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57、探花(一更)
    “啊!”张苻猛然坐起来, 摸了摸头上的冷汗, 看着周围熟悉的内室,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一场噩梦。

    看到外面天还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张苻对外间问道:“什么时辰了?”

    “才刚过子时, 少爷。”值夜的小书披着衣裳进来。

    张苻想到今日大朝就出三甲的结果了,也没心思再睡下去, 就从榻上下来,开始拿衣裳,小书见了, 忙过来服侍。

    穿完衣裳, 洗漱完, 张苻就让小书去准早膳。

    半个时辰后,田仲才姗姗来迟,看到早在桌边等着的张苻,诧异的说:“今日起的这么早?”

    “做了个噩梦, 睡不着,就起来了。”

    田仲知道张苻这几日一直担心殿试的结果, 有些思虑过重, 才噩梦连连,就说道:“等会大朝就知道结果, 你也不用再提心吊胆的了。”

    张苻点点头,只是还是有些魂不守舍。

    田仲知道只要不出殿试结果,张苻就不可能放下心来, 也不再劝,开始用起早膳。

    两人用过早膳,收拾好,就朝宫门外赶去。

    卯时

    随着三声鞭响,五日一次的大朝又一次来临,文武百官按品级进入大殿,众贡士也在殿外候着,听候宣召。

    未几,一个内侍从里面走出来,一甩拂尘,喊道:“宣——众贡士觐见。”

    众贡士忙整了整衣裳,按照会试的名次,跟着内侍进去。

    进入大殿后,众人不敢东张西望,就在殿中垂手候着。

    礼部尚书温岚出列,从旁边礼官手里拿过金榜,高声念道:“此次丁戌科进士,共二百八十三人,一甲三人,赐进士及第,二甲三十二,赐进士出身,三甲二百四十八,赐同进士出身。

    江南行道秦明,一甲第一名,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

    秦明虽然对自己中状元早有预料,可当听到真是状元时,仍然激动不已,深吸

    一口气,出列,对上首拜倒。

    “臣秦明,谢主隆恩!”

    赵孟坐在上首,看着秦明无论气度,样貌都是上上之选,对自己点的这个状元也多了一分满意,说道:“连中六元,乃当朝盛事,秦修撰这个状元确实名至所归。”

    秦明听的圣上褒奖,顿时大喜,有这一句话,以后只要他不出大错,定然仕途顺畅,忙恭声说:“全赖陛下治国有道,天佑我朝,才使臣侥幸六元,显陛下之德。”

    赵孟听了挺满意的,说道:“爱卿平身。”

    “是,”秦明起身,回到自己原来站的地方。

    温尚书接着念:“两浙李琛,一甲第二名,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李琛亦出列,对上首拜倒,“臣李琛,谢主隆恩。”

    只是有了刚才秦明的珠玉在前,赵孟也只说一句“不错”,就让李琛起来了,李琛虽然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起身回去。

    温尚书看到下一个名字,顿了一下,念道:“幽州田仲,一甲第三名,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满朝文武和众贡士,顿时都瞅向田仲的方向。

    满朝文武看的是田仲的反应,而众贡士,除了少数几个知情的,则看的是田仲前边的严彦。

    严彦:……

    不就被挤出前三么!

    自从知道田仲的身份,严彦就知道自己一甲肯定没戏,毕竟朝廷不可能让两个幽州籍的贡士同时进入一甲。

    不过对于被田仲顶,严彦也没什么怨恨,反而看好戏的看着前面的秦明李琛,也不知道这俩家伙排在田仲前面,等知道了田仲的真实身份,会不会尴尬!

    田仲感觉到周围那些在他身上的目光,笑了笑,这些人不就想看看他接下来会怎么做么?

    既然如此,他就如他们所愿!

    田仲出列,对上拜倒:“臣田仲,谢主隆恩。”

    整个朝堂,瞬间鸦雀无声。

    赵孟也怔住了,看着下面的田仲,一时间五味杂陈。

    好一会,赵孟才回过神来,说:“田爱卿平身。”

    “谢陛下。”田仲起身。

    两人相对无言,还是赵孟说道:“田爱卿请回。”

    田仲回列。

    大殿这才又活了过来,礼部尚书温岚偷偷擦擦汗,接着念道:“幽州严彦,二甲第一,赐进士出身,赐传胪。”

    等严彦刚出列,还没等他谢恩,温尚书就直接把手中的金榜塞给他,然后腿脚麻利的回自己那列。

    严彦:……

    他现在是要谢恩,还是要念榜。

    严彦无奈,只得抱着榜对上面行了礼,看到上面没什么反应,只好硬着头皮开始大声念榜。

    “岭南**,二甲第二,赐进士出身。”

    “晋中张开,二甲第三,赐进士出身。”

    ………

    一直等念完最后一个,严彦喘了一口气,对上面行礼道:“臣已念完,请陛下示下。”

    “开中门,出金榜!”

    “是。”

    严彦把手中的金榜给状元秦明,秦明亲自捧着,旁边李琛田仲一左一右,三人从大殿,朝外走去。

    大殿到中门这条路,除天子大婚外,只有每三年一次一甲三人才能走一次,秦明捧着金榜,走在这条路上,腿都激动的有些抖。旁边的李琛也激动的不行,一直在看着眼前的这条路。

    田仲倒是没怎么激动,不过对这条路也挺新鲜的,毕竟哪怕是以前的他,好像也没走过这条路。

    于是,三人一边瞅着这条路,一边走,结果不足两里的路,硬是被三人走了半个时辰,等到三人出了中门,从侧门绕远路出来的其他众进士,早已等候多时了。

    三人顿时大窘,忙带着众人,朝貼皇榜的地方走去。

    等贴完,看到旁边礼部早已备好的披着红绸的高头大马。

    三人对视一笑,翻身上马,开始游街。

    作者有话要说:  田仲:不就换个老板么,你们当我会不适应,笑话!

    作者:铁打的田仲,流水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