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102、进黑矿
    周围突然诡异的安静下来, 如果仔细看, 就会发现五十个壮丁的脸上,或恼怒, 或惊吓,或忍俊不禁, 或瞠目结舌,甚至还有嘴角抽搐的做不出表情的。

    好在五十个壮丁都低着头, 而李管事又正忙着和孙老头杀价,自然没注意到。

    “李爷,您这搭头也要太狠了吧!”孙老头顿时不依, “这个长的虽然看着弱一些, 可也是实打实的青壮, 您要想要搭头,小的回去另送您个丫头得了,这个可万万不能免。”

    “一个丫头才值几个钱!”李管事嗤笑。

    “小的帮您调/教好,”孙老头稍微让步。

    李管事却不吃孙老头这套, “行了,孙老头, 爷和你做买卖也不是一次两次, 你心里有多少花花肠子爷一清二楚,让一个你也亏不着, 当然你要不让也行,怎么拉来的你再怎么拉回去,只是以后别再进李家的门。”

    孙老头转了转眼珠子, 忙陪着笑说:“哎吆,李爷,您这是说什么话,这峄县我孙老头不卖谁的面子,也不能不卖您李爷的面子,不就让个人么,好说,这个人就算小的孝敬您了。”

    李管事心里这才舒坦了,脸色也好看起来,直接让身后小厮把人看起来,然后写了条子给孙老头,让他去账房支钱。

    等孙老头走后,李管事重新安排马车,把这五十个壮丁装上马车,带着几个心腹打手亲自押着车,从一个不起眼的角门,朝外驶去。

    马车上,两个手持刀棒的打手紧紧的盯着车上的几个壮丁,生怕这些壮汉趁此机会逃跑。

    不过很快,两人就发现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些壮汉虽然看着人高马大,可胆子却小的很,不但丝毫没有要逃跑的迹象,甚至从一上马车起,就一个个抖的厉害。

    白瞎了这身大个子!

    两个打手鄙视了车里的几个人一眼,也懒得再盯着,索性抱着刀棒闭目养神起来。

    “行了,你们适可而止!”田仲看着几个笑的发抖的羽林卫,不能出声,只好用口型警告道。

    几个羽林卫顿时笑的更厉害,身子也抖的更厉害。

    田仲很是无语,有什么可笑的,不就被以貌取人的嫌弃了一下,当了个搭头么?

    这些家伙也是被卖,就算卖的贵点,又有什么好高兴的!

    田仲摇摇头,懒得理这群抽风的家伙,闭上眼,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马车外先是很热闹,甚至能听到叫声,田仲想着李家大宅不远处的集市,默默记下。

    马车外的声音渐渐小了,慢慢听不见了,田仲想着集市后面的一片民宅,心里有数。

    “嘭——”

    炸米花的声音。

    田仲轻嗅了一下空中的米香,这是钱记的炸米花!

    马车又在安静中行驶了一会,突然停下。

    田仲听到外面有人查问,知道这是到城门口了。

    不过马车很快又开始前行,而刚才的也没有人掀开帘子盘查,看来李家早已打点妥当。

    马车出了城,一直坐在那偷笑的几个羽林卫顿时正经了起来,悄悄移动身子,挡住两个打手的视线。

    而田仲则不着痕迹的从身上摸出一个荷包,从荷包中掏出一把颜色有些深的小米,把米放到马车的车缝上,让米自己漏下去。当然为了不让被后面的马车发现,田仲每次放的极少。

    马车载着一行人在城外的转了好久,一直到天黑,田仲才感觉到好像进了山,又颠簸的行了一个多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而两个闭目养神的打手也睁开眼,开始吆喝着里面的人下去。

    田仲默默收回手,跟着前面的羽林卫依次下了马车。

    出了马车,田仲四下望了一下,发现他们正处在一个山谷中,不过由于刚才被绕的太久和天黑的缘故,田仲一时倒无法判断他们到底在哪。

    “不许东张西望!”一个打手看到田仲乱瞅,顿时呵斥道。

    田仲忙装着被吓到的样子,局促的说:“小的只是想看看到哪了?”

    “看什么看,到了这,难道你还想出去不成!”打手到了这也没了顾忌,露出平日凶狠的样子。

    田仲被吓得一哆嗦,忙低下头,不敢再乱看,而其他壮丁见田仲被打手训斥,也面露惧意,老实了许多。

    打手看人都老实了,就让众人站成一排,然后和其他打手一起,押着人往里走。

    山谷有一条细长且浅的山沟,打手先带着众人跳进山沟,然后一直沿着山沟走,走到山沟的尽头,众人看到前面有个山洞,打手先进去了一会,摸出火把,然后出来,带着他们进了山洞。

    山洞低矮且长,众人不得不弓着腰前行,走了大约几百步,众人才终于看到出口的轮廓。

    而众人从洞口出来,就看到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型煤场!

    几日后

    “啪——”

    “磨蹭什么呢,没吃饭么!”打手看到一个羽林卫在那磨磨蹭蹭的,直接一鞭子抽上去。

    羽林卫没有防备,顿时被抽的一个踉跄,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就要夺打手手中的鞭子,可想到不能坏了事,硬生生的忍了。

    偷偷狠瞪了打手一眼,记下这个打手的样子,羽林卫一使劲,直接扛起刚来拽着的煤袋,朝旁边走去。

    “这些新来的,就是欠鞭子!”打手嘀咕了一句,又拿着鞭子朝旁边一个偷懒的走去。

    羽林卫扛着煤袋走到高炉旁,把煤袋放下,就看到田仲从高炉旁的仓库扛着一袋炼好的炭从他身边走过。

    看着脚步轻松的田仲,羽林卫不由有些佩服,他们一个个看起来田仲壮的多,可真干起活来,却没一个比得上田仲,而且更令他们佩服的是,他们还在被打手抽鞭子的时候,田仲却已经被打手看重,把他调来更重要的仓库搬炭了。

    果然人比人气死人,有本事的人,到哪都吃的开!

    羽林卫正想着,却见经过他的田仲突然用手打了个手势,然后若无其事的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羽林卫一顿,扛起煤袋,把煤袋摞到旁边煤袋堆上,也走了。

    晚上

    扛了一天炭的田仲有些疲惫的回到自己的住处,一个由草直接在地上铺成的大通铺。

    其他羽林卫也陆续回来了,不过大家装着不认识,并没有打招呼。

    当然回来的还有原来矿场上的干活的人,这些人比田仲他们显得更疲惫,回来就往铺上一躺,倒头就睡。

    田仲等这些人都睡着了,从腰间摸出一块拇指指肚大小的炭块,递给了旁边的羽林卫。

    正在假睡的羽林卫睁开眼,接过炭块看了看,眼中闪过一丝讶然。

    羽林卫把炭块传给他旁边的羽林卫,另一个羽林卫看了两眼,也露出一丝惊讶。

    然后……

    等所有羽林卫看完后,众羽林卫都看向田仲。

    田仲用手比划了一个“四”,又用手指了指京城。

    众羽林卫点点头。

    田仲又指了指矿场上的一角,然后指了些羽林卫。

    被指到的羽林卫回来了手势,表示明白。

    吩咐完后,田仲摆摆手,示意没了,众人这才睡去。

    田仲却有些睡不着,从身上又摸出一块炭的碎块,放在手里摸了摸,叹了口气。

    “一块银丝炭,平添了多少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