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127、别当着皇帝面吹牛
    信武侯府

    田仲手里拿着一只布老虎, 趴在小田瑞旁边,晃着布老虎逗道:“瑞儿, 来, 来抓老虎!”

    小田瑞睁着大眼睛看了看, 迷惑的看着田仲。

    “宝贝,来抓啊~”田仲晃着布老虎,努力引起儿子的注意。

    小田瑞给面子的伸手够了够, 没够到,接着迷惘的看着田仲。

    “我的儿, 你翻个身, 翻个身就能够着了。”田仲哄道。

    小田瑞却只是看了一眼, 就接着自己玩自己的。

    “唉, ”田仲叹了一口气。

    俗话说“三翻六坐八爬”,他儿子现在都快四个月了, 却一点翻身的意思都没有,这不能不让头一次当爹的田仲着急。

    田仲点了点他的小鼻子,“儿啊, 你咋这么懒呢,太医都替你看了说你会翻身了, 你怎么就不肯翻一下呢!”

    小田瑞还以为田仲在逗玩, 顿时对田仲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田仲看儿子兴致不错, 又从旁边拿了一个拨浪鼓逗他翻身。

    正逗着,外面传来一声通报。

    “侯爷,钱尚书大人求见。”

    “钱尚书?”田仲疑惑的抬头, 对外面问道:“他是自己来的,还是奉了公差?”

    外面通报的人禀报道:“钱大人是自己来的,并未说奉公差。”

    这老狐狸不是奉公差来找他干嘛,田仲心里奇怪,对外面的人说:“叫他过来吧!”

    “是,侯爷。”

    田仲接着拿着拨浪鼓逗儿子玩,既然不是奉公差,那他就没必要亲自去迎了。

    “宝宝,来,看拨浪鼓,”田仲拿着拨浪鼓摇了摇,引诱这小田瑞来抓。

    小田瑞对能“咚咚”响的拨浪鼓显然更感兴趣,伸手来够拨浪鼓。

    田仲忙一边敲着一边往外移,“来,宝宝,翻身来够够。”

    小田瑞这次倒很给面子,努力神手去够田仲手中的拨浪鼓。

    “对,就这样,翻个身。”田仲鼓励道。

    可惜小田瑞却没能明白田仲的意思,依旧躺在床上努力在伸手够田仲手中的拨浪鼓。

    “翻身啊,宝贝,翻下身就能够着了。”田仲急道。

    小田瑞充耳不闻,依旧执着的伸着手。

    “侯爷好兴致。”钱尚书一身常服,从外面走进来。

    “尚书大人怎么有空来本侯府上?”田仲把拨浪鼓塞到儿子手中,抱起儿子。

    “有些日子没见侯爷,心里挂念,这不来看看侯爷。”钱尚书笑呵呵的走过来,也没用田仲招呼,直接找了个旁边的位子坐下。

    “小世子可好?”钱尚书坐下,对田仲怀里的小田瑞晃晃手。

    小田瑞大概头一次见陌生的老爷爷,好奇的瞅了瞅。

    田仲看儿子感兴趣,就让儿子坐在自己怀里,用手托着他,让他看着钱尚书玩。

    钱尚书年纪大了,也越发喜欢孩子,又逗了逗小田瑞,然后说道:“侯爷这些日子一直在家看小世子,倒也没见出来走动走动。”

    “本侯现在是有子万事足,光看他都忙的不行,哪有时间出去。”田仲笑着说。

    “抱子弄孙确是人伦之乐,不过侯爷如此年轻,也该多听听外面的消息才是。”钱尚书劝道。

    “钱大人这话说的倒是话里有话,有事不妨直说,你知道本侯向来懒的给别人绕圈子。”

    “既然侯爷这么说,老夫就实话实说,老夫来,确实有一事相求。”

    “有事相求?”田仲顿时笑了,“尚书大人位高权重,为文官之首,有什么事用的着求我一个赋闲在家的勋贵。”

    “老夫虽然有些实权,可这事事关重大,也非老夫能及,还得劳烦侯爷出手……”

    “好了,你别捧我,能让你开口,肯定不是小事,你先说说什么事。”

    钱尚书凑到田仲跟前,小声说:“侯爷这些日子没进宫也没听朝中的事吧?”

