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64、彗星来了
    第二日一大早, 田仲和张苻用过早膳后, 田仲就带张苻去翰林院报道。

    两人进了翰林院后,田仲突然发现往日那些对他避之如蛇蝎的翰林院官员, 今日居然一反常态的不躲他了,甚至有几个胆子大一些还努力装着自然的给他打了个招呼, 弄的田仲一头雾水。

    “田兄,想不到你在翰林院的人缘还挺好的。”张苻还以为翰林院众人一直这样, 笑着说道。

    田仲嘴角抽了抽,他的人缘好?这怎么可能,不过想到张苻这是第一天进翰林院, 田仲怕给他压力, 也就没多说什么。

    田仲带着张苻直接到了掌院的屋子, 甘掌院一如既往的在看书喝茶,看到田仲来了,忙放下书,笑道:“田编修怎么有空来老夫这。”

    “带个同乡来报道。”田仲让开身子, 让甘掌院看到身后的张苻。

    甘掌院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田仲现在的籍贯是幽州, 便说道:“原来是田编修的同乡, 可带了吏部的任命文书?”

    张苻忙上前把带着的任命文书双手呈上,甘掌院接过, 看了看,放到旁边的匣子里,然后对外面叫道:“小齐。”

    一个齐姓仆役进来, 对甘掌院应声道:“大人,您叫小的。”

    “带他去王翰林那,告诉王翰林这是来的新人,让他带带。”

    “是,”仆役应了一声,带着张苻去见王翰林。

    等张苻走后,甘掌院说道:“王翰林年纪大了,性子也比较好,你这同乡跟着他应该受不了委屈。”

    田仲拱拱手:“多谢,劳掌院大人费心了。”

    “些许小事,算不上什么。”甘掌院摆摆手。

    田仲想起刚才翰林院那些人的异状,想了想,还是问道:“今日翰林院是出了什么事吗?”

    “出事,”甘掌院诧异道:“翰林院出什么事?”

    “没出事,那田某怎么感觉那些人看在下突然怪怪的。”田仲说话向来不愿绕圈子,直接问道。

    甘掌院听了,顿时笑了,“老夫还当田编修说什么,原来是这事,大家之所以这样,那是钦佩田编修。”

    “钦佩?”

    甘掌院笑道:“田编修还不知道吧,昨日陛下突然命皇后娘娘整顿后宫,原先宫外那些嫔妃的娘家因家里女儿受宠嚣张的,现在都收敛了起来,真是社稷之福啊!”

    “我还当出了什么大事,原来是这事。”田仲听了心里了然,朝中文官、武将、宗室和外戚,文官和武将不和,纯粹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对于宗室和外戚,文臣武将则是一起敌视,尤其是外戚,在文武百官眼里不过是靠女人上位,又怎么可能看的顺眼。所以他昨日的无心之举,在许多人眼里可以算的上是大快人心。

    知道事情原委的田仲懒得再理会这点小事,和甘掌院打了声招呼,就回自己屋了。

    结果田仲一回自己屋,就看到自己屋被堆了满满当当的半屋书。

    “你们又在搞什么?”田仲用手哆哆嗦嗦的指着这些书。

    钦天监姜监正和他儿子姜伊从书里钻出来,姜监正陪着笑讨好的说:“田编修,昨日那半本书的批注您不是写完了么。”

    “对啊,我还以为你们钦天监今天要滚蛋了呢!”田仲不客气的说,和钦天监这群人一起呆了一个月,田仲总算明白为什么别人称他们是疯子了。

    “田编修说的哪里的话,”姜监正丝毫没有生气,反而更加讨好道:“这不后半本您还没写完嘛!”

    “我不是告诉你们我不记得了,而且太医们也没办法了。”太医给田仲开药扎针折腾了一个月,把他身上的暗疾都快去干净了,可他的失忆还是一点起色没有,最后太医们也只能打道回太医署了。

    “下官知道您记不起来,可记不起来不一定就续不出后半本,你看,”姜监正指了指屋里的书,兴奋的说:“下官把钦天监所有关于天时的书都拉了,您快看看,说不定您看完就能把后半本总结出来了。”

    田仲听了扶额,这是看治不好他又想了新办法了?

    “要是我看完了还写不出后半本怎么办?”田仲不由问道。

    “那下官就和钦天监的人再想别办法就是了。”姜监正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田仲:……

    感情你们是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让我把下半本编出来!

    田仲叹了一口气,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随手拿起姜监正运来的一本书,看了起来。

    比起外面那些天天勾心斗角的人,这些疯子虽然讨人嫌,却是难得的赤子之心,既然他们如此挂念这本书,他就尽力试试吧,说不定真能让他们如愿呢!

    一个月后

    田仲一边看着书,一边在册子随手上记一些他觉得的重要的内容。

    在记到一个东西的时候,田仲突然觉得有些眼熟,停下笔,拿起册子朝前翻了翻,果然看到有差不多的记录:

    “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

    田仲又看了看他刚看到的“七月辛未,有星孛于东井,践五诸侯”,摸了摸下巴想了想,突然起身,在一堆书中找了起来。

    很快,田仲就从其中挑了几本书,抱着回到自己的座位,接着看了起来。

    ……

    姜监正背着手,和往常一样悠闲的从钦天监“顺路”到翰林院。

    翰林院众人已经对钦天监这些人见怪不怪了,看到姜监正来,也懒得理他,都各自干着自己的活。

    姜监正也不在意,在翰林院院子里溜达了一圈,就“意外”的溜达到了田仲屋外。

    然后姜监正就上前敲敲门,也不等里面的田仲回应,脚就自然的迈了进去。

    “你每次能不能等我说‘请进’你再进来。”田仲正低着头算着公式,随口说道。

    “咱们谁跟谁,哪里用的着这么客气。”姜监正自来熟的说道。

    田仲摇摇头,对姜监正的脸皮之厚又有了更深的了解。

    姜监正走过来,看到田仲桌子上一大堆纸还有纸上满满的鬼画符,不由问道:“你在干什么?”

    “算东西。”

    “算什么?”

    田仲突然抬起头,烦躁的说:“没看我正忙么,别打扰我,一边玩去。”

    说完,接着低头算自己的公式。

    要是一般人被这么说,肯定脸上挂不住直接走了,可姜监正是谁,姜监正听了,居然真走到一边坐下,不再打扰田仲,自己玩去了。

    姜监正先是拿了本书看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聊,就放下书,走到旁边橱子里拿出田仲放的茶点和茶具,自己动手泡了一壶茶,然后一边看书一边喝茶吃茶点。

    田仲好不容易把所有的数都算完,又检查了一遍,看着结果无误后,一抬头,就看到正自娱自乐的姜监正。

    “姜监正,在下的茶点可还好吃?”田仲放下笔,没好气的说。

    “好吃,好吃,田编修不愧是京城有名的行家。”姜监正说道。

    田仲知道这是说他昔日公子哥的名头,瞪了姜监正一眼,起身也走过去,随手拿了一块茶点吃起来,他的东西,总不能全便宜了这家伙。

    姜监正看到田仲过来,就端着茶随口问道:“你刚才算什么,这么忙活?”

    “算星孛呢,”田仲说道:“过几天,有星孛见东方,可能会犯五车、东井、五诸侯,锋炎指帝座。”

    “什么!”

    姜监正手一抖,手中的茶顿时撒了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