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110、里子面子
    “而且不止是钱的事, 当初朝廷和柔然对峙多年, 常有征战,不单军械物资, 人更是折的厉害,朕曾算过, 这三十年里,朝廷光折在北方的兵力, 就有五十万之多,这可都是从北方各地抽调的青壮,北方人口是不少, 可也撑不起这样的消耗。”赵孟又补了一刀。

    田仲趴在桌子上, 直接不起来了, “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这仗神仙也没法打,你还吃饱了撑的找我来商量干嘛!”

    “你当朕不清楚, 可你手底下那些将领现在嗷嗷的想打啊!”赵孟无奈的说。

    “别,那不是我的手下, 我现在已经不是大将军了, 你现在是皇帝,那都是你的将领!”田仲抬起头反驳道。

    他才不接这锅呢!

    赵孟看着田仲不上钩, 故意说道:“那朕可和谈了。”

    “想和谈你就和谈,”田仲不在意的说,“打仗是为了保家卫国, 和谈是为了休养生息,两者各有优劣,端的看什么时候哪个更合适,哪个对朝廷天下更有利。”

    “你和柔然打了这么久,朕要和谈,你难道不觉得心里憋屈?”

    “我去打仗本就为了守护疆土,护住后方的百姓,如今可以不打仗就让百姓安居乐业,何乐而不为,有什么憋屈的?”田仲斜了赵孟一眼,“你要把天下能治成盛世,威震四方,让柔然都不敢来犯,我不但不憋屈,还觉得痛快呢!”

    赵孟一噎,被田仲堵的说不出话来。

    田仲看着赵孟脸被憋的发黑,心里暗笑,叫你套话,不就想让他表态好压制朝中那些主战的么,他又不闲的,干嘛多事!

    “朕已经打算和谈了,如今北方之地刚安稳了几年,正是休养生息的关键时候,不能再大动干戈,可朝中这些将领却并不明白朕的苦心和朝廷的难处,一味想要作战,你说该怎么办?”赵孟看田仲一直不接话,索性把事情直接摊开。

    “你就直接告诉他们户部没钱,北方没人,不就行了!”田仲撇撇嘴。

    “你!”赵孟拍桌子,“这事你让朕怎么说出口!”

    “你又要面子又要里子,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田仲也拍桌子。

    两人瞪着眼看着对方。

    良久,两人别过脸,接着谈。

    “直接说不行,这样别说户部,就是朝廷的脸都没地方搁。”赵孟说道。

    “那就隐晦点说,你不说他们那群直肠子压根想到这些,你信不信他们一直闹腾!”

    “你就不能压压他们?”赵孟看着田仲。

    “压?武将就指望着打仗建功立业,而且他们天天在北方守城,你当不辛苦啊,既然守城也是辛苦,打仗也是辛苦,那些家伙干嘛不打仗选择守城?再说,当初以军功定考核,可是令尊提的!”田仲一句话堵回去。

    “可你军中也没实行过啊!”赵孟反驳道。

    “没实行过可朝廷的法令也在那,在军中,没有战功,哪怕守城再久,也很难升迁,这难道不是常态?”

    赵孟沉默了一会,“要是隐晦点,怎么说?”

    田仲对旁边的大太监李安召召手,李安忙过来,“侯爷?”

    “去拿纸笔来。”田仲吩咐道。

    “是。”

    李安出去,过了一会,端着文房四宝进来,放在桌子上。

    田仲提起笔,在纸上刷刷写了几个字:

    户部缺钱,兵部缺人,打屁仗,和谈!

    “这就是你所谓的隐晦点?”赵孟咬牙。

    “写总比说隐晦点吧!”看赵孟被气的七窍生烟,田仲忙改口,“那群家伙,你再隐晦了他们看不懂,岂不是白说了。”

    “难道就真没其他隐晦点的法子?”赵孟看着眼前的纸,怎么都觉得拿不出手。

    “有啊!”

    “什么法子?”赵孟忙问道。

    “你看朝中谁主战的呼声最高,编个罪名,直接把他下狱,保证明天那些武将都明白了。”

    “如此朕岂不成昏君了!”赵孟顿时气结。

    田仲眼瞅向桌子上的纸。

    赵孟拿起纸,愤愤的塞到袖子里。

    信武侯府

    田仲扶着赵瑶进了内室,在床上坐下,又替她拿了个枕头放在后面倚着,“累不,要不先睡一会?”

    “现在日头都快落了,还是等用过晚膳再睡吧,要不还得在起来。”赵瑶说着,突然干呕了一下。

    田仲忙从旁边柜子里拿了一罐梅干,放在赵瑶手边。

    赵瑶拿了一个梅干放在嘴里,把那股呕意压了下去。

    田仲轻轻替她拍了拍后背,“这几日反应怎么越来越厉害了?”

