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流星武神 > 第611章 绝处逢生
    他对这个老者,恨到了极点。

    这老者实力,极其强大,明明可以轻易将青龙元神击溃,但是他却不这样做,而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折磨,让青龙元神痛苦无比,绝望无比!

    葛袍老者,神色冷漠的看了刘成壁一眼,一挥手,冷冷说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给我滚到一边去!”

    他这一挥手,竟是直接将刘成壁打飞出去几百米。

    刘成壁狂喷鲜血,内脏破碎,他感觉自己下一刻就要死去!

    他立刻意识到,哪怕是自己全盛之时,在这老者面前也是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这老者的实力,绝对已经超越了化神期,达到了合体期!

    将青龙元神整治的半死不活,老者似乎也满意了。

    他缓缓地踱步过来,看到他走过来,胡大人几人都是跪倒在地,向他磕头,口中恭敬的说道:“太守大人。”

    刘成壁心中一惊,原来此人,竟是冀州太守。

    整个冀州,最强悍之人有两个,一个是冀州王,而另外一个,就是冀州太守。

    刘成壁听说,本来冀州是不设立太守的,可能是因为冀州王冲势太大,功高震主,受到了潜龙帝国皇帝的猜忌,所以专门派了一个冀州太守下来。

    算是监视冀州王。

    这冀州太守,实力极强,已经是合体期强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冀州太守看着胡大人几个,淡淡说道:“你们几个差事办得还不错,回去等着领赏吧!”

    他一副施舍的态度,而胡大人这几名化神期大圆满高手,却是根本就没有生气,反而欣喜若狂。

    因为他们知道,从老者这里得到的奖励,没有一个是差的,会对他们的修为有极大的帮助!

    然后冀州太守,又看了看地上那两具尸体,嘴角一撇,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冷酷说道:“两个废物,连这点差事都办不好,死了也是活该!”

    胡大人几人,同生兔死狐悲之情,但却根本不敢多说一句话。

    在他们心中,冀州太守是无敌一般的存在,根本都不敢冒犯。

    然后,冀州太守又是缓缓走到刘成壁面前,俯视着他,忽然微微一笑,说道:“我是冀州太守,柳夏辉!”

    他扬起头来,神色悠悠:“你是叫刘成壁是吧?你可是不知道,自己搅动了多大的风云呀!”

    “从你觉醒了龙元神那天开始,我便寝食难安!每时每刻,都想着要将你抓到!”

    刘成壁声音干涩,问道:“你为何要抓我?”

    这也是刘成壁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他不知道为什么,冀州太守府和潜龙府,都想要抓自己。

    冀州太守看着他,冷冷笑道:“想知道原因是吗?”

    刘成壁点头:“让我死也做个明白鬼。”

    冀州太守忽然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因为,有人不想让拥有龙元神之人,再进入那个势力。”

    “每多一个拥有龙元神之人进入那里,那里就会壮大一分,对陛下的威胁,也就会大一分!”

    刘成壁哑然问道:“什么势力?”

    他忽然福临心至,惊呼道:“是潜龙府?”

    “没错!”柳夏辉看着刘成壁,冷酷一笑,说道:“你既然知道了这个秘密,那么我就势必不能再留你性命,只不过要取你性命的不是我,而会是帝都中的某个人。”

    “我只要,将你废掉修为就可以了!”

    说着,他一脚重重踏出,向着刘成壁丹田踩去。

    只要这一脚落下,刘成壁修为直接会被废。

    这个时候,刘成壁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脚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柳夏辉似乎是故意想要折磨惩罚他,这一脚踩下去的速度很慢。

    而就在这脚距离刘成壁丹田还有三寸之远的时候,忽然,一股强横无匹的威压向着柳夏辉直接压了过来。

    同时,一声大吼响起:“给我滚开!”

    刘成壁听到这个声音,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因为他立刻就判断出来,这是冀州王冀逍遥的声音!

