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89、抚恤银
    “哎, 你们听说了么, 上面要给四年前居庸关一役战死的将士发抚恤银了。”

    “什么,发四年前居庸关一役战死将士的抚恤银, 真的假的,我三舅家老大, 就是当年去的,真要给银子?”

    “别听老李这个棒槌胡说, 都四年了,要发早发了,怎么可能等到现在, 再说那都前朝的事了……”

    “老张, 你说谁胡说呢, 我家孩子他三大爷在衙门当差,听说公文都已经发到衙门了,衙门已经打算等银子一到就贴告示了。”

    “难不成真有?”

    “这还能有假,我老李从来不瞎说的!”

    田仲扛完一个麻袋上船, 刚下来,听到旁边歇脚的地方几个人在那说抚恤银的事, 也装着歇脚走过。

    “田二, 你也过来了。”正在说话的几个人看田仲过来,老李从旁边拿了木墩子递给他。

    “李哥, 谢了。”田仲接过,坐下,用手扇了扇, 抱怨道:“今儿这天怎么这么热,扛几袋子浑身就被汗湿透了。”

    “不是天热,是你小子太能干,一早起来你一下没歇的扛了四五麻袋,能不热么。”旁边老张笑着说。

    “我这不想着多扛两袋么,”田仲不好意思的摸摸头,“你们刚才在说什么,我怎么听说发银子。”

    “你小子掉钱眼去了,人家说的是给四年前战死的将士发抚恤银。”

    “怎么回事?”田仲好奇的问道。

    几个人顿时又开始说抚恤银的事。

    “老李,知道你衙门有人,别卖关子了,快说。”老张用胳膊捣了一下老李。

    老李那亲戚虽然只是衙门一个不起眼的杂役,可被老张这么一捧还是有些得意,故意压低声音说:“其实这事上面那些有头有脸的早就知道了,衙门也都传遍了,听说这次朝廷给四年前那些战死将士每人家里五十两的抚恤银。”

    “五十两!”

    “人牙子买个壮丁也花不了一半吧!”

    “早知这样我也去了。”

    田仲听着旁边几个年轻的越说越不像话,忍不住呵斥道:“羡慕什么,那是抚恤银,是人家拿命换来的,真给你们五十两买你们的命,你们卖吗?”

    几个年轻的一噎,不说话了。

    老张老李几个年纪大的看着田仲在那训人,也不阻止,老张还和老李笑着说:“田二这小子看着年纪不大,见识还是有的。”

    “这几个小子也是眼皮子浅,什么钱好红眼这抚恤银能红眼么,这是买命钱。”

    “就是,钱再好,那也得有命才能花,不过老李,这笔钱一来,衙门那些老爷们可高兴了。”

    “当然高兴了,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过过手,还不就能捞一笔。”

    “也不知道发到那些将士家里还能剩多少。”

    “能给个一半就算好的了,就咱徐州府那些老爷们,胃口可大着呢!”

    “唉,也幸亏咱徐州府土地肥沃还靠着运河码头,要不还真养不起这些吸血的。”

    田仲在旁边听的心里不得劲,拍拍身上的土,朝外走去。

    “田二,你去哪啊?”

    “家里有事,我先回去了!”

    赵瑶蹲在井台旁,仔细的洗着米。

    把米洗干净后,赵瑶端着米走到墙角的炉子边,把锅端上,把米倒进去。

    “一半米一半水。”

    赵瑶嘴里念叨着,拿瓢舀了一样多的水倒进去,这是她今天早晨特地去问邻居家大娘的。

    倒完水后,赵瑶盖上了锅盖,满意的点点头。

    很简单嘛!

    赵瑶搬了个凳子坐在炉子前,等米熟。

    一炷香后

    赵瑶轻轻嗅了嗅,咦,怎么有股怪味?

    哪里来的怪味啊?

    赵瑶疑惑的四下看了看,在看到炉子时,猛然反应过来。

    呀,糊了!

    赵瑶手忙脚乱的把锅从炉子上端下来,手还不小心被烫了一下。

    赵瑶一边吹着手一边轻轻把锅盖揭开,看到里面已经成型的米,疑惑的瞅了瞅。

    这是熟了吧?

    ……

    “瑶儿,我回来了。”田仲推开大门进来。

    赵瑶兴奋的从屋里跑出来,一把拉着田仲就往屋里走。

    “怎么了?”田仲疑惑的问,“什么事这么开心?”

