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129、丹药事结
    田仲看着赵孟的脸色, 心里暗笑,又故意接着问夜明砂车河紫等几种药材, 果然, 赵孟的脸色又是难看了几分。

    ……

    “你是故意的!”赵孟和田仲从道观出来, 赵孟一把扯住田仲。

    “当然是故意的,要不拉你来干什么。”田仲理直气壮的说。

    “你!”赵孟气结。

    “好了好了,别生气, 这次是我不对,走, 我带你出宫去吃好东西补偿你一下。”田仲反手揽过赵孟, 哥俩好的说道。

    赵孟松开手, 没好气的说:“都快被你恶心死了, 还吃东西。”

    “你不是还没吃么,有什么好恶心的。其实你该感谢我, 我要不告诉你,等你吃了丹药后哪天不小心知道了,岂不是更恶心。”田仲笑着说。

    “那还真多谢了!”赵孟斜了田仲一眼。

    田仲笑着拉赵孟朝宫外走去。

    两人出了宫, 田仲带着赵孟去了一家百年老字号的酒肆,要了个雅间, 喝起酒来。

    “朕倒没想到他夸的天花乱坠的丹药居然是用这些东西炼的。”赵孟喝了一口酒, 有些郁闷的说。

    “那你当是什么炼的?”田仲笑着反问道。

    赵孟不吭声了。

    “道家讲究天人合一, 觉得人和动物身上许多东西才是精华,所以炼丹时自然以这些东西为主,你想想人和动物身上能有什么东西。”田仲打趣道。

    “行了, 你别说了,你再说朕连饭都吃不下去了。”赵孟脸色有些难看,显然是想到一些不好的东西。

    “哈哈,喝酒喝酒,不说了。”田仲给赵孟倒上酒。

    赵孟喝了一杯,这才好些。

    “这次是谁请你做的说客?”赵孟想到自己被田仲恶心了这一下,有些迁怒。

    田仲端着杯子,笑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朝中这两天谁去我家,我不信你不知道。”

    “老钱那混蛋!”赵孟骂道。

    田仲放下杯子,“虽然是他告诉我的,不过去找你是我自己的主意,赵孟,有些事容不得侥幸。”

    赵孟沉默了下来。

    “我知道你自然没有沉迷方术的念头,甚至连那些信都不信,可有些东西,一旦沾上,就可能越陷越深。历朝历代皇帝有几个真信鬼神,又有几个信方术,可一旦沾了丹药,慢慢的都会性情大变,最后沉迷其中,这不得不令人警觉啊!”

    赵孟一震。

    “很多事,看着无害,不一定真的无害,就像那丹药,虽然有人试药,也没问题,甚至吃了还很舒服,可谁就能保证真的无害?”田仲凑近赵孟,“你不妨回去查查史书和宫中密档,看看那些服食丹药的帝王最后都是个什么结局。”

    “朕回去会看。”赵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其实不用回去看,他也早已知道那些帝王的结局。

    田仲知道赵孟爱面子,也不戳穿,端起酒壶又给他倒上。

    “你也不用太在意身体,你我都是快三十的人了,身子不比那小壮小伙子是自然的事,再说不过是累的快点容易乏而已,多休息少操心比什么都强。”田仲劝道。

    “怎么可能多休息少操心,你说的轻巧,朕又不能像你,直接搁挑子。”赵孟苦笑。

    “不是还有太子和朝中那些大臣么,多使唤使唤不就行了。”田仲轻松的说。

    “哪有这么容易。”赵孟摇摇头,不过心里倒有些认可田仲说的话,打算回去给儿子和手下加加担子。

    “其实要说养生,还是食补最好,这个见效虽慢,可更滋补,你以前素来不注重吃食,御膳房那些御厨天天上只上御膳其实也有些糟蹋了,你倒不如让他们研究研究。”

    “你当朕和你似的!”赵孟顿时乐了。

    “真是好心当个驴肝肺,吃的好才能身子好,你磕丹药吃补品为的什么,还不是补身子么,既然这样,干嘛不直接吃饭补。”

    赵孟想了想,觉得田仲说的也有道理,“这倒也是,那朕回去让李安去御膳房吩咐一下。”

    “记得等研究出来食谱让李安送我府上一份。”田仲不客气的说。

    “你这家伙,原来在这等着!”

    晚上

    田仲回到家,赵瑶正在床上陪儿子玩,看田仲进来,笑道:“回来了,怎么样?”

    田仲走到床边坐下,把下午的事给赵瑶说了一遍。

    赵瑶听完顿时笑了,“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坏,你弄这一出,以后可叫我哥怎么吃药。”

    田仲也笑了,“那可没办法,丹药这东西,越吃越上瘾,现在恶心些,总比以后沉迷的好。”

    “其实以我哥的性子,也只是想吃几颗养养身子,倒未必会沉迷这个,毕竟我哥又不是不知道沉迷方术的坏处。”赵瑶觉得田仲有些担忧太过。

    “你想的太简单了,等到真的不知不觉陷进去,哪怕明知到不妥,只怕到时也晚了。”

    田仲想起了前世史书上记载的唐太宗,当初唐太宗对汉武帝沉迷于方术丹药简直嗤之以鼻,甚至还特地做诗讽刺,结果等晚年呢,因为身体不适,在吃过几次丹药后,却也陷进去了。由此可见,丹药这东西,无论信不信,真的是不能沾。

    赵瑶看田仲说的这么严肃,不由也重视起来,说道:“那下次我进宫给母后说一声,让她心中有数。”

    “这倒不用,有今天这么一出,你哥是绝对吃不下那丹药的。”田仲和赵孟一起长大,素来知道赵孟那家伙干净的要命。

    赵瑶也想起他哥那毛病,不由捂嘴偷笑,“我哥今下午肯定被你气死了。”

    “没事,气完他我特地又请他吃了一顿,把他哄好了。”田仲丝毫不在意道。

    “你还真是……”赵瑶摇摇头,简直不知道说田仲什么好了。

    过了两日,赵孟果然找了个借口把青云观观主送了回去,从此再不提丹药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