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108、媳妇怀孕,我要回京!
    “夫人, 怎么了?”田仲吓得一把扶住赵瑶, 大喊:“快传太医!”

    银月忙往外跑,去叫随船的太医。

    “殿下, ”旁边的宫女也吓得一窝蜂围过来。

    “呕——”赵瑶却吐的话都说不出来。

    田仲不知道赵瑶怎么了,不过不管是中毒还是吃的东西不对, 还是吐出来的好,忙轻拍赵瑶的背, 让她吐的更顺些。

    赵瑶一直把胃里的东西吐干净,终于好受了一些,旁边的宫女忙端来茶水, 让赵瑶漱了漱口。

    “可是吃了什么不对付的?”田仲焦急的问道。

    赵瑶拍拍胸口, 缓了口气, 脸上表情却有些怪异,似惊似喜还有一些不确定,突然转头问身旁的大宫女,“本宫上次是什么时候?”

    大宫女愣了一下, 反应过来顿时大喜,忙说:“殿下, 好像是上月初五, 今儿都十六了!”

    “这么说,本宫可能……”

    “夫人, 你是说你可能有喜了!!”田仲也反应过来,惊喜的看着赵瑶。

    “夫君你先别激动,还不知道是不是, 让太医来瞧瞧。”赵瑶其实也不大确定,毕竟她以前也没怀过,也不清楚有喜是什么感觉,只是在宫里看她嫂子和他哥那些嫔妃一呕吐就是有喜了,才会往这上面想。

    “对,对,是该先让太医瞧瞧。”田仲连连点头。

    田仲话刚落,银月就扯着太医从外面跑进来,“殿下,太医来了!”

    “微臣见过殿下,侯爷!”太医进来行礼道。

    “别多礼了,快来看看夫人。”

    “是。”

    太医把背上的药箱放下,旁边的宫女忙搬来凳子,太医坐下,从药箱拿出脉枕,放在桌子上,对赵瑶说:“殿下请伸手。”

    赵瑶把手放在脉枕上,银月拿了一个帕子盖上,太医伸出两指搭在赵瑶脉上。

    太医捻着胡子诊了一会,收回手,起身对赵瑶田仲恭喜道:“恭喜殿下,恭喜侯爷,殿下这是喜脉,已经一个多月了!”

    “真是喜脉!”赵瑶大喜,看向田仲。

    田仲也欢喜的了不得,一把抱起赵瑶,大声笑道:“太好了,真的有了!”

    “唉,小心点,别压到孩子!”赵瑶被田仲抱着,忙说道。

    “没事,他/她还小,压不到。”

    田仲开心的抱着赵瑶转了个圈,这才小心把赵瑶放回椅子上,转头问太医,“陈太医,夫人的身子怎么样,可有什么要注意的?”

    “殿下身子素来不错,胎象也稳固,并无大碍,只是毕竟是双身子,还是要注意些忌口……”陈太医把怀孕要注意的事给田仲仔细说了一遍。

    田仲赵瑶和旁边的几个大宫女忙仔细记下。

    “有劳陈太医了,银月,赏。”赵瑶心里高兴,对旁边的银月说。

    银月忙去里间包了一个大红封,出来给陈太医。

    陈太医知道这是惯例,笑着接过,“微臣谢殿下!”

    赵瑶笑道:“这些日子,就有劳陈太医照看。”

    “微臣职责所在。”陈太医应道,“没什么事,臣先下去了。”

    “银月,你去送陈太医。”

    “是,”银月拿起陈太医的药箱,送陈太医回去。

    等陈太医走后,田仲拉起赵瑶,朝内室走去,而宫女太监,则很有眼色的悄悄退下。

    内室

    田仲小心的摸着赵瑶的肚子,一个劲的傻笑。

    “可是欢喜傻了?”赵瑶看的有些好笑。

    “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田仲喃喃的念叨。

    赵瑶看着田仲完全没听到她说什么,不由暗笑,她夫君平日看着精明能干,怎么现在就傻成这样!

    田仲对着赵瑶平坦的肚子幻想了一会他未来的宝贝儿子/女儿,突然抬头对赵瑶说:“咱们是不是先要给孩子起个名字?”

    赵瑶扑哧一下笑了,“这才多大点,你就想着起名字了。”

    田仲直起身揽着赵瑶,“不管多大,也是咱们的孩子。”

    “好,那你就好好想,探花郎!”赵瑶打趣道。

    田仲一拍脑袋,“对啊,我还是探花,哈哈哈,我一定要好好给咱孩子取个寓意好的名字!”

    赵瑶这次是真笑了,“夫君莫非都忘了自己是探花了?”

    “呃,”田仲有些尴尬,“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事了!”

    赵瑶笑着摇摇头,“你呀!”

    田仲揽着赵瑶,笑道:“不过是个功名而已,到你我这身份,又哪在意这些。”

    “说的也是,不过用来取名字肯定够了。”赵瑶笑道。

    田仲用下巴蹭蹭赵瑶的额头,“这是自然,夫人放心,为夫一定用毕生所学,为咱孩子取个最好的名字!”

    “你这家伙,开个玩笑还当真了!”赵瑶嗔了田仲一眼。

    田仲嘿嘿笑了两下,揽着赵瑶,轻声问:“身子感觉怎么样?可有什么不舒服?”

