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全息网游]杂牌术士 > 226、第二百二十六章
    亭桥听到这个声音, 头皮一炸,立刻伸出法杖想将对方从空气中打出来,然而刺客的动作多快?他法杖还没伸出去人就走了, 当然只挥到了空气。

    但是那个人的意思是什么?到底要不要杀他?

    亭桥有一瞬间没有想明白,但在一秒之后,他仍旧是那点残血, 没有丝毫变化地站在原地,这时候, 他便知道对方的目标到底是谁了。

    木玄一现在处于他难得的隐身状态当中,虽然看起来能解决亭桥是一件好事,但事实上,一个只剩丝血手上甚至只留下了一个技能的术士, 来换一个先手大技能,是非常亏的一件事, 将这次的隐身攻击用在亭桥身上的收益远不如用在破天身上。

    这个道理仔细一想, 其实很多人都懂, 但在一个唾手可得的人头摆在面前, 击杀又和战斗的胜利互相关联的时候, 能冷静想清楚这一点的人很少, 毕竟如果弓箭手不是破天的话,击杀掉术士之后确实就等同于胜利了。

    但是之前破天的表现让木玄一丝毫不敢小看他, 当然也会做出更谨慎一些的选择。

    事实也证明,他并没有做错。

    亭桥在一秒后因为自己的存活瞬间反应过来,木玄一的目标其实是正在认真输出的破天, 立刻大声提醒道:“小心!那个刺客朝你去了!”

    破天刚把戚秦的血量压到百分之六十几,听到这话立刻皱了皱眉,下意识往空荡荡的左边看了一下,然而他刚把弓箭对准那个方向,那种预感又不见了。

    毕竟对手是一个刺客,还是个经验老到的刺客,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他抓住。

    破天不由得皱了皱眉,箭雨刚才用掉了,现在还在cd,没有其他的aoe技能去将对方群出来,只有在对方发动攻击的一瞬间提前察觉,才有机会躲过甚至反击。

    这个时候其实不太适合再分心去输出戚秦了,但是己方只有一个弓箭手是输出,他现在不削戚秦的血,之后只会打得更吃力。

    破天刚再次朝戚秦举起弓箭,心中便猛然一紧,这种紧要关头连中二病最重要的帅气都被他抛到脑后了,破天毫无形象地直接扑倒在地,躲过了背后的窃杀,随后就地一滚,搭箭弯弓,想要反击。

    然而弓箭手的拉弓前摇在这种争分夺秒的时候实在是太碍事了,破天的弓还没拉满,那个刺客便一脚踹在了他手上!

    破天都他妈惊了,这打比赛呢,虽然没有什么硬性规则,但是可以这么直接踹手的吗?!

    破天这时候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射箭的时候还会扎别人脑门儿和屁股了。

    然而这个时候想这些东西也没用,破天的攻击前摇被破,弓弦又收了回去,而刺客大概是意识到自己不是力系职业,腿部攻击并没有什么伤害了,已经俯下身,双手握着匕首,朝破天刺了过来。

    有那么一瞬间,破天差点以为自己在玩什么恐怖向单机游戏,这时候正要被npc开膛破肚!

    破天整个人都快被自己的脑补吓尿了,被扎了一刀发现只掉了血条并没有飙血才反应过来,连忙一个翻滚,想要爬起来。

    这个刺客的强隐已经用掉了,下一次使用得是很久之后了,而这段时间只需要和对方拉开距离,其实他是可以成功击败对方的!

    但在破天成功从地上爬起来之前,他的胳膊上挨了一脚,再次扑到了地上,甚至差点吃了一嘴灰,破天看着自己再次往下掉了一截的血条,忍不住想到,这他妈到底是什么奇葩打法啊!

    破天在被木玄一疯狂殴打的时候,戚秦这边也终于解除了麻痹状态——说实话,因为刺客人数太少,而季玄一也几乎不会真的对他动手,戚秦其实很少体验这种被麻痹的感觉,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季玄一用这一招去控别人。

    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破天确实是个顶尖的弓箭手玩家,被控然后吃伤害这一情节确实在他们的剧本当中,但一开始预估的伤害是五秒差不多百分之三十,也就是说结束之后他的血量应该还剩百分之七十,可以说是非常稳的数据。

    但控制时间才刚刚过半的时候,戚秦的血量就只剩百分之六十多了,如果真的让破天打满五秒,搞不好能直接把他摁到危机血线,木玄一也是估算到这一点之后,才会提前动手,否则等到戚秦状态解除,准备对亭桥下手,破天被转移注意力后再对其进行攻击,他怎么也不可能避开那一刀了。