    一个黑色身影,如同大鹏展翅一般想着这边掠来,速度极快。

    直接来到近前,一拳向着柳夏辉狠狠轰去。

    这股气势,强横至极,比柳夏辉似乎还要强出一线。

    柳夏辉脸上露出一抹震惊之色,不得不回身双拳轰出。

    两人对了一拳之后,柳夏辉一声闷哼,踉踉跄跄退后十几步。

    而那道黑色人影,则是稳稳落地,一步未退。

    此人,正是冀逍遥!

    显然,这一番比拼之中,乃是冀逍遥占据了上风。

    冀逍遥目光冷冷的看着柳夏辉,然后又转头看了刘成壁一眼,微微有些责怪说道:“这次,你可是太过鲁莽了,若不是我得到消息。说你有可能被人设下陷阱伏击,今天只怕你就要死在这里。”

    刘成壁惭愧说道:“没错,这次我确实是太过鲁莽了,没有想那么多,以后一定小心。”

    他没有任何狡辩,错了,就是错了。

    柳夏辉看着冀逍遥,目光阴冷,寒声说道:“冀逍遥,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冀逍遥淡淡说道:“我的意思就是,你今日不能杀刘成壁,更不能将刘成壁带走!”

    “什么?你竟然敢干涉我的事情?”柳夏辉的目光,瞬间变得阴冷下来。

    “冀逍遥,你可别忘了我是来干什么的?我来到冀州的目的,所有人都知道!”

    冀逍遥哈哈一笑:“是吗?那我怎么就不知道呢?你来跟我说一说。”

    柳夏辉大怒,他来冀州的目的谁都知道,但是却偏偏是不能宣诸于口的,他自然是不可能这么直接说出来。

    要不然被冀逍遥抓住把柄,他会死的很惨!

    他看着冀逍遥,气急败坏的说道:“冀逍遥,你应该知道,这是陛下的意思!”

    “陛下的意思?”冀逍遥一张脸也是沉了下来,满脸正气,大声吼道:“陛下的意思,难道就是要杀死咱们潜龙帝国的天才?折损咱们潜龙帝国的骨血?”

    “我不管你们上面在搞什么,我也不管你的主子跟潜龙府到底有什么样的争斗,我只知道一件事!”

    “刘成壁。是一个天才,以后极有可能能够成长为通幽期,甚至更强的强者!”

    “他更是我亲自点的冀州九郡大比榜首,是冀州年轻一代第一人,所以我就不能让你们将他带走,我绝不能让这么一个天才,毁在你们这些狗东西手中!”

    “你们现在,赶紧给我滚!”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然暴怒。

    刘成壁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失态,如同一头狂怒的狮子。

    而他这个样子,也是把柳夏辉等人吓得心中一颤。

    柳夏辉对他很是惧怕,狠狠点点头,说道:“好,冀逍遥,你很好,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说着,大步离去。

    胡大人等几个,也是赶紧灰溜溜的跟在他后面离开。

    随着柳夏辉离开,那空气障壁,自然破碎,青龙元神一下子恢复了自由,口中发出一阵凄厉的喊叫,重重地摔在地上。

    刘成壁赶紧过去,摩挲着他的伤口,满脸心疼,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青龙元神受伤极重,可以说是遍体鳞伤,刘成壁赶紧将它收了回去。

    冀逍遥转过身,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原来你是青龙元神,看来前一阵子闹出莫大波澜的人,应该就是你!”

    刘成壁苦笑道:“我也真是遭了池鱼之殃,没招谁没惹谁,结果就碰上这种事。”

    冀逍遥说道:“以后万事,你都要小心,我能护得了你这一次,但下一次,可不一定能够如此及时到来了。”

    刘成壁点点头,由衷感谢道:“多谢州王大人。”

    他有些担心的问道:“州王大人,你得罪了柳夏辉,会不会……”

    冀逍遥哈哈大笑:“他不过就是一条狗而已,得罪他又怎样?”

    “若不是看在他身后主子的面子上,我直接一拳将他杀了。”

    刘成壁暗自咋舌,冀州王还真是豪气无双,强大无比的冀州太守,在他眼中,就是一条狗而已!

