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76、不许动!
    两方说是厮杀, 其实很快就成一面倒。

    在看到援军来后, 里面叛乱的羽林卫自知事败,几乎就没什么斗志了, 毕竟哪怕他们逃出去,以后也是逃犯, 大好的前程也全毁了,而且羽林卫大多是京城子弟, 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因此这些叛乱的羽林卫不过稍作抵抗,就纷纷缴械投降了。

    真正负隅顽抗的其实还是那些死士, 可里外总共就隔一个殿门, 外面的羽林卫又是死士的几十倍, 所以几乎没用几息的功夫,羽林卫就撞开了殿门,冲进殿中,把陈芪和一众死士团团围住。

    徐琥看人围住了, 想到里面事涉废帝,不敢擅自做主, 就向赵孟抱拳道:“禀陛下, 叛逆已被羽林卫困住,还请陛下示下。”

    赵孟朝殿里看了一眼, 对扶着的田仲说:“太医马上就到,要不朕先派人送你去偏殿?”

    田仲知道赵孟这是想一个人去会陈芪,摇摇头, “不必,我和你一起进去。”

    “可你的身子?”赵孟看着田仲因失血白的吓人的脸。

    田仲坚持道:“我的伤不碍事,我有话要亲口问他。”

    赵孟无奈,只得让田仲一起进去。

    两人带着羽林卫重新进入祭坛后,就发现里面的情形和刚才他们出来前已经大变样。

    原来在两侧的文武百官瞅见情况不对早已躲了起来,看到赵孟进来,才一个个又偷偷的冒了出来,而刚才追着赵孟的废帝和黑衣人,此时却被羽林卫困在祭坛的一角。

    赵孟和田仲走过去,在羽林卫包围的圈子外停下,看着里面的陈芪。

    “陈芪,你煽动羽林卫叛乱犯上,意图谋反,可知罪?”赵孟开口道。

    陈芪看了一眼身边仅存的几个黑衣人,冷笑道:“叛乱犯上?这天下真要有叛乱犯上,那也是你赵孟!”

    “自古成王败寇,你守不住江山,那是你无能!”

    陈芪恨恨的看着赵孟,眼里几乎要滴血,“刚才要不是田仲碍事,朕肯定能将你这个逆贼斩于刀下。”

    田仲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感到头因失血过多开始一阵阵晕眩,不由打断道:“你后悔吗?”

    正在争吵的两人一顿。

    田仲抬头看着陈芪,又问了一遍,“你后悔吗?”

    “后悔?”陈芪脸色有些难看。

    田仲盯着陈芪一字一句的问:“当初那十二万将士死后,你后悔过么?”

    陈芪脸上闪过一丝晦暗,有些叹息道:“朕确实后悔过,后悔当初一时思虑不周写了那封信,害死了你,给了这逆贼可乘之机!”

    田仲听了闭了闭眼,从心底涌上了一股疲惫,陈芪后悔的从来都是他丢了皇位,而不是那十二万将士的死!

    “我明白了!”田仲喃喃的说。

    赵孟看了一眼田仲,知道田仲问完了,就对徐琥吩咐道:“把这些逆贼都拿下!”

    “是,”徐琥抱拳,然后对包围着的羽林卫一挥手。

    羽林卫顿时向最后几个死士扑去。

    很快,最后几个死士也死的死,伤的伤,陆续倒下,就剩下中间的陈芪了。

    陈芪虽然也是叛逆,可他身份特殊,羽林卫不敢像对死士一样对他,不由望向赵孟。

    赵孟知道陈芪终究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处置,说道:“把他先押下去。”

    离陈芪最近的两个羽林卫上前,就要把陈芪押下去。

    看着过来的羽林卫,陈芪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突然一把推开羽林卫,捡起地上一个死士的刀,架到自己脖子上,厉声道:“所有人都不许过来!”

    “你!”赵孟不由上前半步。

    “陈芪,你干什么!”田仲大惊,也不由上前一步。

    “哈哈哈哈,”陈芪疯狂的大笑道,“朕要干什么?”

    “赵孟你不是想要朕的命么,朕今日就给你!”

    “你不是不愿意担弑君的名声么,朕今日偏让你担!”

    “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在所有人都没反应之前,一抹脖子。

    霎那间,一道血从陈芪颈部喷出,陈芪向后倒去。

    “陈芪——”田仲看着倒下的陈芪,眼前一黑,瘫倒在地。

    “陈”赵孟也脸色铁青,不知是被气的,还是怎么的。

    殿内众大臣看着突然自杀的废帝,瞬间一片哗然。

    “陈芪——”田仲突然连滚带爬爬到陈芪身边,一把抱住陈芪,失声痛哭起来。

    赵孟听到周围乱糟糟的议论声,本来极差的脸色又差了三分,突然喝道:“闭嘴!”

    殿内瞬间安静下来,当然除了田仲。

    “陈芪”

    “陈芪”

    田仲抱着陈芪,仿佛陷入魔障似的,一遍遍叫着陈芪的名字。

    赵孟走过去,伸手打算拉开田仲。

    田仲却突然抬起头,有些怔愣的望着赵孟,喃喃的说:“是我逼死了他!”

    赵孟还以为田仲被刺激的狠了开始胡言乱语了,忙说:“不是你,田仲。”

    “是我,是我逼死了他!”田仲依旧喃喃的说,“是我害死了他!都是我,是我害死了他!”

    赵孟看着有些不对劲的田仲,忙对旁边羽林卫使了个眼色,旁边羽林卫忙过来,小心从田仲怀里抱走了废帝的尸体。

    田仲居然也没有阻拦,还怔在那里。

    赵孟看着陈芪的尸体,眼中也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伤痛,对旁边的羽林卫摆摆手,吩咐道:“陈留王因病暴毙,以王礼安藏,谥号为哀。”

    羽林卫得令,把人抬了下去。

    赵孟这才拍了拍田仲,“田仲,节哀!”

    田仲被赵孟一拍,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清明,还有难以掩饰的伤痛,闭了闭眼,田仲挣扎着要起来。

    赵孟看着田仲爬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不由伸手拉了他一把,还说道:“朕先让人送你去偏殿,你的伤不能耽搁了。”

    田仲感到眼前开始有冒金星,知道自己也快撑到极限了,就撑着赵孟的手站了起来,说道:“不急。”

    “你都这样了,还不急!”赵孟看着田仲的背几乎已经被血染透了。

    “我刚才说过你我的账等下再算的,”田仲撑着赵孟的手起身,突然说道,“赵孟,你不该扶我的。”

    赵孟心里一突,顿觉不好。

    田仲突然贴近赵孟,一手扣住赵孟的脖子,一手拔下头上的玉冠的簪子,抵到赵孟的脖子上,对周围喝道:

    “所有人都不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