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131、收徒?
    秦骅正躺在草垛上读着书, 突然感觉有些异样,循着感觉扭头一看, 就见一墙之隔的果树下, 一个紫衣男子正端着个果盘, 一边啃着梨一边抬头看着他。

    “你是?”秦骅疑惑的问道。

    紫衣男子看他看过来,对他微微点头,就端着果盘转身朝外走去。

    “哎, 你是谁啊,怎么不说话?”秦骅拿着书, 在草垛上坐起来, 对紫衣男子的背影叫道。

    紫衣男子停下, 转过身, “你在叫我?”

    “当然是叫你,这旁边难道还有别人?”秦骅直接从草垛上蹦下来, 跳到紫衣男子面前。

    “有事么?”紫衣男子问道。

    “呃,”秦骅愣了一下,“没事, 只是看着你有些面生,你是谁啊, 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你一直住这?”紫衣男子问道。

    “当然不是, 只是来散散心而已, ”秦骅说道。

    “这是你家庄子?”紫衣男子指了指对面。

    “是啊!”秦骅理所当然的说。

    “那你猜不出我是谁?”

    秦骅愣了一下,立刻行礼道:“草民见过侯爷!”

    紫衣男子,也就是田仲, 看了他一眼,“你是秦證老将军的长孙秦骅?”

    “侯爷怎么知道?”秦骅的身子僵了一下。

    “这两块庄子是我爹和你爷爷当初一块置办的,你爷爷和你爹我都认识,你和你爹又长的有五六分像,我记得也就他长子有你这么大,你不是秦骅是谁。”田仲说道。

    秦骅没想到田仲一眼就认出了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你在这故意等我有事?”田仲问道。

    秦骅猛然抬头看着田仲,“侯爷,我……”

    “奇怪我怎么知道你是在那故意等我的,”田仲抬起头,用手指了指天上的太阳,“这么大的日头,你爬草垛顶上读书,不嫌太阳刺眼么,不热么?”

    秦骅顿时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想了两日的法子,居然一眼就被看破,还有这么大的漏洞。

    田仲看着秦骅憋的满脸通红,突然有些于心不忍,不过还是个孩子,只是想耍点小聪明,他这样当面戳破,是不是有点太刺激孩子了。

    “既然你有事找我,过来坐吧!”田仲看着旁边有个石桌,走过去坐下。

    秦骅也低着头走过去。

    “你要不要吃个梨?”田仲从盘子拿了一个梨给秦骅。

    秦骅接过,小声说:“谢谢侯爷。”

    “不用叫我侯爷,叫我叔吧,我和你爷爷你爹是多年的故交。你当初出生时洗三我爹还带我去过。”田仲笑着说。

    秦骅更是尴尬,低声叫道:“田叔!”

    “你想见我是为了什么事?”田仲问道。

    “我,”秦骅抱着手中的梨,纠结了一下,突然抬头问道:“我想问田叔,当初我爷爷真是因为没有守住居庸关,害死了边关的十二万将领,才因为愧疚自杀的?”

    田仲一顿。

    “我看过我爷爷的手扎,我爷爷向来是个仔细人,我爷爷活着的时候我奶奶都说我爷爷天天仔细的跟什么似的,田叔,我不相信我爷爷真会因为大意而丢关……”秦骅翻来覆去的说。

    田仲叹了一口气,“你有问过你爹么?”

    秦骅低下头,“问过,我爹揍了我一顿。”

    田仲扶额,他们这些将门当爹的还真有共识,那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

    “有些事,你大了就明白了。”田仲拍了拍秦骅的肩膀,“不过当初的事,你爷爷虽有过,错却不在他。”

    “我爷爷真是被人陷害的!”秦骅一听忙问道。

    田仲摇摇头。

    秦骅疑惑的看着田仲。

    “秦骅,万事都有意外,阴差阳错有时比阴谋诡计更可怕。”田仲感慨道。

    “田叔这话是什么意思?”秦骅皱眉。

    “没什么,只是有感而发。”田仲淡淡的说道。

    秦骅听的一头雾水。

    田仲抬手摸了摸秦骅的头,“有些事,不是不告诉你,只是事情已经尘埃落地,人也都去了,再追究,只能是心里多添些愤恨罢了。”

    “可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我爷爷到底是为什么死的,他到底真自杀,还是别人害了他,别人都说是我爷爷才害死了那十二万将士。”秦骅眼睛通红的说。

    田仲看着秦骅眼中露出的恨意,不由苦笑,这秦家老大也不知道给儿子透一些,秦骅年纪轻容易钻牛角尖,万一真把自己憋歪了怎么办。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你要真想知道,我可以稍微告诉你一些。”

    秦骅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田仲,“田叔,你……”

    “怎么,不相信,其实你爹也只是不想你一个小孩子背负太多,不过现在看来,他不告诉你反而让你压力太大。”田仲无奈的摇头。

    “不,田叔我相信你,我爹说您向来一诺千金的。”

    “好了,别捧我,”田仲招招手,秦骅凑过头来,田仲小声的耳语几句。

    “什么,怎么会这样!”秦骅听完,呆坐在石凳上。

    “你爷爷是忠臣,只是愚了些。”田仲端着果盘起身,拍拍秦骅的肩膀,“回去吧,别让你爹娘担心。”

    秦骅愣愣的坐在石凳上,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看到田仲已经端着果盘走到果园门口,突然朝田仲跑去。

    “田叔,等等我。”

    “你还有事?”

    秦骅跑到田仲面前,仰头看着田仲,有些犹豫。

    “怎么,你还有事想问?”田仲温和的说。

    秦骅摇摇头,又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道:“田叔,您觉得侄儿怎么样?”

    田仲疑惑的看了秦骅一眼。

    “侄儿自幼佩服田叔,侄儿想跟着田叔学兵法,田叔你收徒么?”秦骅终于一口气把所有话说出来,期待的看着田仲。

    田仲顿时笑了,用手戳了戳秦骅的头,“我才比你大几岁,就收徒,臭小子,回去让你爹教去!”

    田仲摇摇头,端着果盘回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月初卖萌求一波营养液^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