    赵瑶咽了一个梅干,终于舒服了些,“没事,太医和母后说这是正常反应。”

    “以后难道要越来越厉害,一直到生?”田仲心顿时提起来了。

    “应该不会,母后说当初怀我和我哥,吐到四个月就好了。”赵瑶想起今天从她娘和她嫂子那取的经。

    “那岂不是还有两个月,你身子怎么受的了。”田仲心疼的说。

    “夫君放心,我这不是好好的么,”赵瑶反而安慰田仲,“你看别人怀孕也都这样,不都没事么!”

    田仲想起好像确实没有因为害喜出事的,这才微微放下心,握着赵瑶的手,“只是苦了你。”

    赵瑶却摸了摸肚子,一脸幸福的说:“想到这里面有咱们的孩子,我就觉得吃再多的苦都值得。”

    田仲也伸手摸了摸,轻轻的说:“小家伙,乖一点,不许闹你娘,要不出来打你小屁股!”

    “他那么小,怎么能打呢!”赵瑶顿时护犊的说。

    田仲心虚的摸摸鼻子,“我就说说而已。”

    赵瑶这才开心起来。

    田仲看着赵瑶,突然觉得等孩子出生后,他的一家之主的地位可能要保不住了!

    两人聊了一阵孩子,赵瑶打了个哈欠,忽然想起上午的事,问道:“我哥上午和你说什么要紧事,还特地去偏殿?”

    “柔然三日前递了国书,想要和谈,你哥问了下我的意思。”

    “什么,柔然和谈!”赵瑶声音顿时大了三分。

    “不是什么大事,别激动,小心动了胎气。”田仲忙安抚道。

    赵瑶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问道:“我哥的意思是打算和谈?”

    “嗯。”

    “那夫君你?”赵瑶紧张的看着田仲。

    “你在瞎紧张什么,”田仲伸手握住赵瑶的手,“我也觉得现在适合和谈。”

    “夫君你不是一直和柔然不对付么?”赵瑶可是知道田仲对柔然有多敌视。

    田仲握着赵瑶的手,“我是和柔然不对付,甚至当初因为我哥的死恨毒了柔然,可和谈是两国大事,关系着天下苍生,岂能因不对付就枉顾其中厉害关系。”

    “这样岂不是太委屈夫君了?”

    田仲摇摇头,“算不上不委屈,天下久分必合,久合必分,战事也是一样,打久了就必须和谈,否则百姓无法得到休养生息,就会出更大的乱子,再说,我和柔然不对付,那是因为敌对,战场上本就你死我活,我哥当初战死,我也灭了准顸部,其实也算扯平了。”

    赵瑶看着田仲不像有心结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稍微放下心来。

    “不过我已经打算请假了,等过些日子,柔然的使者来京和谈,我就不参加了,省得看着膈应。”田仲揽着赵瑶说。

    赵瑶这才彻底放下心来,笑着说:“那正好在府里陪我。”

    田仲在赵瑶的额头轻轻亲了一下,“嗯,陪你,陪咱们的孩子!”

    后宫

    赵孟斜倚在榻上,看着手中田仲写的纸。

    旁边皇后正给小太子脱外袍,看赵孟这么纠结,就笑道:“夫君要看这张纸不顺眼,丢了就是了,一晚上举着,也不嫌手累。”

    赵孟晃了晃手中纸,叹了口气,“丢面子啊!”

    小太子脱了外袍,顿时松快了,噌噌的爬上榻,头凑到赵孟的手边,“父皇,上面写什么?”

    赵孟把手中的纸递给儿子。

    小太子接过,看着读了出来。

    “户部缺钱,兵部缺人,打屁仗,和谈!”

    旁边皇后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这是谁写的?”皇后忍着笑问道。

    “除了田仲那混蛋,还有谁!”赵孟没好气的说。

    “侯爷怎么会写这个?”皇后很是好奇。

    赵孟把上午的事说了一下。

    皇后听了更乐了,“侯爷还真是够直接的。”

    “直接的连面子都不要。”赵孟说了一句。

    “那陛下难道是打算要面子,像侯爷说的,拿个主战的臣子杀鸡儆猴?”皇后笑着反问道。

    “这怎么可能,朕若这么做了,与前朝的恒灵二帝又有何区别。”

    “妾身虽是妇道人家,可也知道要里子得实惠,而要面子,妾身却只听过一句,死要面子活受罪!”

    赵孟沉默了一下,“是啊,死要面子活受罪,何必呢!”

    “李安!”赵孟对外间叫道。

    李安匆匆从外面进来,“陛下,您叫老奴?”

    “把这纸给兵部尚书。”赵孟指了指小太子手中的纸。

    “是。”李安应了一声,小心从小太子手中接过纸,轻轻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