纸,对李泽轩说道。

    李泽轩上前几步,找了一张已经晾干了的水纹纸,将其从架子上取了下来,然后对着阳光,仔细观察,就见那白纸上隐隐出现了一个个排列整齐的暗字唐!

    将水纹纸平摊后,那些暗字又消失不见了,初见者可能会觉得比较神奇,但对于李泽轩这个现代人来说,却是见怪不怪了,不过,他对这纸的质量,还是相当满意的,单说手感,就不是那些普通的纸张所能比拟的。

    “嗯!不错!福伯,接下来就用昨天我交给你的那块软钢母版,往上面牙印花纹吧!压钢板的东西一定要重,越重越好,不然显现不出效果!”

    李泽轩满意地点了点头,并放下了手中的水纹纸,并对福伯说道。

    “嗯!老夫明白少爷的意思,这就去安排!”

    福伯笑着应道。

    现在工坊内的印刷技术已经相当成熟,而凹面印刷术最难的只是在于雕刻板的制作上,真正的压印过程并不复杂,所以李泽轩大致一说,福伯就明白应该怎么做了。

    福伯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临时组建了一个凹面压印工作台,要压印的水纹纸都已固定好,软钢母版也是贴在一块方形巨石底面,待母版蘸好绿色油墨后,通过人工拉扯,控制巨石压在水纹纸特定位置上,待母版凹槽内的油墨干涸后,拉起巨石,水纹纸的第一面便压印好了。

    如法炮制,第二面也很快就印好,自有工坊里的裁剪师傅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印好的那一张纸钞给剪了下来,随后交给了李泽轩。

    “1唐元!大唐炎黄钱庄!”

    见到手中那印刷精良、摸起来有明显凹凸感的一唐元纸钞后,李泽轩心底成就感顿时爆棚,这可是大唐的第一版纸钞,也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版纸钞啊!

    这真的可以留名青史!

    唐元的颜色,主体是绿色,上面的花纹很是繁密,左下角写着“1唐元”,背面顶部写着“大唐炎黄钱庄”,一唐元的纸钞,整体上有点类似于现代的新版一元人民币,不过上面没有人头头像,看上去要简单许多。

    “少爷,老朽先前忘了问了,这上面写的一唐元是什么意思?还有大唐炎黄钱庄是什么?”

    福伯也觉得李泽轩手上的那张纸钞挺精致的,不过对于纸钞上面的文字,他心里有些疑惑。

    李泽轩面色一肃,他摒退了左右,沉声道:“福伯,刘师傅,你们过来,我有要事跟你们说!”

    纸币之事,非同小可,工坊这边,必须做好周全的安排才行。

    ……………………………

    福伯的“办公室”内。

    李泽轩将炎黄书院内欲推行纸币的事情,跟福伯和刘师傅讲了一遍。

    这二人一生都醉心于技术,对于经济方面倒不擅长,所以他俩没有对李泽轩此番行为评头论足。

    “少爷,虽然书院内部用纸币取代铜钱,的确会方便许多,但是,咱们工坊这边,必须得严格把控,不然若是被有心之人将母版或者制好的纸币盗走,那对于少爷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啊!”

    亲身经历过纸币的制造、印刷,福伯非常明白别人若想仿制纸币无异于天方夜谭,他担心的是,工坊内部会有“见钱眼开”的人。

    李泽轩点头道:

    “福伯,这也是我要跟你们说的!近期,福伯您尽快组织一批信得过的人手,单独成立一个小组,专门为我印刷唐元。唐元的母版,由您亲自保管,至于刘师傅刻制的印章,则是由我来保管。以后印刷每一批唐元,都得拓印上编号,福伯您再定期审查,严防有人暗中盗取!”

    福伯深以为然地赞同道:“少爷此法高明,如此一来,倒是可以杜绝不少唐元被窃取的情形!”

    “刘师傅,福伯平常事务繁多,这个印制唐元的小组,以后您老就多费些心思照看一二!”

    李泽轩又对刘一刀说道,这人在工坊待了近一年了,也算是老人了,忠诚方面,还是毋庸置疑的。

    “好!老朽会的!”

    刘一刀笑着应道。

    李泽轩点了点头,跟二人又聊了两句,然后带着世界上第一张唐元,离开了工坊,朝云山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