    “你这不废话么,本侯自从请辞,这两个多月连侯府都没出过,哪有空听外面的事。”

    “老夫就知道侯爷肯定不知道。”钱尚书抚着胡子说。

    “你有话就快说,别卖什么关子。”田仲看了钱尚书一眼。

    钱尚书果然不再卖关子,给田仲说了一件事。

    “什么,你说赵孟突然信上了方士!”田仲大惊。

    “没没没,”钱尚书忙摆摆手,“只是接了道士安置在皇宫外院。”

    “他接的?”田仲瞪大眼睛。

    钱尚书勉强点点头,“自然是陛下点头了。”

    田仲突然觉得自己问了个蠢话,要没赵孟点头,谁敢让道士进宫,哪怕是外院,就说道:“你们难道就不知道劝谏一下。”

    “这个我和几位尚书自然是隐晦的提了一下,可陛下装没听到啊!”钱尚书无奈。

    “那就直接说,这么大的事,难道还要藏着掖着。”田仲无语。

    “可陛下一没信道,二没对道士进行封官,我等身为臣子,就算想劝谏也没理由啊!”钱尚书无奈。

    “等等,你刚才说赵孟信方士了,这又说他没信道,那他咋信方士了,他要只是在宫里修了个道观,请个道士,这也没什么吧,宫里历朝历代都有佛堂道观,太后娘娘还信道呢,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吧!”

    “可是陛下是让他炼丹啊!”

    “你不早说!”田仲一惊,“快从头到尾给我细说说。”

    钱尚书把事情从头给田仲说了一遍,原来前些日子赵孟带人出宫微服巡查民情,回来的时候有些累了,就在京郊的一家道观歇脚,然后遇见了道观的观主,和道观观主一番交谈后,赵孟居然对这位观主很是欣赏,回来后过了几日,就让人请到皇宫外院的道观了。

    “欣赏?莫非这位道观观主炼丹很是厉害?”田仲问道。

    “侯爷想必也听过这位观主的名字,就是京城外郊青云观的观主。”

    “居然是他!”田仲很是诧异,要是这位,还真不是什么假道士,青云观历史悠久,相传为老子坐化之处,一直是道门圣地,青云观的观主,更可谓是道门领袖,而且这位青云观的观主,田仲也认识,知道确实有几分真本事,尤其是医术,简直比太医也不差,只不过这青云观观主这老头有个怪癖,就是特别爱炼丹。

    当然对于道士来说,这不算怪癖,只能说是一项技能。

    想到这,田仲嘴角抽了抽,看着钱尚书,“青云观那老头爱拉着别人吹他的丹药,他不会恰巧拉了赵孟吧!”

    钱尚书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

    田仲扶额,“青云观那老头现在快吓死了吧!”

    “秦观主并非奸佞之人,只是爱好使然,如今陛下下令,他自然也很是惶恐。”钱尚书对此也有些哭笑不得。

    “不作就不会死啊!”田仲感慨了一句,又问道:“那这件事道门知道了不?”

    “自然也是知道了。”

    “道门怎么说?”

    “当然是想办法阻止,毕竟道门也并无把握,万一弄不出来,陛下又不好糊弄,这可是欺君之罪。”

    “所以你们来请我做说客。”田仲算是明白钱尚书来干什么了。

    “侯爷和陛下一起长大,知根知底,说起来总能少几分忌讳。”

    “行了,这事本侯知道了。”田仲知道这事事关重大,倒也没推辞,直接应承下来。

    “多谢侯爷,那老夫先告退。”

    田仲摆摆手,“我就不送尚书大人了。”

    钱尚书走后,田仲抱起儿子,蹭了蹭儿子的小鼻子。

    “宝贝,看到了么,千万别吹牛,尤其别在皇帝面前吹牛,要不他不小心当了真,那可就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