    赵瑶感受了一下,说道:“身子倒还好,和以前没什么不同,只是胃口差了些,许多东西吃起来感觉味道怪怪的。就像今天那丸子里的鱼肉,平时我还挺喜欢吃鱼的,可今天刚一入口,就觉得腥的难受。”

    田仲想了想,“我听说很多女子只要一怀孕,就会口味大变,大概就是这个缘由。既然不好吃,咱以后就不吃它,从明天起,我让银月他们每次做菜时多做几样,你看着哪盘吃的顺口就吃哪个,凡是不好吃的,咱就不吃它,反正咱也不差这点钱,千万别亏着身子。”

    赵瑶点点头。

    田仲又摸了摸赵瑶的胳膊腿,赵瑶被田仲摸的痒,笑道:“你在乱摸什么?”

    “我听人家说女子有了身孕腿脚会出现浮肿,我怕你没经验没注意,替你看看。”田仲突然想起以前他一个女同事怀孕浮肿的厉害,每天那个受罪,生怕他媳妇也受这个罪,忙替赵瑶看看。

    赵瑶听的暖心却又哭笑不得,“这才刚一个多月,哪里就会出现肿脚肿腿,我嫂子生姜儿时,都到七八个月才肿脚,我还特地帮她做了双大的鞋给她。”

    “原来到快生了才这样,”田仲这才想起他那同事好像确实肚子都很大了才因为肿的厉害不得不找领导请假,不由抱着赵瑶,“老天保佑,我媳妇快生时一定不会肿,一定会好好的,舒舒服服的。”

    赵瑶不知道田仲因为当初那个女同事留下了阴影,有些好笑,“夫君不是向来不信鬼神么?”

    “我这不是临时抱佛脚么!”田仲煞有介事的说。

    赵瑶顿时被田仲逗乐了。

    田仲满天神佛念叨了一遍,然后抱着赵瑶嘱咐道:“一定好好当心自己身子,孩子虽然重要,可你更重要,平时的时候该吃的吃,该睡的睡,可要不想吃,不想睡也别因为想着孩子非逼自己,顺其自然就好,不用太紧张他/她。”

    赵瑶偎依在田仲怀里,心里暖暖的,嘴上却说道:“听你这话说的,孩子出来会怨你的!”

    “他敢,把他娘肚子当屋子住十个月,天天让他娘揣着,也不知心疼娘,还敢挑三拣四,岂有此理!”

    “哈哈哈!”赵瑶顿时笑的前仰后合的,“你这说的……”

    “为夫说的难道不对,” 田仲用下巴蹭蹭赵瑶的脸。

    “你说的对,”赵瑶回头看了田仲一眼,“等孩子懂事了,我就这样告诉他,说是他爹说的。”

    “哎,夫人,别,”田仲忙讨饶,“为夫就开个玩笑!”

    赵瑶笑了笑,突然问道:“夫君,你说我肚子里怀的是男还是女?”

    “这我哪知道,”田仲随口说道。

    “田家也算三代单传了,”赵瑶叹了一口气。

    田仲这才明白赵瑶担心什么,忙说:“没的事,我爹虽然是遗腹子,可我是弟兄两个,虽然我大哥…唉…你不用多想,我这条命都是捡回来的,香火的事,断不断那都是天意,我当初要回不来,田家早断了……”

    “不许胡说!”赵瑶忙捂住田仲的嘴。

    田仲抬手握住赵瑶的手,看着赵瑶,“你真不用担心这事,顺其自然就好,再说这生男生女也不是你能决定的,这是为夫的事。”

    赵瑶看了看自己肚子,疑惑道:“此话怎讲?”

    田仲在赵瑶耳边小声说:“你在地里种个豆子,难道能长出花生来?”

    赵瑶愣了一下,脸突然红了,转头用拳头锤田仲,“你这混蛋,说这些不正经的!”

    田仲哈哈大笑。

    赵瑶锤了田仲两下,手疼,一扭头,不看田仲这混蛋。

    “好了,好了,夫人,为夫这不是说荤话,你想想,事实是不是这个理,所以你不用担心,他/她现在既然已经在你肚子里,那是男是女就定了,咱们再想也没用,只要欢欢喜喜等着他/她出生就好了,你说是不是?”田仲抱着赵瑶哄了哄。

    “你这话,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赵瑶依在田仲怀里。

    “而且以咱们的身份,生儿子有爵位,生女儿有封地,还有什么可担心的。”田仲笑道。

    赵瑶想到生的如果是儿子,那就是下一代的信武侯,生的如果是女儿,那就是朝廷的翁主,顿时笑了,这真没什么可担心的。

    “夫君说的对,我确实杞人忧天了,以咱们的身份,无论生什么,那都是金枝玉叶!”

    “这么想就对了,”田仲抱着赵瑶,“所以孩子是上天对咱们的恩赐,无论是男是女,我们都该好好期待。”

    赵瑶点点头,也憧憬起孩子出生后是多么的可爱。

    “夫君,那咱们什么时候回去,要生在外面,总有些不方便。”赵瑶突然想起生产的事,忙问道。

    “当然是现在就回去,这里条件这么差,岂不是让你陪我吃苦。”

    “可你现在可是巡按御史,这……”

    “放心,我等会就写信给你哥,你是他亲妹妹,他不会连换个巡按御史的忙都不肯帮吧!”

    两日后  文华殿

    李安匆匆从外面进来,把一份密折呈给赵孟,小声说:“信武侯的。”

    “他又弄出什么事了?”

    赵孟还没把峄县的事弄完,看着田仲的奏折顿时头大,不过还是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差点被口水呛到。

    只见奏折上龙飞凤舞霸气侧漏的写着九个大字:

    媳妇怀孕,我要回京,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