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126、二更
    过了两日, 赵孟果然准了田仲的折子,而吏部一收到朱批的回折, 也动作迅速的替田仲走完了致仕的各种公文, 隔天就给田仲下了致仕的调令, 让朝中一些七老八十想要致仕却苦等不来调令的官员瞠目结舌。

    原来致仕也能如此之快!

    一众年纪大的老臣顿时望向吏部。

    吏部众人:……

    田仲接到致仕的调令后,就去翰林院把东西取了,顺便还请翰林院众人吃了一顿散伙饭, 算是感谢众人对他的照顾。

    翰林院的众人以前对田仲忌讳不已,现在田仲要走了, 反而觉得田仲没那么可怕了, 一个个倒是和田仲热乎起来, 所以这一顿散伙饭倒是吃的宾主尽欢。

    吃完散伙饭, 田仲算是彻底结束了自己的翰林生活。

    田仲自从请辞后,就彻底放下了朝中之事, 呆在府里陪陪夫人,逗逗儿子,写写书, 日子过的好是一个悠闲。

    这日,田仲和往常一样在大柳树下陪着儿子玩, 赵瑶从外面香汗淋淋的走过来。

    “回来了?”田仲看赵瑶热的这样, 忙让她坐下, 从旁边拿了个扇子给她大力扇了扇。

    “没事,只是出了马车进院子有些热,你看着瑞儿吧, 银月。”赵瑶叫道。

    银月去屋里放下东西,立刻带着两个宫女出来,给赵瑶打扇子。

    赵瑶凉快了一会,看身上热气散了,把外衣脱下,接过银月递来的湿帕子擦了擦脸和手,看着身上干净了,这才从田仲怀里接过小田瑞。

    “瑞儿,想娘了没有。”赵瑶抱着儿子笑着问道。

    小田瑞还以为他娘在逗他玩,咧嘴一笑,顿时口水从嘴里流出来。

    “我的儿啊,你咋又流口水了。”赵瑶忙拿起旁边干净的软布巾,替儿子擦了擦嘴。

    “咱儿子八成是要快长牙了,我看他这几日一直在吹口水。”田仲说道。

    “长牙?他还不到三个月,就要长牙了,这么快?”赵瑶忙瞅了瞅小田瑞嘴里。

    “刚才太医来请平安脉,我问了,大部分孩子三个月开始出牙尖,不过真要长出来,只怕得好几个月了。”

    “原来这样,我以前也听嫂子说过,说孩子长牙的时候容易出口水,看来咱儿子真要长牙了。”赵瑶虽然没从儿子嘴中看到一点牙,不过还很是兴奋的对儿子说:“宝宝要长牙了,以后就能吃东西了。”

    小田瑞动动嘴,口水又流出来了。

    赵瑶忙拿着布巾又给他擦了擦。

    田仲从旁边拿了一块备好的干净布放赵瑶旁边,预备着他儿子再流口水,然后在赵瑶旁边坐下,随口问道:“五皇子怎么样?”

    赵孟昨日又新得了个皇子,赵瑶身为皇子的亲姑,自然要进宫看看。

    “孩子长的还不错,只是早产,身子骨弱了些。”

    “怎么早产了?”田仲问道。

    “谁知道,不过孩子看起来还好,应该能养的活。”赵瑶不甚在意的说,毕竟只是一个婕妤生的,又非嫡非长,赵瑶也就去看看孩子,至于别的,她才懒的过问呢。

    赵孟之前已经有四个了,田仲自然也没多上心,听到孩子没事,也懒得多问,只是感叹了一句,“生在这么热的天,孩子也是受罪。”

    “这倒是,生在这大热天,无论是坐月子还是孩子,都遭罪。”赵瑶深有体会。

    自从有了小田瑞,两人怕冰着孩子,这两个月一块冰都没敢用,全靠在树底下乘凉和打扇子,再没人比他们清楚这时候生孩子有多遭罪。

    当然这也是田仲和赵瑶两人仔细,其他人倒未必有他们这么讲究。

    田仲和赵瑶说了一会话,看小田瑞睡着了,两人就抱着孩子进了屋。

    赵瑶抱着孩子进里屋一起睡觉,而田仲,则在外间干他每天的副业——编书。

    一个时辰后

    小田瑞一泡尿把自己尿哭了,赵瑶自然也醒了,忙把儿子扒了个精光,让旁边宫女收拾,然后抱着光溜溜的小田瑞哄了起来。

    “怎么哭了?”田仲在外间问道。

    赵瑶抱着儿子走到外间,哭笑不得的说:“一泡尿尿了半张床,然后自己睡的不舒服哭了。”

