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121、洗三
    第三日, 信武侯府门大开,前来恭贺的人络绎不绝。

    后院

    “这就是哀家的小外孙, 长的可真好!”太后一看到小田瑞,就抱着舍不得撒手。

    皇后在旁边看了看,笑着对床上正坐月子的赵瑶说:“这模样有些随妹夫,嘴和鼻子却像极了你。”

    赵瑶闻言笑道:“皇嫂好眼力,夫君也是这么说的,可我昨日抱着看了好久, 硬是没从他那巴掌大的脸上看出像谁。”

    “你那眼头, 看谁不一样!”太后逗着小外孙在旁边插了一句。

    皇后扑哧一声笑了,“母后不说, 儿臣倒差点忘了皇妹这不认脸的毛病了。”

    “不都一个鼻子两个眼么, 有什么不一样的。”赵瑶底气不足的反驳道。

    “要你这么说,天底下人岂不是都一样了。”皇后笑道。

    “除了认识的人,我还真看谁都一样。”赵瑶随口说道。

    “你呀,也亏得咱家和田家人口简单,要不真去了那种人口繁茂的大家族,你连人都认不清,可怎么办!”太后抱着小田瑞, 有些担忧。

    皇后顿时笑了, “母后担心这个干嘛, 不说皇妹现在已经嫁入田家,就算嫁了别家,凭皇妹的身份, 又有几个需要她认。”

    “这倒也是,”太后把这一点担忧抛到脑后,接着逗怀里的小田瑞。

    皇后看完孩子,走到赵瑶床边坐下,陪着赵瑶说话。

    “我看妹夫这次是高兴坏了,从进门,脸上的笑就停过。”

    赵瑶想起田仲这几日也有些好笑,“你是没见瑞儿刚出生那日,他抱了一天,晚上睡觉都没舍得放手。”

    “看来妹夫是真喜欢孩子。”

    “可不是,昨天瑞儿白天睡了一天,晚上闹腾起来,折腾了大半夜,他哄了大半夜,却一点都不烦,比我这当娘的都上心。”

    皇后打趣道:“那皇妹可要好好养好身子,再和妹夫多生几个。”

    “这倒不急,我昨日看夫君这么喜欢孩子,也是和他这么说的,可他却说生孩子太近容易损伤身子,还担心两个孩子相差不大照顾不好,所以打算等瑞儿大一点再说。”

    “妹夫是个会疼人的。”皇后听了也有些羡慕,“生孩子确实伤身子,是得好好养两年。”

    赵瑶想起皇后这几年也一直调理着身子,问道:“嫂子身子怎么样了?”

    “太医说已经大好了,可你哥被我当初生姜儿时吓坏了,再加上如今姜儿聪慧伶俐,你哥大概不愿再冒这险了。”皇后语气中带着稍许遗憾。

    “哥哥也是为嫂子和姜儿着想。”赵瑶知道她大哥最是疼姜儿,对嫂子也很是满意,自然不愿意嫂子再以身犯险。

    “是啊,所以我也想开了,反正如今姜儿都十岁了,再过几年就取太子妃,我还生什么,不如等着抱孙子孙女。”皇后笑着说。

    “嫂子能这么想就好了,”赵瑶顿时轻松起来,笑道:“看来过几年我就能当姑奶奶了。”

    皇后也笑了,“那你可要准备好见面礼,我家姜儿来了你这一趟,回去项圈玉坠都没了,我一问,你知道他怎么说,他说都送小表弟当见面礼了。”

    赵瑶听了也乐了,“难怪夫君抱着瑞儿一直说瑞儿是招财童子,原来是这个。”

    两人在这边说着,那边太后已经叫身后的嬷嬷把她带的那些东西都拿了上来,开始给小外孙打扮。

    太后拿着一个绣着老虎的虎头帽给小田瑞带上,对旁边的嬷嬷笑道:“看我们小瑞儿带着虎头帽多有精神!”

    嬷嬷在旁边附和着:“小世子肯定能像小老虎一样壮士。”

    太后听的满意,又解开抱被把带的虎头鞋给小田瑞穿上,然后拿着一个布老虎逗他玩。

    小田瑞还不清楚老虎是什么,也不害怕,抱着老虎啃起来,太后顿时笑了,“这孩子,还真是什么都往嘴里送。”

    “能吃是福,小世子能吃才能长的壮。”嬷嬷笑着说道。

    “你说的有理,”太后心情大好,看了下时辰,对床上的女儿说:“前边应该快准备好了,娘带瑞儿过去,你在屋里别出去,小心见了风。”

    赵瑶知道她坐月子不宜见风,点点头,“外面有劳母后和嫂子了。”

    皇后拍拍赵瑶的手,然后簇拥着太后出去。

    太后抱着小田瑞到了前院,前院的“收生嬷嬷”果然已经准备好了,见到太后来,众人忙行礼问安。

    太后叫众人起来后,把手中小田瑞给收生嬷嬷,收生嬷嬷小心的接过,开始给小田瑞主持“洗三”。

    收生嬷嬷抱着小田仲走到盆前,把抱被解开,然后拿起旁边的葱,沾着盆了的水轻轻在小田瑞屁股上拍着三下,笑着念叨:“一打聪明,二打吉利。”然后把葱扔到屋顶上,抄起水,摸了摸小田仲的头,念叨,“洗洗头,做公侯,”接着摸腰,“洗洗腰,一辈更比一辈好”,最后摸了摸脚,“洗洗脚,脚踩祥云步步高。”

    收生嬷嬷念完词,看向太后,太后身为姥姥,自然要第一个添盆,太后走上前,亲自从袖中掏出一个金如意放了进去,收生嬷嬷顿时念叨:“金如意,事如意,事事如意。”

    皇后作为娘家嫂子,也上前,放了一袋金银馃子进去,收生嬷嬷接着念叨:“左有金,右有银,一生富贵不愁钱。”

    然后其他前来的一些诰命夫人也纷纷上前,把一些吉利的东西放到盆里,很快,盆里被装了大半,里面的艾水甚至都溢出来了,收生嬷嬷大喜,吉祥话更是一句接一句。

    等所有人都添完盆后,收生嬷嬷抱着小田瑞,轻轻把他放到盆里。

    小田瑞一沾水,顿时“哇——”的一声哭起来。

    收生嬷嬷忙笑着说:“贵人响盆!”

    然后轻轻把小田瑞洗了洗,用抱被重新包好,递给田仲。

    田仲忙接过,心疼的哄了哄,等小田瑞不哭了,看向赵孟。

    赵孟从旁边拿了一把金剪子,走过来给小田瑞履行当舅舅的第一个职责“剃头”。

    “剃好看点!”田仲看着赵孟拿剪子笨手笨脚的模样,心中警铃顿时大起。

    赵孟瞪了田仲一眼,他又不是剃头匠,又没给别人剃过,居然还敢嫌弃。

    不过虽然这么想,赵孟还是轻轻的拉起小田瑞薄薄的那层胎发,小心翼翼的剪了两下,意思了一下,然后把那两撮胎发放到荷包里,系在小田瑞的脖子上。然后摸了摸小田瑞的头念叨:“舅舅剃头,福禄寿全,前剃宰相,后剃状元,绫罗绸缎,样样俱全。”

    赵孟的话刚落,田仲就对着小田瑞笑道:

    “瑞儿,快谢恩。”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我好像低估了我回来的速度,捂脸,今天下午回来,只来的及码了今天的更新,昨天的更新看来只能明天补上,顶锅盖,明天一定补上,晚安,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