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79、赔了妹妹赔嫁妆(二更)
    半个月后  兰庭轩外

    长公主赵瑶带着一众侍女浩浩荡荡的从远处走来。

    “卑职参见殿下!”门外守着的羽林卫看到赵瑶, 忙纷纷行礼。

    “二公子可在里面?”赵瑶淡淡的问道。

    “回殿下, 田将军在里面。”

    赵瑶听了,就要带人进去。

    “殿下, 不可。”门口的羽林卫忙阻拦,“陛下吩咐了, 田将军无诏不得外出。”

    赵瑶丹凤眼一瞪,“皇兄只说不让他出去, 可没说不让本公主进去,你敢拦本公主?”

    门口的羽林卫顿时不敢阻拦,只得眼睁睁看赵瑶进去。

    赵瑶带人进去后, 就闻到里面有一股浓郁的药味, 心里略微有些不安, 对身后的侍女说道:“你们在外间候着,本宫自己进去。”

    “是,殿下。”众侍女应道。

    赵瑶走到里面,拨开珠帘, 看到正躺在床上的那人。

    ……

    床上的田仲听到珠帘响,睁开眼, 微微转头, 就看到赵瑶一个人站在那,愣愣的看着他。

    “瑶儿?”田仲挣扎着要起身。

    “别动, ”赵瑶忙过来,按住田仲,看到田仲现在的样子, 顿时眼微红,心疼的问道:“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没事,只是看着有些吓人。”田仲对着赵瑶笑了一下,让她放心。

    赵瑶看着田仲的头发和苍白的脸色,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忙眨眨眼,装作若无其事的嗔道:“你怎么如此不爱惜身子。”

    田仲还以为赵瑶说的是他的伤,就宽慰道:“瑶儿,你放心,只是断了根肋骨,太医已经给接上了,这大半个月已经长的差不多了,只是怕再伤着,才在床上躺着修养,不要紧的。”

    赵瑶知道田仲是怕她担心,也不说破,听到田仲叫她瑶儿,突然反应过来,惊喜的问,“你想起来了?”

    田仲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轻松,“那年杏花雨下,你我初见。”

    赵瑶突然捂住嘴,哭了起来。

    田仲抬起头,轻轻拭去赵瑶眼角的泪,愧疚的说:“对不起,瑶儿。”

    赵瑶拿出帕子拭了拭泪,“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田仲轻轻的揽过赵瑶,叹了一口气。

    赵瑶在田仲怀里缓了缓,看着田仲身上的白布,怕压到田仲的伤口,就轻轻起来,小声问道:“你和哥哥在祭坛到底发生了什么?”

    田仲苦笑了一下,“你别怪你大哥,他现在对我的处罚算是轻的。”

    赵瑶一惊,她得知他哥哥对田仲的处罚是圈禁,就知道事情肯定不是像外面传的那样,而如今田仲居然还说轻了,那只有……

    赵瑶脑中闪过“谋逆”两字,不敢置信的看着田仲,“你居然真的?”

    田仲知道赵瑶素来聪慧,必定是猜出来,也不瞒她,就将当初的事都告诉了她。

    赵瑶听完,叹息道:“你这是何苦?”

    田仲握住赵瑶的手,“瑶儿,我若不做,我这辈子心难安。”

    赵瑶看着田仲坚定的目光,反握住他的手,突然笑了,“你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傻。”

    明明知道不该做,却偏偏傻的要去做,就像当初救她一样!

    田仲听到赵瑶这么说,也笑的很开心,“瑶儿,还是你懂我!”

    ……

    赵瑶从兰庭轩回来,就一直静静的坐在梳妆台前想着心事。

    自从田仲回来,赵瑶就知道田仲和他哥哥还有陈芪之间肯定要有个了结,因为当年的事,就像一根刺,扎在三个人之间。

    不过这是他们三个人的事,哪怕一个是她亲哥哥,一个是他夫婿,她也没法插手,毕竟这是国家大义,而不是儿女情长,所以她一直在等,在等这个事了结。

    而半个月前,那场叛乱也如她所料,终于将当年的事爆发出来。

    她本以为事情终于结束了,他哥哥和田仲也终于能解开心结,可谁想到……

    “兰儿。”

    外面一个大宫女进来,行礼道:“公主,您叫奴婢。”

    “收拾一下,本宫要回行宫见母后。”

    “殿下,这大晚上的?”兰儿犹豫道。

    “有护卫怕什么,还不快去收拾。”

    “是,奴婢这就去。”兰儿匆匆下去,叫人收拾。

    赵瑶起身,朝外走去。

    这个时候,能把田仲放出来,还给他哥下台阶的,就只有她母后了!

    赵孟看着钱尚书呈上来的折子,问下面的钱尚书,“吏部这次筛出了多少人?”

    钱尚书回道:“三品以上七人,三品以下,共四十二人。”

    “这些叛逆!”赵孟恨恨的说。

    自从回来,赵孟就根据乱党的口供将上下重新筛了一遍,这一筛,赵孟才发现和陈芪等人联络的人还真不少,当然大部分都是墙头草,也就给乱党提供一些方便和钱财,真正作乱倒是不敢。可赵孟想到之前京中的造谣,那些死士和兵器,还是打算把这些人罢官。

    你们不是心怀旧主,摇摆不定么,那就别在他朝堂上呆着!

    “这些人吏部年中考核不合格,让他们都滚回老家去!”赵孟一锤定音。

    “陛下仁慈。”钱尚书想到自从事发就担心抄家灭族的那些人,得知这个消息应该会感激涕零吧。

    钱尚书又想到昨日刑部尚书找他来商讨关在刑部的那些叛逆,就替刑部尚书问道:“昨日老成问臣,那些叛逆?”

    “那些叛逆自然是按律法,该怎么判的怎么判。”刑部大牢里那些都是直接参与的,赵孟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那哀王的家眷?”钱尚书小心的问道。

    赵孟一顿,想起陈芪还有一群后妃和两个女儿,“那些妃嫔,愿意回家就赏些银两让她们回家,不愿意回去就让她们在行宫住着,至于哀王妃和两个郡主,先由朝廷供养,等郡主大了,按惯例让她们开府就是了。”

    “是。”

    外面一个小太监轻轻进来,在李忠耳边说了几句话,李忠听了,轻轻走到赵孟耳边嘀咕几句。

    赵孟说:“她要去就让她去,给她多带点人,让她路上小心!”

    “是,老奴明白。”李忠应了一声,跟着小太监去送长公主。

    等李忠走后,赵孟对钱尚书感慨道:“女大不中留啊!”

    长公主和田仲的亲事也算人尽皆知,钱尚书笑道:“公主能请动太后出面也是好事,田仲此次做的事虽于国法不和,可对于天下的将士,却是大功一件,要真一直圈禁下去,于军中只怕不利。”

    赵孟叹了口气,“田仲此举,算是收尽天下将士之心,可惜那家伙未必想到这点。”

    “既然公主和田仲两情相悦,又早有婚约,陛下不妨成人之美,这样既安了将士之心,也能替公主觅得如意郎君,可谓一举两得。”钱尚书建议道。

    赵孟顿时笑了,“这只怕轮不到朕了,母后她老人家一来,这活估计谁也抢不了,母后为皇妹的事,早就着急上火了。”

    钱尚书突然想到一件事,“田仲好像已经把信武侯府充入国库了吧,他还有钱出聘礼么?”

    赵孟也反应过来了,笑骂道:“这混蛋,朕不但要赔个妹妹,还要赔笔嫁妆!”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后半部加了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