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72、没一个好人
    清晨, 田仲亲自收拾完去祭坛要带的东西后, 对旁边的丫鬟说:“准备沐浴用的热水。”

    “是,”丫鬟应了一声, 轻轻退下。

    过了一会,丫鬟带着两个小厮抬着水进来, 放到外间的屏风后。

    “公子,热水备好了。”

    “放那吧, ”田仲起身,走到屏风后,开始沐浴。

    沐浴后, 田仲换了一身雪白的里衣, 从屏风后走出来。

    “帮我把头发束起来, ”田仲坐在镜前,看着镜里的自己。

    丫鬟愣了一下,她自从被买来,他家主子对自己的事从来亲事亲为, 从未让她近过身。

    “怎么,不会么?”

    丫鬟反应过来, 忙去旁边拿了一条布巾, 先帮田仲把头发小心的擦干,然后拿起梳子梳了起来。

    等梳好后, 丫鬟伸手要拿田仲平日戴的那个玉冠,却被田仲阻止,田仲用手指了指旁边柜子上的那个匣子, 说:“用里面那个。”

    丫鬟听了,忙走过去,取了匣子,打开一看,不由“呀”了一声。

    只见匣子里是一顶精美异常的玉冠,丫鬟跟着田仲几个月,也算见了不少好东西,一眼就看出这顶玉冠价值不菲。

    “这么好的玉冠,以前怎么没见公子带过?”丫鬟小心的从匣子取出玉冠,把田仲的头发挽上,轻轻的帮他带上。

    田仲看着头上的玉冠,眼中露出一丝怀念,这是他加冠时,他爹亲自给他戴的,自从他爹过世后,他怕睹物思人,就再没戴过。

    丫鬟帮田仲束好发后,看着一身白衣,头戴玉冠的田仲,也不由被田仲的风华所摄,壮着胆子赞了一句:“公子一身白衣玉冠,端的是芝兰玉树之姿。”

    “你觉得好看?”田仲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奴婢再没见过比公子穿白衣更好看的。”

    田仲起身,到旁边内室穿上外面的官服,淡淡的说:“我却是最讨厌穿白衣的。”

    说完,田仲提起东西,朝外走去。

    比起田仲去祭坛去的满不情愿,其他官员一听陛下让他们去祭坛祈福避灾,当即感动的大呼三声万岁。

    他们自从听到流言后,未尝没想过也去祭坛祈福祈求上苍保佑,毕竟陛下就是在祭坛祭天才感动了上苍避过了劫难。

    可祭坛那个地方却不是他们想去就能去的,如今一听陛下恩准,大臣们岂能不感激涕零,忙收拾好东西,麻溜的都去了。

    一时间,京城上的台面的大臣,几乎都聚集到了祭坛。

    田仲赶到祭坛时,就发现祭坛有些人满为患。

    “田编修,您来了,主子正等您呢,您来随老奴来。”李忠匆匆的从里面走出来。

    “他等我干什么,”田仲撇撇嘴,“肯定没好事。”

    不过还是把手中带的东西交给旁边的小太监,然后跟着李忠进去。

    跟着李忠进去后,田仲才发现这次赵孟呆的地方不是祭天的地方,而是旁边的偏殿。

    “你出关了?”田仲走过去,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看着上首批折子的赵孟说道。

    “如今既然天象不应在朕身上,也不应在百姓身上,朕自然不用再多费周章。”赵孟扔下手头的折子,抬起头说道。

    “所以你把那些大臣弄来,让他们遭罪?”田仲说道。

    “遭罪?”赵孟往后面一倚,“朕这是心系臣子安危,给他们恩典。”

    “哈哈哈,”田仲顿时大笑,“你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会装好人!”

    赵孟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挑眉说:“难道现在外面那些大臣不是在说朕皇恩浩荡?”

    田仲止住笑,懒得回他。

    赵孟知道让自己说中了,笑了一下。

    田仲不愿意看这家伙得意的样子,就没好气的问道:“你叫我来又有什么事?”

    “听说你前几日不小心从屋顶掉下来了,现在身子可好?”赵孟随意的说。

    田仲没好气的说:“还不是拜您所赐。”

    “这事朕可不担。”赵孟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

    田仲听了顿时冷笑道:“就算那封信是真的,你当初就真无辜?”

    赵孟沉默了一下,说道:“确实,朕也算不上无辜。”

    两人相对无言,过了一会,田仲突然起身,朝外走去。

    李忠忙要去拦,赵孟摆摆手,叹了口气。

    田仲出了偏殿,心里的火气还止不住,索性直接出了祭坛,到祭坛山脚下的集市买了酒,随便在山路旁找了棵树,爬上去喝起酒来。

    半坛酒下肚,田仲心里终于舒坦些,也不愿回去,就把酒挂在树杈上,往后一仰,躺在树上,漫无目的的看着天上的云。

    天上的云还是那么的悠闲,不紧不慢的飘着,田仲无聊的看着一朵云彩在那往前跑。

    突然,田仲耳朵动了动,田仲不由轻轻坐起身来,就看到旁边通往祭坛的山路上,一队马车正在努力的往上爬。田仲眯着眼了看,看到马车上有一个齐家的家徽,显然是一个齐姓大臣的马车。

    昨日赵孟下旨,让大臣们都来祭坛,所以从今早起,从山脚到祭坛的马车就络绎不绝,几乎没断过,现在来个大臣家的马车,实在没什么奇怪的。

    田仲坐在树上没动,一直等马车走远了看不见了,才从树上跳下来,装作要回祭坛的样子,走到了旁边的山路上。

    等走到刚才马车走过的地方,田仲看了一眼地上的车辙,突然笑了。

    难怪他刚才听到车辙声有些不对,原来是这位主人“带”的东西太多啊!

    田仲抬头看了看山顶的祭坛,能来这里还“带”这么多东西,只怕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若无其事的继续朝山上的祭坛走去,田仲心里却有一丝悲凉。

    他们两个都想让他站自己那边,可却又都防着他,就像到了今日。

    田仲自嘲的笑了笑,突然朝山上大步走去。

    他们瞒着他,他又何尝不是瞒着他们?

    他们三个,可真没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