    刘成壁被冀逍遥送回了战神学院,回到自家院子里。

    月朦胧看着刘成壁一身重伤,气息奄奄的样子,脸上泪水涟涟而下。

    刘成壁微笑着看着她,说道:“好啦,好啦,不要哭了,没事的,养上一个来月,就又是生龙活虎!”

    正如刘成壁所说,养了一个月之后,他的身体基本上已然恢复。

    不但恢复,而且竟然有了一点要突破的痕迹。

    他在化神期六层大圆满已经停留了差不多两个月,此时已经是完全圆润通融,就差最后的临门一脚,便可以突破到化神期七层!

    刘成壁盘膝而坐,体察自身,许久之后,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现在,我最强大的绝招,便是火龙斩,但现在,大日真火已经缩小到只有拳头大小了,只够我再使用三次火龙斩。”

    “现在,倒是要好好想一下,接下来要再用什么样的绝招呢?”

    “这个绝招,必须威力够大,才能够作为杀手锏。”

    一个月之后,刘成壁在一个无星无月的漆黑之夜,悄然离开了战神学院。

    他最终目的地,竟赫然乃是:魔狼谷!

    五日五夜之后,刘成壁站在一处山巅,看着远处的魔狼谷。

    此时已经是深冬,刘成壁轻轻吁了口气:“上一次过来这里的时候,大致也是这个季节,没想到转眼一瞬,一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已然十九岁!”

    “失去小黑,也已经整整一年了!”

    想起在魔狼谷中的许多记忆,刘成壁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但接着,笑容散去,变成了一丝深深的痛楚之色。

    “小黑,就是在这魔狼谷中我失去了你!今日,我一定要再找到你!”

    刘成壁飞速向魔狼谷掠去,很快来到了这里。

    魔狼谷和过去似乎没什么区别,还是到处都是实力不一的魔狼。

    只不过此时,这些魔狼已经完全不能对刘成壁造成任何威胁了。

    此时的他,一挥手,就可以将魔狼谷中最强大的魔狼斩杀!

    当初费尽心机才能杀死的独角紫金蟒,现在甚至不是刘成壁的一招之敌。

    刘成壁在魔狼谷中缓缓徜徉,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怀念与不舍之色。

    “小黑啊小黑,你究竟怎么样了?上次我回来寻找,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现在,我已经做好打算,要尽快赶往帝都,寻找高人,救治月姐姐的伤势。”

    “以后甚至有可能都不会回到冀州,更不可能回到这卧虎郡,回到这魔狼谷了。”

    “所以,我想在走之前,再来这里看看你!”

    “我之前回来过一次便寻着你,确实未曾发现你的踪迹,你到底去了哪?”

    刘成壁正在这里行走着,忽然前面的荆棘丛被破开,一头黄金巨狼来到刘成壁身前。

    刘成壁不由失声一笑:“怎么,小家伙,你是想对我动手吗?”

    但很快,他就发现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这黄金巨狼,看到刘成壁之后。脸上竟是露出一抹兴奋雀跃之色。

    他转过身子,向前走去,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就回头看看刘成壁。

    见刘成壁没有动,他似乎有些焦急,直接走上来,用牙齿轻轻咬住刘成壁的衣袖,想把他往前拖。

    刘成壁此时,实力极为强大,周围那些魔狼都不敢近身。

    但是这头魔狼,却是毫不畏惧,反而他的举止,非常的亲昵。

    见刘成壁还是不动,他有些着急地发出两声轻叫。

    刘成壁仔细打量着她,这头黄金妖狼头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势,左边耳朵似乎被生生撕去一半,而有两条腿也有些瘸。

    不知道怎么的,刘成壁瞧见他,竟是莫名的生出一股亲近的感觉来。

    他微笑着看着这头妖狼,说道:“你是想带我去见某个东西是吗?”

    黄金妖狼赶紧点头。

    刘成壁便随在他身后,向前走去,一直走到妖狼谷的最深处。

    妖狼谷的最深处乃是一个小小山谷,极为的隐蔽,而进入这里之后,刘成壁顿时浑身一颤。

    因为他看见,在这山谷的正中央,竟是一座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