    “哎吆,我的光腚儿子,你咋这么有本事呢!”田仲在小田瑞光屁股上拍了一下。

    小田瑞大眼睛中的金豆豆还没掉完,一皱鼻子,顿时又要哭。

    “奥奥,不哭不哭,瑞儿乖,”田仲忙哄了哄,对赵瑶说:“看来还没睡醒,有些娇气。”

    赵瑶让宫女拿了个薄抱被来,把小田瑞包起来,然后拍着让他睡觉。

    果然,小田瑞闭上眼,吧唧吧唧嘴,又睡着了。

    “这小家伙,闹腾完别人自己倒又睡了。”田仲摇摇头,让人把摇篮车抬过来,等小田瑞睡熟后,赵瑶轻轻把他放到摇篮车里。

    赵瑶被吵醒了也没什么睡意,索性也不叫奶娘,自己在摇篮车旁看着儿子,而田仲,接着写自己的书。

    一时间,屋里三人,静谧而美好。

    不过很快,这氛围就被田仲打破了,只见田仲一会咬咬笔杆,一会写几个字,一会又突然把写了字的纸柔成团扔在旁边的纸篓里,弄的正在摇篮旁一脸温柔看儿子睡觉的赵瑶都不由抬起头。

    “夫君,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纠结我下面要写什么。”田仲苦大仇深的看着桌子上的白纸。

    “纠结?”赵瑶不解。

    “我这本书是分五个部分写的,当初写到第四个部分中间了,前几日我把第四部分顺着编完了,今天到最后一部分了,可是我忘了我当初最后一部分要打算写啥了?”田仲无奈的抬头。

    “什么,可你不是恢复记忆了吗?”赵瑶顿时紧张的问道。

    “和失忆无关,我只是隔的太久忘了,”田仲看赵瑶担心,忙解释道:“当初刚开始写这本书还是六年前,那时是我心情不好,天天昏昏沉沉的,想找个事不让脑子乱想,才一时兴起写了这本书,所以当时是写到哪算哪,许多事也只是记在脑子了。这六年过去,你觉得我怎么可能还记得当初想了什么!”

    赵瑶听了,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怎么会这样,钦天监那些人好不容易才等到你恢复记忆,想着你把后面那些写出来,那现在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接着往下编呗!”田仲挠挠头,继续想最后一部分。

    在废了一刀纸后,田仲看着满满一纸篓纸团,无语望天。

    这书最后要怎么写啊!

    好在最后田仲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既然忘了最后要写什么,那不如把前四部分总结一下,就当成第五部分,反正他最后也记不得了,这样一本书也不会显得不完整。

    于是,田仲就把书从头梳理一遍,废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把这本“天书”写完了。

    写完书后,田仲就让人去通知钦天监的姜监正,姜监正听闻书写好了,立刻就带人来了。

    “这就是整本‘天书’?”姜监正爱不释手的翻着书。

    田仲有些心虚的应了一声。

    “那注释?”姜监正忙问道。

    “还需要些时日,我写完会让下人送到钦天监。”

    姜监正大喜,忙把书揣袖子里,“那老夫先拿回去给那些人看着,等侯爷写完注释,他们研究透了,就开始修订,然后再找工部的匠人刊印。”

    “这些你看着办好了。不过等印完,送一本来我看看。”田仲说道。

    “这是自然,侯爷放心。”姜监正一口答应下来。

    “那没什么事,我就不留监正大人了。”田仲看着姜监正心神已经完全在那本书上了,就打算送客。

    姜监正自然也急着回去,当即就要往外走,只不过走了两步,突然停下,又跑了回来,目光灼灼的看着田仲。

    田仲一看姜监正的目光就觉得不好,警惕的说:“书我编完了,你还要干什么?”

    姜监正搓着手,讨好的说:“侯爷如今致仕了,想必最近很有空吧!”

    “没,本侯最近忙着看孩子,忙的很,一点空都没有!”田仲断然否认道。

    “孩子不是有公主殿下和奶娘么,怎么会忙着侯爷。”姜监正不信。

    “本侯是孩子的父亲,岂能不看孩子。”田仲义正言辞的说。

    姜监正一噎,小声嘀咕,“那也应该有空吧!”

    “本侯没空,管家,送客!”田仲对外面叫道。

    姜监正一把拉住田仲袖子,“再编一本怎么样,就一本。”

    田仲努力把袖子从姜监正手里抽出来,“编什么,本侯要看儿子!”

    “就再编一本星象,”姜监正不肯放手,祈求道:“侯爷连星孛都能预测,再编一本星象吧!侯爷,这可是名垂青史的事啊!”

    “本侯已经名垂青史了,管家,快送客!”

    原公主身边大太监,现信武侯府管家匆匆走来,带着两个小太监不容分说的把姜监正“客气”的送出了大门。

    等姜监正被送走后,田仲才松了一口气。

    他自己连星象都弄不懂,还编书,编毛书啊!

    田仲摇摇头,回后院陪儿子玩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