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73、事发
    庄严肃穆的祭坛大殿中, 文武百官盘膝坐在蒲团上, 默默的念着祭文。

    许多大臣为了表示心诚,甚至特地穿着粗布麻衣、不食荤腥, 以祈求上苍,不要降祸他们。

    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 如田仲,他虽也盘膝坐在蒲团上, 看着像是在闭目念经,可凑过去就会发现,这家伙嘴压根没动, 甚至还有轻微的口水残存在嘴角。

    “田兄, 醒醒。”旁边的严彦听到耳边有轻微的呼噜声, 睁开眼,看到田仲居然睡着了,忙伸出手偷偷晃了晃他。

    田仲迷迷糊糊睁开眼,小声问道:“有事?”

    严彦被一噎, 无奈的说:“田兄,这是在祭天。”意思你怎么可以睡觉!

    田仲用手轻轻擦了擦嘴角, 打了个哈欠, 闭上眼,小声嘀咕道:“心意到了就行了, 老天爷才不会计较这点小事呢!”

    说完,又接着睡去。

    严彦听了很是无语,你连祭文都没念两句, 有什么心意可言。不过看田仲自己都不在乎,严彦无奈,只能闭上眼,念自己的祭文去了。

    傍晚

    睡了一天的田仲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看着旁边的大臣都陆续去吃饭了,也从蒲团上起来,打算去外面吃些东西。

    祭坛虽然会为大臣们准备膳食,可那都是又冷又淡的素斋,田仲不想委屈自己的肚子,摸了摸身上的钱袋,就出了祭坛,到下面的集市打牙祭去了。

    山下的集市虽然不大,可卖吃的的还是有的,田仲转了转,买了一只烤鸡和一坛酒,本打算带回去,可想着回祭坛吃终究有些不妥,就在山脚下吃完,这才悠悠的往回走。

    田仲往回走的时候,就看到从山脚下到山顶的路上多了许多羽林卫,也不奇怪,如今皇帝和文武百官都在祭坛,山上人多眼杂,要再不加强守卫,那才不正常呢。

    等田仲走到祭坛宫外,正好一队巡的羽林卫从他身边经过,田仲看了一眼,领头的将领他居然就是当初和钱尚书一起那个青年。

    “好久不见,怎么称呼?”田仲停下,和这位羽林卫打了个招呼。

    刘忻没想到在这居然能见到田仲,一时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停下抱拳说:“卑职刘忻,见过田将军。”

    田仲听了笑着摆摆手,“叫我田仲或者田编修就行了,我现在可不是将军了。”

    刘忻忙从善如流的改口道:“田编修大人。”

    田仲听着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笑了笑,也不在意,随口说道:“我来的路上看到增了不少羽林卫,想必是为了守护圣上和新来的大臣们,辛苦你们了。”

    刘忻不知道田仲打的什么主意,也不敢多说,就谨慎的回道:“羽林卫职责所在,当不得辛苦二字,大人谬赞了。”

    田仲笑了笑,说道:“你们还要巡逻,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田仲直接进了祭坛宫。

    刘忻一头雾水的看着田仲的背影,不知道田仲突然找他搭话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是打个招呼?

    思索无果的刘摇了摇头,干脆不想,接着带着人去巡逻去了。

    田仲进了祭坛宫,并没有直接回大殿念经,而是在祭坛宫里转了转,消了消食。

    当然一路上又不出意外的碰到好几个羽林卫统领,田仲都上去一一给他们打了个招呼,弄的一群羽林卫将领紧张不已,还以为田仲要套话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最后连羽林卫统领都坐不住了,带着副手匆匆来找田仲。

    “田大人,好久不见。”羽林卫统领赵信和田仲“偶遇”。

    “你是?”田仲疑惑道。

    赵信抱拳:“卑职忘了田大人失忆了,卑职是羽林卫统领赵信。”

    “原来是赵统领,幸会幸会!”田仲嘴上说着,心里却想着就算我不失忆我也不认识你,因为三年前的羽林卫统领是身为丞相的赵孟自己兼着的,不过这个赵信田仲倒是听说过,是赵孟的暗卫,看来赵孟登基后把他从暗转明了。

    田仲又转头看着赵信身后的副手,问道:“这位是?”

    “卑职是羽林卫副统领孙迁。”孙迁抱拳道。

    “孙副统领,幸会!”孙迁原来就是羽林卫副统领,田仲倒也算熟悉,只是现在却要当不认识了。

    “不知道赵统领找田某有什么事?” 田仲懒得兜圈子,直接问道。

    赵信丝毫没有被田仲揭穿的尴尬,反而笑道:“卑职那些属下不知道哪里入了田大人的眼,竟劳大人特地问候,实在让他们那些家伙长脸。”

    田仲听了顿时笑了,“你也不用拐弯抹角说我,没错,我确实是故意的,在下虽然失忆,可记性却不差,我记得半年前,是这些家伙伏击我的吧?”

    “呃,”赵信的脸僵了一下,他没想到事情过了这么久,田仲还会秋后算账,忙陪笑道:“弟兄们不懂事,不小心冒犯您,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们一般计较。”

    田仲笑道:“我要真和他们计较,你觉得我会就去和他们打声招呼,而不是找他们切磋切磋?”

    赵信头上的汗都下来,尴尬的说:“您老身份尊贵,哪里能劳您动手。”

    和田仲切磋?那哪里是切磋,那是挨揍!

    田仲看赵信主动示弱,也不好再咄咄逼人,“算了,今天也吓了他们一次了,那日的事我不计较了。”

    赵信忙抱拳道:“多谢田大人!”

    田仲摆摆手,转身往大殿的方向走去,接着回去念经了。

    祭天要一天三时念祭文,也就是除了吃饭休息,其他的时候都不能离开大殿,所以哪怕晚上,整个大殿也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默默念着祭文。

    田仲念了几句,有些无聊,就干脆闭着眼,打算像白天那样接着会周公。

    他想的虽好,可他白天睡的多了,现在再想睡哪那么容易,田仲闭了一会眼睛,还是没有丝毫的睡着。

    田仲无奈,只能睁开眼,他又不想接着念祭文,就无聊的看着周围,看看头顶上祭坛的屋顶,看看自己坐的蒲团,看看旁边的人,看看殿门口,用来打发时间。

    正看着,田仲无意间扫过大殿的窗户,突然看到远处有些红彤彤的不由愣了一下,刚要起身,就听到外面有人喊道:

    “走水了——快来救火啊!”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第一更在下午三点~

    周末求一波浓浓的营养液^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