    但总的来说,现在的情况虽然从亭桥的那个傀儡术时就偏离了剧本,但也不算太坏。

    戚秦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胳膊,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木玄一和破天,又把视线放在了眼前的亭桥身上。

    亭桥原本是打算跑去破天那边协助后者抓一波刺客的,但是木玄一走位实在是风骚,他的技能没有必中的把握,不敢就这么轻易放出去,一犹豫的时间,一秒多钟就过去了,戚秦也从麻痹状态脱出,亭桥一时间变得腹背受敌。

    现在该怎么办?他手上只剩一个cd倒退是强控,交给谁?到底是给木玄一,还是给戚秦?前者不一定打中,但一旦打中就可以给破天翻盘的机会,而后者击中的概率虽然要大得多,但收益说到底也只是让他这个只剩丝儿血的术士多苟延残喘那么几秒,两个选择看起来都不怎么靠谱的样子。

    亭桥看着身后已经朝自己跑过来的戚秦,又看了看破天那边的木玄一,突然一个绝妙的点子闪过他的脑海!

    如果破天知道他又有绝妙的点子了,一定会狠狠地打醒他,可惜他现在正在被木玄一殴打,实在是抽不出空来。

    亭桥的办法说靠谱不靠谱,说不靠谱吧,似乎又有那么一点可行性。

    破天被木玄一压着打,主要还是因为对方赖皮(?),并没有正正经经使用技能,一个刺客非得动手动脚,然而这种纯物理上的限制,摆在游戏里可能很让人头疼,但是如果摆在线下看,其实是很简单就能解决的,只要他亭桥上去随便限制一下木玄一,哪怕只是将后者扑倒,破天也有足够的时间逃脱出来,而接下来他死不死,也完全无所谓了。

    用控制cd限制戚秦的行动,然后他脱身去帮破天逃出来,这样的话就既有命中率,又有收益了!

    这样一想,亭桥立刻觉得自己找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二话不说扭头就将cd控制打到了戚秦的身上,随后就想要赶到破天身边去,将木玄一掀开。

    其实按道理来讲,亭桥的办法虽然看上去怪怪的,跟竞技场不怎么搭嘎,但实施起来肯定是会有效果的,只是他在考虑这个战术的时候,忘了一件事情。

    比如戚秦杀他是否真的需要技能cd这种东西。

    亭桥扭头刚跑了一步,就觉得一股大力从身后袭来,然后整个人直接被拍在了地上,他连翻身都没来得及呢,就被戚秦一通平a,削空了血条,直愣愣地瞪着地面,“死”不瞑目地趴在地上不动了。

    这回是真的“死”不瞑目,他先躺了,破天还在被木玄一单方面殴打,戚秦还正朝那边赶过去,破天作为一个远程,孤立无援地被两个近战近身,不出所料,这场比赛他们要输了……

    而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戚秦在上一场比赛的表现——这他妈是黑‖社‖会家的马仔啊!杀他还用技能吗!

    亭桥本来还是悔意中带着愤怒,但是想想自己也就是血量少,腿短,被随便打两下就死了,要是血多一点,戚秦用不了技能,搞不好会和上场一样给他一个穿胸一箭,他可不是破天那个中二病,真有这种遭遇搞不好能直接被吓掉线,绝对是吃不消的!

    这么一想,好像就这么死了也挺痛快的——现在大家在面对戚秦的时候心里抱着的想法都是求个痛快了吗……也不知道戚秦知道这一点之后心里会怎么想。

    亭桥趴在地面上,连看看战局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在心里感慨,他们费劲吧啦拿到种子队这个直达半决赛的通行证,却没有想到唯二的两场比赛中的第一场竟然打成这样。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半决赛这个级别的战斗就是这么凶残,而且季玄一的那支队伍也确确实实比他们强,不仅是戚秦和那个季玄一的弟弟,他现在也清楚明白地知道了自己和季玄一之间的差距……

    他没什么什么太大的遗憾,因为知道哪怕再来几场,他们依旧打不过,实力的差距摆在这里,也就没有什么不甘的感觉了,只能说以后再继续努力吧,希望下一届比赛,再次相遇的时候,他们能够战胜对方。

    亭桥一个人趴在地上想到下届比赛的时候,破天还在被木玄一殴打,他已经隐约察觉出来这个场面不太对劲了,简直就像是之前季玄一殴打那个叫关七波的弓箭手时的画面嘛!

