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83、田仲大婚
    太后忙碌了大半个月, 终于将公主出阁的事准备妥当, 又从钦天监算的黄道吉日中挑了一个最吉利的八月初八,就让人传信给田仲。

    田仲得了信, 想着成亲这样的大事终究不是他一个人能弄妥的,就又去兵部一趟, 亲自请了秦老将军,请他做男方的长辈, 负责商讨成亲事宜。

    秦老将军年纪大了最喜欢小辈有喜事,听到是田仲成亲,二话不说应承下来, 然后就去礼部和宫里帮田仲张罗去了。

    田仲去完兵部, 又拐去户部, 提前预支了两年的俸禄,作为聘礼,送到宫里。

    虽然他现在没钱,可娶媳妇绝对不能省!

    一切准备就绪后, 田仲就开始等着做自己的新郎官。

    八月初八   宜婚嫁  大吉

    一大早,田仲起来, 在礼部官员和宫里女官的指挥下, 先是沐浴,更衣, 祭祖,然后换了一身大红喜服,骑着马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到宫里去接亲。

    公主出阁是举国的喜事, 田仲骑着马出了侯府,就见道路两旁张灯结彩,并且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田仲本就生的好,再加上一身红衣,更是衬得俊逸非凡,带着人走到街上,所到之处,看热闹的百姓甚至喝彩起来,一时间整个街上热闹非凡。

    看着如此热闹的人群,田仲恍惚又回到了当初中进士游街时情景,不由笑了笑,难怪人们都把娶亲比做小登科,果然很有道理!

    田仲带着迎亲的队伍穿过大街,跟着礼官从东华门进去,就往太后宫里走。

    赵瑶虽然在宫里宫外都有公主府,可成亲是出阁,自然是要在太后宫里出嫁才显得名正言顺。

    “小婿见过母后,母后福寿安康。”田仲进了大殿,看到主位上坐着的太后,首先拜道。

    “好好好,快起来。”太后看到一表人才的田仲,心里更是满意了几分,忙让田仲起来。

    田仲起身后,又对旁边陪着的赵孟和皇后见了礼。

    见完礼后,因为离吉时还有些时候,田仲便在正殿陪太后说话。

    “瑶儿素来被我娇宠惯了,要是以后不对的地方,还望贤婿你让着她些。”太后拉着田仲的嘱托道。

    田仲笑道:“瑶儿妹妹和我也算相识多年,她什么性子我是知道的,母后放心,我一定不会让瑶儿受委屈的。”

    “有你这句话母后就放心了。”

    旁边的赵孟咳了一下,难得端了端大舅子的架子,“田仲你以后对朕妹妹可要好些,要不朕这个大舅哥可不依!”

    田仲瞥了他一眼,“那是我媳妇。”

    言下之意你靠边站!

    赵孟顿时一噎。

    皇后看的好笑,对田仲说:“公主敏慧淑雅,驸马才貌双全,还望你们二人多加包容,相信定能琴瑟和鸣,伉俪情深。”

    田仲忙拱拱手,“多谢皇后娘娘教导。”

    几人正说着话,礼官从旁边走来,小声提醒吉时已到。

    众人于是起身,一起朝后殿走去。

    田仲到了后殿,就看到赵瑶早已收拾妥当,正一身凤冠霞帔的坐在玉辇上,手持宫扇,遮着脸。

    旁边的女官看到田仲进来,赶忙取了红绸,一边送到公主手中,另一边递给田仲。

    田仲接过红绸,走到前面翻身上马,四周顿时响起喜庆的奏乐声,田仲一夹马肚,笑着带着公主鸾驾往回走。

    ……

    晚上

    终于陪完酒的田仲被两个内侍扶进了新房。

    公主身边的大宫女看到驸马喝醉了正不知如何是好,就见本来醉醺醺的田仲突然睁开眼,站起来吩咐道:“去准备热水,我先沐浴,别熏着公主。”

    “是,”大宫女看田仲居然是装醉,放下心来,忙去准备热水。

    田仲进去快速的洗了个澡,看着身上没什么酒气了,就回到新房,看着仍然坐在床上用扇子遮着面的赵瑶。

    田仲不由有一丝好奇,就偷偷过去瞅了瞅。

    扇子后面顿时传来赵瑶的轻笑声。

    旁边的嬷嬷看了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轻声提醒田仲:“驸马,您要先和公主喝交杯酒,才能开扇。”

    旁边的大宫女端来交杯酒,呈到田仲面前。

    田仲看着系着红绳的两个酒杯,端起酒壶,给酒杯满上,然后拿起两个酒杯,笑着说:“瑶儿,咱们喝交杯酒。”

    说着,把一个递到赵瑶手中。

    赵瑶接过酒杯,微微移动扇子,露出樱桃小嘴。

    田仲于是挽着赵瑶的胳膊,端着交杯酒,一饮而尽。

    赵瑶也一饮而尽。

    旁边的嬷嬷忙说:“公主驸马喝交杯酒,永结同心。”

    田仲把两个酒杯放到旁边,凑到赵瑶面前,笑着说:“瑶儿,开扇。”

    赵瑶轻移宫扇,露出脸,对田仲轻轻一笑。

    田仲呼吸突然慢了半拍,情不自禁的说:“瑶儿,你好美!”

    赵瑶脸微红,不由用扇子微挡,嗔道:“说什么呢!”

    “我媳妇好漂亮!”田仲拿下赵瑶的扇子,看着赵瑶认真说。

    “就会油嘴滑舌。”赵瑶红着脸,心里却很是欢喜。

    田仲轻轻的用手帮赵瑶摘下头上的凤冠,放到一边,揽过赵瑶,闻着赵瑶身上淡淡的胭脂香,不由有些心动,低声说:“**一刻值千金,不如咱们………”

    赵瑶刚要点头,突然想起什么,“等一下……”

    正要揽着赵瑶往床上去的田仲一顿,疑惑道:“怎么了?”

    赵瑶红着脸指了指床里面,小声说:“里面还有一个。”

    田仲一愣,伸手掀开帷帐,就见小太子正端端正正坐在里面,眨着两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俩。

    “他怎么在里面!”田仲指着小太子诧异的问。

    赵瑶红着脸,“大嫂特地借给咱们压床的,祝咱们早生贵子。”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第一更下午五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