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116、耍嘴皮子的田仲
    “你说什么!”孙梧转过头脸色铁青的看着周靳。

    周靳梗着脖子, “凭什么送走蝶儿, 又不关她的事!”

    “不关她的事!”孙梧气的反问,“那你说这些日子的事是谁引起的?”

    周靳一噎, 不满的嘀咕,“还不是孙氏闹腾的, 不就纳个妾么,我又没宠妾灭妻。”

    “感情这事还是我妹的错了, ”孙梧一听火了,一把扯起周靳的衣裳,“你要是纳个正经人家的姑娘为妾, 我妹多说一句, 那是她不贤惠, 可你纳的是什么人,是个窑姐,你不嫌丢人,我孙家还嫌丢人!”

    “不许你这么说蝶儿, 蝶儿也是好人家出来的,只不过是被他爹那个赌鬼卖了。她也是个可怜人。”

    “她可怜?她可怜我妹不可怜, 你在边关一呆就是三载, 我妹一个人伺候公婆,照顾孩子, 还得管着一大家子,好不容易等你回来,结果你还带个窑姐打她脸, 周靳,你还有点良心么!”孙梧扯着周靳吼道。

    周靳气势一弱,“夫人这些年自然也是辛苦了。”

    “你这句还像个人话,”孙梧松开手,“行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了,那窑姐你找人送走,看在几个外甥的面上,我孙家也不多说什么,你去接我妹妹回来好好过日子,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孙梧觉得自己已经够通情达理了,要不是看几个孩子的面和周孙两家多年的交情,这事怎么也不可能这么简单算了。可谁知周靳一听却怒了。

    “你们说来说去还是想逼着我把蝶儿送走是不,我就不明白了,她就一弱女子,怎么碍着你们了,你们就非和她过去!我以前也不是没纳过妾,蝶儿不就出身差些,你们怎么就非抓着这一点不放。”

    孙梧一听火蹭的一下又上来了,“你让个窑姐进门还有理了,你去京城各家族问问,谁家会让一个青楼女子进门,哪怕再喜欢,弄个外室也就算了,你却带着她要进门,你周靳不怕丢脸,我妹妹可丢不起这个人!”

    “可她现在已经不是了,我已经给她赎身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这点不放!”周靳也不甘示弱的怼起来。

    “你是给她赎身了,可她当初是晋中的花魁,你觉得你给她换个身份别人就能不说!”孙梧简直对周靳的自欺欺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周靳顿时恼羞成怒,“还不是孙氏张扬的,要不是她说出去谁知道。”

    孙梧再也忍不住了,上去对着周靳一拳,“你当天底下有不透风的墙,我妹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你在晋中做那些事,京城谁不知道!”

    周靳没想到孙梧突然动手,顿时被打了正着,身子一疼,也恼了,“你居然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脑子不清楚的,也不知那窑姐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连最基本的礼义廉耻都忘了!”孙梧恨恨的说。

    “不许你叫再叫她窑姐!”周靳气的推开孙梧。

    “好,好,你这是还护着她!”

    “我就护着你怎么着!”

    “我不怎么着,我揍你!”孙梧一脚踹向周靳。

    周靳用脚一挡,也恼了,直接和孙梧打了起来。

    两人顿时打成一团。

    孙梧和周靳都是将门之后,两人手上功夫都不弱,又憋着火气,打起来自然也没什么留手,看的一旁的周老将军心惊胆战,大声喝道:“快住手,你们两个小子要干什么,都是自家亲戚,还不快停手!”

    周靳和孙梧却仿佛没听见,依旧你一拳我一掌。

    周老将军气的拿着拐杖戳着地咚咚响,对外面喊道:“来人,还不快把他们两个分开!”

    外面立刻进来几个下人,只不过下人看到打架的是自家老爷和舅老爷后,有些懵,不由束手束脚起来。

    “快把他们分开啊!”周老将军对下人吼道。

    下人们这才反应过来,忙七手八脚的上去打算把两人拉开。

    可下人不过是普通仆役,两人却都是将军,哪里是他们能拉开的,几个人非但没拉开两人,反而还挨了几下。

    “一群废物!连个人都拉不开!”

    周老将军气的拄着拐杖就要自己上。

    “老太爷,您不能上,您身上有伤!”几个仆人一看周老将军要过去,忙拦着。

    周老将军被拦着,看着还没停手的两个人,气的叹气,“作孽啊!”

    就在这时,周管家从外面带着几个人走进来,其中一个人看到正在打架的周靳和孙梧,二话不说,直接上去一人一掌,将两人劈开,对两人呵斥道:

    “当着长辈的面斗殴,像什么样子!”

    两人被分开后,正怒气冲冲看是谁多管闲事,却在看清来人时顿时蔫了,忙抱拳道:“见过侯爷!”

    来人正是田仲!

    ……

    一盏茶后

    田仲和周老将军坐在主位,下首坐着鼻青脸肿的周靳和孙梧。

    周老将军看了两人一眼,“家门不幸,让侯爷见笑了。”

    田仲转头看着周老将军,“老将军,本来这事是你和孙家的家事,按理说本侯不该过问,也管不着,可如今周孙两家正好掌着晋中的兵权,若你两家起了间隙,只怕于边关不利,圣上特让本侯来看看,本侯也不好推辞,所以本侯来多嘴几句,还望老将军不要嫌本侯多管闲事。”

    周老将军叹了口气,“想不到连圣上都惊动了,实在是……唉,有劳侯爷替老夫管管这个孽畜了。”

    田仲微点头,看着孙梧和周靳,“你俩也是有能耐了,大舅子和妹夫当着亲家公的面打架,怎么样,打完了想出怎么解决了么?”

    孙梧和周靳低着头,不说话。

    “说说吧,到底什么事,让你们两个闹到动手的程度。”田仲淡淡的说。

    孙梧周靳两人对视一眼,开始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田仲听完了两人的各执一词,大体上中和了一下,问道:“也就是周靳你在晋中一青楼看上一个花魁,然后就替她赎了身,后台又把她带回来,想立她为姨娘?”

    “末将是看她可怜,她被她那赌鬼爹卖进青楼,又不得不在青楼对着人强颜欢笑,末将才替她赎了身……”周靳说道。

    “等一下!”田仲打断周靳,“凡是被卖进青楼,除了拐子拐的,剩下的都是爹娘卖进去的,哪个不是对着客人强颜欢笑,你怎么偏偏可怜她?”

    周靳一噎。

    田仲接着问道:“整个青楼都是,甚至全天下青楼都是,你为什么就赎她一个?”

    孙梧噗嗤一声笑了,在旁边嘀咕道:“见色起意就直说,不就瞅见人家长的美就想买下么,说的自己像个英雄似的!”

    周靳顿时涨红了脸。

    “还有,你既然只是想救她,那赎她出来后为什么不给她找个好人家反而让她给你做妾呢,你这不是挟恩为私么!”田仲说道。

    “这……她是自愿的,她说想跟末将一辈子!”周靳忙辩解道。

    “就算她是自愿,她可能也只是觉得你对她的恩情太重,她无以为报,才会以身相许,可你既然只是想救她,怎么能贪图她的报答呢,常言道宁为穷人妻不为富人妾,你怎么能就心安理得把她收房呢!”田仲反问道。

    周靳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