    他自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

    破天慌乱之中抬眼去看木玄一,恍惚间有种被季玄一本人殴打的错觉,忍不住回想起了从前还是键盘网游的时候,自己被季玄一教做人的种种——季玄一他弟都能把他摁在地上收拾,季玄一也是因为没选刺客,玩了术士才会让他有机可趁的吧,这样想来,自己之前的骄傲自得完全是在打脸啊!

    破天翻滚着想要逃开,又被捅了一刀,眼见着血量岌岌可危,破天可还没忘记这是一场比赛!当即便晕了头,再转过来一看,眼前这个人却仿佛真的是季玄一,令他忍不住脱口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刺客手中的动作一顿,破天完全没想到对方会对自己哥哥的名字有反应,也愣住了。

    木玄一垂着眼,冷冷地看着他。

    破天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总感觉自己干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他现在只剩血皮,可以说一刀就死,已经不奢望能够赢这场比赛了,只求死得帅气一点,这个木玄一会不会因为他叫了季玄一的名字就故意让他死得很难看啊?

    就在破天胡思乱想的时候,木玄一看着他,突然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破天一呆,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对方手起刀落,再一眨眼,他便被传送到出生点了,旁边站着的正是他的队友亭桥。

    两个人都有些恍惚,面面相觑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他们俩输了。

    在观众们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以及直播间密密麻麻的弹幕中,季玄一和戚秦的队伍顺利拿下了通往决赛的门票,明天上午,他们将在赛场上和靡音雪飘人间相遇,争夺比赛最终的冠军宝座!

    上场的是木玄一,比赛结束之后,率先回到等待区的就是季玄一了,兄弟两个又交了一下班。

    很明显,季玄一他弟已经把比赛结果告诉他了,所以季玄一出现在等待区的时候,脸上也带着微笑,看上去心情不错。

    季玄一回到位子上的时候,场上的三个人才从通道出来,靡音看了他一眼,饶有兴趣地说道:“场上怎么回事啊?破亭春那个破天下场的时候怎么失魂落魄的,跟个被雨浇过的小鸡崽儿似的。”

    季玄一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还没来得及说话,老西医无语道:“大佬你是不是傻,季玄一一直在照顾他老爸,刚上线呢,上哪知道场上什么情况,问他有什么用,要问也该问天下啊,正好,天下这不是来了!”

    靡音:“……”

    老西医把戚秦拽得坐下来,发现靡音在看他,奇怪道:“怎么了?”

    靡音也不说话,只无奈地冲他摇了摇头,老西医一头雾水地看向雪飘人间,谁知雪飘人间也冲他翻了一下眼睛,然后一副懒得理他的模样,把头转过去了。

    老西医:“???”

    老西医还是不放弃地找戚秦打听了一下破天突然一副受到打击模样的事情,但戚秦只道他看见木玄一殴打破天游刃有余,又考虑到对方难得出场,所以并没有上去帮忙,全程围观了,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把老西医急得抓耳挠腮。

    靡音把老西医撇到了一边,看向季玄一,说道:“明天就是决赛了,我们两队比,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季玄一道:“说什么?”

    靡音笑了笑,道:“什么都可以,放狠话,吹牛逼,或者互相鼓励一下都行,直播呢!”

    季玄一看了他一眼,顿了一下,无奈道:“没想到我从前拒绝了你那么多次,结果还是跟你一起打竞技场了。”

    虽说不是队友而是对手就是了,不过对于靡音来说,只要打得痛快,大概对手和队友没有什么区别。

    靡音听到这话,果然笑得更开心了,感叹道:“难得的竞技场盛世,最后一场比赛过后一切就要回归平静了,说实话,我还有点舍不得呢。”

    季玄一无语道:“竞技场都开门了,说的好像你会去做日常一样。”

    靡音耸了耸肩,说道:“气氛不一样嘛,不管了,最后一场比赛,加油啊季玄一,让我打得痛快一点!”

    季玄一扯了扯嘴角,说道:“放心吧,明天你们输定了!”

    就在两支队伍针锋相对,大有死战一场的意思的时候,弹幕上一群邪教悄悄兴起。

    “是木靡!是木靡啊!!!”

    也不知道两边知道后心里会是个什么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  好短……正文结束大概就这两天了_(:3)∠)_啵啵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