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水可覆舟之弃車保帅!
    崔府门前。

    两个原本应该一生都没有交集的人,此刻却对视而立,颇有几分针锋相对的意思。

    王氏恨恨道:“是我又如何?这帮刁民在崔府门前聚众闹事,难道还驱逐不得?”

    眼前要是换个人,王氏早就命人将其赶走了,但眼前之人是李泽轩,这个在崔家人嘴里出现过不止一次的名字,他让崔家的两个公子,一个流放琼州,一个被赶回了郑州祖地,但崔家的老太公仍然拿他没辙,如此一来,王氏就不得不小心应对了!

    “聚众闹事?他们闹什么事了?”

    李泽轩双手环抱在胸前,明知故问道。

    王氏没好气道“他们做了什么好事,永安侯只管问问他们便是!何须来问我!”

    李泽轩笑了笑,随意道:“不过是在这条街上吐了几口口水罢了!能算得什么大事?这街道可不是崔家的吧?再说崔夫人你若真是气不过,让武侯府的人过来将他们抓走便是,何须唆使家仆、恶意伤人?本侯刚刚若是迟来一步,便会有百姓血溅当场!当今圣上以仁爱治国,而你们崔家却如此堂而皇之地枉害人命,你们这是没把圣上放在眼里,该当何罪!”

    王氏眉头大皱,脸上阴沉的都要滴出水来,她低声呵斥道:“万金刚!先前我是怎么交代你的?只可赶人,不可故意伤人,你是怎么做的?”

    姓万的武士顶着一个猪头脸,慌忙过来跟王氏解释道:“夫人!冤枉啊!属下方才只是要吓一吓那个书生,并没有真要他命的意思啊!”

    “啪啪啪!”

    万金刚话音落罢,李泽轩却拍起手掌来,只听他说道:“哈哈!演!演的好啊!崔夫人,在这么多百姓的面前,就不要演这种戏码了吧?众目睽睽之下,是非黑白难道还不清楚吗?”

    他心里虽然明白万金刚的确没有真要杀余德静的心思,但这盆子屎,他是必须要扣到万金刚头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战争”的范围缩小,不至于跟崔家完全撕破脸皮!

    你看!我打了你的人是在帮你,不然闹出人命了,你们崔家还要吃官司,在圣上那儿也讨不着好!所以今天这事儿最好就到此为止了!

    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现在的李泽轩也的确不想跟崔家全面开战!

    “对!这万金刚完全是在胡说!刚刚他的刀都要劈到余德静脑门儿了,哪里只是吓唬吓唬?”

    “没错!姓万的这是要杀人!”

    百姓们很配合地跟在李泽轩后面吼道。

    王氏咬了咬牙,暗恨这个万金刚真不会办事,你杀人就杀人吧,背地偷偷地来就行了,如今居然在崔家门前明着来,还被李泽轩给抓到了把柄,这让本来占理的崔家,顿时就陷入了被动!

    “大胆!长安城内居然敢聚众闹事,都速速停下来!”

    就在王氏心中有气发不出的时候,街道上突然出现了大队武侯,为首之人居然是尉迟敬德!堂堂的右武侯卫大将军亲自来了!人未到,声先至,只听尉迟敬德大声吼道。

    随着他的一声大吼,右武侯卫的人马,立刻将崔府门前的所有人给团团围了起来。

    事情从开始发展到现在,足足过了将近两刻钟,武侯府的人才姗姗来迟!

    “尉迟伯伯!您来了!”

    见到熟人,李泽轩拱手打了一声招呼。

    尉迟敬德轻轻地“嗯”了一声,没有过多的客套,他脸上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对李泽轩、王氏二人说道:

    “本将收到消息,说是有人在此处聚众斗殴,可有此事~?”

    李泽轩没有急着说话,而是似笑非笑地看向王氏,他相信王氏若是不蠢的话,应该知道该怎么说!

    果然,王氏面色一阵变换,随后朝尉迟敬德福身道:“回尉迟将军,是崔府一下人不懂事,险些砍伤一百姓,这才引得百姓围观!崔家日后定会好生约束下人!”

    “嗯?崔夫人的意思是,崔府下人竟然在长安城内大动刀兵?”

    尉迟敬德眉头一皱,怫然不悦道。

    唐人尚武,朝廷并没有明文规定不许寻常人随身携带刀剑,但是在长安城内,公然大动刀兵,肯定是不被允许的,这是在打尉迟敬德这个京城“公安局局长”的脸!

    王氏连忙道:“没有大动刀兵!只是一个下人与一个百姓起了争执罢了,尉迟将军莫要着恼!”

    不仅李泽轩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王氏也想!

    因为她先前承认了万金刚是受她所指派,而万金刚又被李泽轩抓住了想公然击杀百姓的把柄,要知道如今可是太平盛世啊!李二这个君王又很爱护民生,真正深究起来,他们崔家在李二那儿也讨不到好!

    而百姓们那边,他们今天跟崔家的人打了一架,虽说崔家的家奴是跋扈了一些、的确该打,但是事情的起因还是因为他们过来在崔家门前吐口水,如今眼看能大事化小,他们心里也能接受!

    再说,先前争斗的过程中,他们也没吃什么亏,毕竟这种痛揍崔家下人、还不被官府抓走的好事,可不是每天都能有的!

    “无论如何,长安城内是绝对不能公然动用刀兵的,崔夫人,请将那人交出来,本将要带回武侯府问罪!”

    尉迟敬德环视四周,沉吟半晌,开口道。

    王氏心中不忿,面上却不好发作,顿了好一会儿,她才说道:“尉迟将军,崔家事后会严厉处置他,就不必麻烦将军了!”

    尉迟敬德虎目一凝,冷声道:“嗯~?崔夫人这是打算不交人?好!那本将也不强求,大不了到时候崔老太公再去一趟皇宫便是!”

    (当初崔云寒被流放到琼州的前一天,崔君绰亲至皇宫向李二求情)

    王氏终于面色一变,犹豫片刻后,她咬了咬牙道:“尉迟将军且慢!崔家愿意交人!”

    事到如今,为了不让崔家陷入到更大的麻烦中去,王氏只能弃保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