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75、突围(二更)
    “你居然敢背叛朕!”赵孟盯着孙迁, 眼神说不出的吓人, 孙迁当初可是他亲自一手提拔上来的。

    孙迁撇过脸,避开赵孟的目光, 什么都没说。

    “孙将军本就是我朝的将军,岂有背叛一说, 之前不过是被你这逆臣笼络,如今弃暗从明而已。”

    陈芪在一众死士和羽林卫的簇拥下走过来, 看到只是脸上被伤了一道的赵孟,眼中闪过一丝可惜,刚才那一刀要是砍着了, 赵孟不死也伤, 后面的事就简单多了。

    都是田仲碍的事!

    陈芪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挡在赵孟面前的田仲, 问出了和赵孟同样的话:“你居然背叛朕?”

    田仲却没像孙迁一样,反而握紧手中的刀,抬头直视着陈芪,“当初的居庸关是怎么破的?”

    陈芪眼有一瞬间飘忽, “之前朕不是把真相给你了么!”

    “陛下说的是那封血书,” 田仲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 “不巧, 赵孟之前也给了我一封信。”

    陈芪一看田仲手中的信,顿时变了脸色, 怒道:“你居然信他不信朕!”

    虽然陈芪看起来像是被他不信任气的,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岂能看不出他掩饰下的心虚。田仲嘴角动了动,所有的话最终只化为一声叹息:

    “陈芪, 你的字化成灰我也认识!”

    陈芪正要接着说的话顿时噎在嗓子里,再也说不出一句。

    看着沉默的陈芪,田仲闭上眼,喃喃的问道:“为什么?”

    “朕……”

    田仲睁开眼,崩溃的吼道:“为什么要写那封信,你回答我!”

    陈芪看着眼睛突然变得猩红的田仲,不由吓的退了一步,“朕不是故意的…朕当初真没想到……”

    田仲上前一步,“你不是故意的,你没想到,你确实不是故意的,你确实没想到,因为当时你满心里只有让老将军回去,只想着让老将军帮你压制赵孟!”

    陈芪看着有些疯癫的田仲,吓得又退了两步,“当日明明是你发捷报说柔然已退,朕去旨让你回京,你却不肯回来,朕才……”

    “可臣也在信中说柔然会去而复返!”田仲想起当初为了让京中安心,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突然痛恨起自己来。

    痛恨自己的轻描淡写,让两个不知兵事的人以为边关无事,又斗了起来,更痛恨自己当初仗着手握重兵,把刀架在赵孟脖子上,以势压人,让陈芪尝到了甜头,有样学样,造成了当日之祸!

    “哈哈哈”田仲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悔不当初,年少轻狂,一念之差,断送十二万将士性命!

    谁之过?

    田仲突然不笑了,问地上还有一口气的赵信,“刚才救火,你调了哪支羽林卫。”

    赵信身子被砍了一半,好在没断脖子,正被旁边一个属下用手拼命的按着伤口,听到田仲问,断断续续的说:“我…调了…徐…琥的,是原来在……”

    “西北角的那支,行了,我知道了,你别说话了。”田仲直接转头对赵孟低声说:“我护着你出殿,你到殿门口就拼命吆喝徐琥的名字,让他来救驾。”

    赵孟点点头,孙迁虽然被策反,可羽林卫在他赵家手中经营多年,今天在殿中这些反的应该都是孙迁的心腹,只要出了大殿,那就还是他的天下。

    田仲深吸一口气,一手扯着赵孟,一手拿着刀就往外冲。

    “快阻止他!”孙迁一看田仲往外冲,就知道田仲打什么主意,连忙带着羽林卫去堵田仲。

    陈芪也反应过来,忙对身边的死士说:“拦住他们,不能让他们活着出大殿。”

    一群羽林卫和黑衣人瞬间堵在田仲和赵孟身前。

    赵孟一看这么多人把路堵上了,也顾不得在殿内吆喝远处的徐琥能不能听见,直接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徐琥,速来救驾!”

    而田仲,则手起刀落,一边护着赵孟往外冲,一边砍冲过来的人。

    “快关殿门和窗户,别让外面听到!”陈芪一听赵孟喊,顿时急了。

    “砰!”殿门被两个羽林卫用力关上。

    田仲看到殿门关了,心一沉,手拽着赵孟一扯,直接拽着他往窗台跑去。

    “哪个混蛋建的祭坛,居然只在靠门两侧开窗户,多开几个会死啊!”田仲气的骂了一句。

    田仲虽然武功高强,可毕竟带着赵孟这个累赘,羽林卫和死士人又多,不一会身上就挂了彩。

    田仲险险的躲过一个羽林卫砍来刀,又瞥见赵孟头上的一个死士戳来的剑,直接一脚对着赵孟踹去。

    赵孟直接被踹飞,砸到那个死士上,田仲一个后翻身,拽起赵孟就接着往窗台边跑。

    “快拦住他们!”陈芪一看田仲都拽着赵孟快到窗户边了,也站不住了,直接跑了过去。

    众羽林卫和死士也开始拼命了,田仲带着赵孟一时躲闪不及,肩部顿时被砍了一刀。

    “田仲!”赵孟看着田仲肩部被血染红,顿时惊呼道。

    “接着叫徐琥,别管我!”田仲感觉自己左肩一沉,就知道伤着了筋骨,暗道不好,看着近在眼前的窗户,心一更,回头一个横扫,踢倒最近的两个羽林卫和一个死士,然后用好着的右胳膊,直接提起赵孟,把他直接当沙包朝窗户上扔去,“跑!”

    赵孟撞在窗户上,直接把窗户撞破了一个大洞,飞了出去。

    田仲背部又挨了一刀,田仲头也不回,一个后踢脚,然后也对着窗户翻了下去。

    只是在落地时,田仲由于受伤,身子一歪,直接载倒在地。

    “田仲!”赵孟忙扶起田仲。

    “你还不跑去叫人停在这干嘛!”田仲气的吼道。

    “我喊了,我的人来了!”赵孟指向着火的宫殿。

    田仲转头一看,就见一队人马朝这跑来,很快,这队人马就把他们俩围了起来。

    领头的徐琥对赵孟抱拳道:“卑职救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田仲心神一松,顿时朝赵孟歪去。

    “田仲!”赵孟这才发现田仲背后的刀伤,“快传太医!”

    赵孟小心的扶着田仲,突然转头看着大殿,对徐琥吩咐道:“传朕旨意,凡是逆贼,格杀勿论!”

    “是,卑职遵旨!”

    徐琥直接朝天上放了响箭,很快又有两队羽林卫赶来,徐琥护着赵孟,其他人将整个祭坛团团围住。

    而里面的羽林卫和死士看到外面来了援军,也知道再想杀赵孟和田仲不可能了,都护在陈芪周围,准备带着陈芪突围。

    双方一触即发,厮杀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四千八奉上,晚安,亲们~

    感谢亲们的营养液~

    感谢亲们的订阅和评论~

    感谢唐江、 落叶、 怪兽在等龙卷、 小小的人儿的地雷~

    谢谢大家^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