    “我今天亲自下厨了,做了一桌子的菜!”赵瑶开心的拉着田仲进了屋,指着桌上摆好的菜。

    田仲抬眼看去,就见桌子上摆着四个小菜和两碗米饭。

    “都是你做的?”田仲惊讶道。

    “当然,快来尝尝。”赵瑶拉着田仲坐下,拿了一双筷子给他。

    接过筷子,田仲看着眼前的菜,眼中闪过一丝感动,赵瑶从出生就是相府千金,后来又是公主,从小到大只怕连厨房都没进过,居然特地会为他做菜。

    田仲夹了一个青菜放在嘴里。

    “……”田仲脸上有一瞬间僵硬。

    “怎么样?”赵瑶凑过头期待的问。

    对着赵瑶期待的眼睛,本来要吐出来的田仲勉强咽下,“还不错。”

    赵瑶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欢喜,看到田仲只尝了菜,忙说:“别光尝菜,尝尝饭。”

    田仲看着眼前的米饭,犹豫了一下,还是端起来。

    偷偷闻了一下,嗯,好像只有点糊味,应该能吃,扒了一口米饭。

    田仲:…#…#!!

    “怎么样?”

    田仲默默咽下口中夹生的米饭,面不改色的说:“还可以。”

    “太好了,我就说做饭这么简单的事怎么可能难得倒本公主,”赵瑶坐回位子上,拿起筷子就要开吃。

    “等等,我突然想起今天城里望月楼来了新厨子,要不咱们现在去尝尝?”

    赵瑶夹了一个青菜,“这都做好了还出去干嘛,等晚上咱们再去吧。”

    说着,把菜放嘴里。

    “……呸!”赵瑶脸色一变,直接把菜吐了出来。

    “怎么这么咸啊!”

    田仲忙把旁边的水递给她。

    赵瑶用水漱了漱口,突然抬头看着田仲。

    田仲:……

    赵瑶看着田仲,又拿起筷子,扒了一口米饭,“呸”

    “你!”赵瑶突然委屈的眼红了。

    “唉,瑶儿,你别哭,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骗你,我这不是看你是第一次做饭,看你这么高兴,才……其实你第一次做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菜不就闲了点,米不就生了点么,能吃的。”

    说着,田仲端起碗,夹了菜,放在米里拌了拌,大口吃了起来。

    “哎,你别吃,不好吃的。”赵瑶忙阻止。

    “只要是我媳妇做的,都好吃。”田仲一边吃一边说。

    “你呀,”赵瑶破涕为笑,从田仲手上抢过碗,“咱们出去吃。”

    田仲看着媳妇终于哄好了,松了一口气,正打算把口里的嚼嚼咽下去,就觉到“嘎嘣”一下。

    “怎么了?”赵瑶看着田仲突然捂着嘴腮帮子。

    “瑶儿,你蒸米饭时是不是忘了淘米啊?”

    赵瑶眨眨眼:……淘米?

    第二日

    大清早,田仲和赵瑶在床上还没起,隔壁就传来柳大娘和她儿媳妇的哭声。

    “怎么哭的这伤心,柳大娘家这是出什么事了?”

    两人对视一眼,忙摸了衣裳起来,往隔壁跑去。

    田仲和赵瑶赶到隔壁时,柳家院子里已经站了不少街坊,柳大娘和她儿媳妇两人正坐在门槛上抱头痛哭,旁边的柳大娘才七岁的小孙子愣愣的站在一边,几个平时关系不错的老街坊正安慰她们婆媳俩。

    田仲赵瑶看着人没事,松了一口气,田仲就问旁边一个街坊,“张大爷,柳大娘她们怎么了?”

    张大爷叹了一口气,“柳家小子四年前死在边关,刚才县衙来人,送了抚恤银,这婆媳俩见了银子,能不哭么。”

    “原来是这样。”田仲看着哭的肝肠寸断的婆媳俩,眼中露出一丝悲戚。

    “你柳大娘是个命苦的,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就一个独子,好容易拉扯大娶了媳妇,有了孙子,谁知转眼就被征了兵,这一去就再没回来……唉”

    “朝廷不是有规定独子不征么?”

    “朝廷是规定独子不征,可真征起来,只要你没钱没势出不起钱,衙门哪管你是不是独子。”

    田仲扶着大门的手猛然攥紧。

    张大爷看着里面哭的悲痛欲绝的婆媳俩,又看看那孩子柳大娃,“幸好柳小子还留了条根,你柳大娘和柳嫂子还有个盼头,唉,朝廷虽然给的银子不多,不过也能勉强让你柳大娘柳嫂子把大娃子养大。”

    “朝廷给了多少?”

    “十五两,算是不少了,不过一条命就这么没了。”

    田仲扶着门框,无力的闭上眼。

    “他们该死!”

    作者有话要说:  磨刀中,求一波营养液祭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