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58、打马游街(二更)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自从有科举以来, 三年一次的新科进士打马游街就是京城固定的盛会,一看到金榜出, 京城的众人顿时兴奋了,纷纷呼朋唤友, 拖家带口拥到金陵的几个主道等着看热闹。

    “出来了!”

    “状元出来了!”

    “呀,这次的新科进士都好俊啊!”

    看到一众帽插双翅、披红戴花, 骑着高头大马的新科进士出来,看热闹的众人登时兴奋了起来,纷纷朝来的众进士掷花掷果子。

    秦明李琛田仲严彦四人骑着马走在前排, 自然受到的关注最多, 偏生四人又都是青年才俊, 个个长的一表人才,所到之处,鲜花果子帕子几乎是蜂拥而至。

    秦明一边用袖子挡着朝脸飞来的各种东西,一边偷偷的朝后面三个又是开心又是无奈的说:“今年的百姓有些猛啊!”

    “这也是没办法, 往年他们大概见不到这么多长的俊的新科进士!”李琛得意的说,只是他刚说完, 就被一个果子打中了脸, “哎吆!”

    “哈哈哈哈,”其他三人顿时不厚道的笑了。

    田仲准确的击落一个果子, 对其他三人笑道:“幸好现在是阳春三月,大家扔的都是花,只有少量以前晒干的果子, 要是等八/九月,那可就有意思了。”

    三人想到八/九月那满天的瓜果,顿时打了个寒战,幸好,幸好!

    四人正说着笑,队伍转到了另一条街,田仲突然感到前面楼上有一道目光一直看着他,不由抬头,看向上面的人。

    上面坐着的是一位端庄秀雅的女子,眉目间隐隐还有一丝自然的傲气,看到田仲望来,展颜一笑。

    刹那间,如杏花飘过,田仲心微动,看着上面的女子,抬手指了指眉心。

    女子突然开心了起来,从头上拔下一只宫花,朝田仲掷来。

    田仲敏捷的接住,拿着宫花,对上面晃了晃。

    秦明李琛严彦三人看到顿时起哄了起来。

    “ 田兄好艳福,游个街都有京城的贵女投花!”

    “枉我为状元,竟让田兄占了先!”

    “不知道是哪家贵女,说不定等田兄回去,就有人上门说媒。”

    田仲把那朵宫花放到自己怀里,笑道:“不用说媒,本来就是我媳妇!”

    三人:……

    等田仲走远后,长公主赵瑶起身,旁边的嬷嬷忙过来扶着。

    嬷嬷一边扶着公主,一边笑着说:“二公子就算失忆,也认出了公主。”

    赵瑶摸了摸眉心的彩凤眉心坠,笑了笑,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细。

    嬷嬷看着公主心情极好,就问道:“公主是打算起驾回宫,还是回公主府?”虽然公主一般是出阁才建公主府,不过赵孟心疼妹妹,登基后就赐给了赵瑶一座公主府。

    “回公主府,今日是琼林宴,宫里只怕忙的很。”

    “是。”

    “对了,派人把信武侯府打扫出来。”

    “老奴晓得,殿下放心。”

    众进士游完街后,又重新回到宫里,参加久负盛名琼林宴。

    琼林宴,又称恩荣宴,是天子特地为新科进士办的宴,表示对天子门生的恩荣,所以能参加琼林宴,简直是所有进士一辈子可以吹嘘的事。

    只是今日,这琼林宴……

    礼部尚书温岚上完贺词后,皇帝宣布琼林宴开始,众进士谢恩入席,正当众进士战战兢兢的努力想着如何表现才能引起皇帝注意,得到赏识时。

    田仲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对上首的赵孟敬道:“臣田仲,祝陛下尽收天下英才,国泰民安!”

    说完,一饮而尽。

    众人顿时纷纷转头,惊讶看着突然向皇帝敬酒的田仲。

    文武百官是惊讶田仲居然向圣上敬酒,而新科进士,则是惊讶田仲脑子动的如此快,居然拔了头筹。

    赵孟端起酒杯,也一饮而尽,说道:“田爱卿有心了。”

    田仲无视大殿中其他人异样的目光,又倒了一杯酒,端起酒,对赵孟接着敬道:“好事成双,臣敬陛下。”

    说完,又是一饮而尽。

    赵孟诧异的看了田仲一眼,也让旁边的内侍又满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田仲再次倒了一杯,端起酒杯,恭敬的说:“三阳开泰,臣敬陛下。”

    赵孟:……

    赵孟无奈,只得又倒了一杯,还笑道:“田爱卿这是想找朕喝酒?”

    说完,一饮而尽。

    田仲接着倒第四杯,端起酒:“陛下说的是,臣正有此意。”

    说完,田仲直接一杯下肚,还特地将酒杯倒过来,笑道:“臣先干为敬,陛下随意。”

    赵孟脸色有些不好了,不过还是又倒了一杯,勉强喝下。

    田仲接着倒酒……

    大殿众人顿时哗然,这田仲竟是在和皇帝拼酒。

    钱尚书几个知道田仲酒量的汗都下来。

    钱尚书赶忙给自己倒了一杯,对田仲笑道:“田编修文采斐然,本官为乡试考官时,对田编修的文章叹为观止。”

    田仲看着睁着眼说瞎话的钱尚书,笑了笑,知道再让赵孟喝只怕也不可能了,直接端起酒,对钱尚书敬道:“学生对座师仰慕已久,能得座师赞赏,学生敬座师一杯。”

    说完,又一杯酒下肚。

    钱尚书被田仲叫的“座师”心里一哆嗦,忙端着酒,一杯酒一口闷了。

    温尚书看钱尚书都牺牲自己来救场了,不好再看着,也倒了一杯酒,对田仲赞道:“田编修文武双全,实乃朝廷之兴。”

    田仲也倒了一杯,说道:“谢座师夸奖,学生进礼部翰林院后,还劳座师多多照顾。”

    温尚书一激灵,忙端起酒掩饰的喝起来。

    然后是兵部尚书……

    ……

    半个时辰后,田仲看着脸微红的赵孟和六个有些坐不稳的尚书,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真当他不知道他们特地让他做探花的用意,不就想让他当着众人的面表态么,他是表态了,可他心里不痛快。既然他不痛快,那他就让大家一起不痛快。

    他田仲,可从来不会委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