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55、公主回京
    赵孟把考卷放回桌子, 对温尚书说:“等会呈卷时, 把这份也放上。”

    温尚书忙应道:“是。”

    赵孟说完,就打算回去。

    “陛下!”祁御史却站出来, 对赵孟进谏道:“这不和规矩,历来殿试考卷上呈着, 无不是全‘○’者,且其中前十, 这份考卷已有“╳”,岂可上呈。”

    此言一出,屋里众人顿时表情各异。

    赵孟脸色也有些怪异, 咳了一下, “祁爱卿, 你不会到现在还没看出这份考卷是谁写的吧?”

    祁御史梗着脖子说:“臣不需要知道这份考卷是谁做的,臣也不想知道他是哪位皇亲国戚还是权贵之子,臣只知道规矩不能变,凡事得按规矩来。”

    赵孟笑了, 虽然祁先顶撞了他,可身为皇帝, 还是希望手下的臣子能多一些正直, 少一些趋炎附势,不由好脾气的说:“祁爱卿说的有理, 按规矩确实得全‘○’者才能上呈。”

    “陛下圣明!”祁先还以为赵孟被他劝止了,忙说道。

    “不过朕觉得祁爱卿打的这个‘╳’有失偏颇,不知道祁卿是否修改一下。”

    祁御史没想到圣上居然会这么说, 忙说道:“陛下,臣自认为臣打的绝对公正。”

    赵孟又拿起那张卷子,看了看,疑惑的说:“朕觉得他做的还不错,为什么会被打到下等?”

    “陛下,”祁先回道:“这位考生的两篇策论,第二篇做的确实不错,对变法提的优劣分析的也很有深度,提的一些意见也很中肯,臣确实曾想给他打上等的,可看到他的第一篇策论,臣就知道这‘○’一定不能给。”

    “为何?”

    “此人蛇鼠两端,摇摆不定,左右讨好,实乃非忠臣之辈!”祁御史铿锵有力的说。

    赵孟和六位尚书嘴角抽了抽。

    田仲在朝七年,一直被视为忠臣之典范,良将之翘楚!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评价他。

    祁御史看着众人都不说话,还以为众人不信,就详细说道:“这策论的第一题,问的是忠君还是忠民,其实无论答忠君还是忠民,都是不错,这是各人的志向,本就无可厚非,可这位考生却两方都不愿意得罪,答题时故意取巧,答道:当天下百姓需要他时,他忠民,当君主需要他时,他忠君,当天下百姓和君主同时需要他时,他觉得哪个重要就忠哪个。这和没答有什么两样!如此避重就轻,蛇鼠两端,摇摆不定,岂能让他得上等!”

    钱尚书扶额,温尚书仰头,其他几个尚书或咳嗽或叹气。

    赵孟用手按了按眉心,把手中的卷子给钱尚书,示意他给祁御史说清楚。

    钱尚书接过卷子,把祁御史拉到一边,小声说:“你仔细看看这字,觉得眼熟不?”

    祁御史看了看,觉得好像真有点眼熟。

    钱尚书实在看不下去了,对祁御史小声说:“田仲没死,这卷子是他写的。”

    祁御史瞬间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份卷子。

    “别人谁这么写,都可能得不了上等,可唯独这位,却一定得是上等,因为三年前,人家拿命做到了,不服不行啊!”钱尚书拍拍祁御史,叹了一口气。

    “怎么会是他,”祁御史喃喃的说,突然走到桌前拿起笔,把自己打的‘╳’划掉,郑重的画了个‘○’。

    两日后  扬州行宫

    这几日风和日丽,气候宜人,太后在逛完行宫,游完湖,钓完鱼,赏完花后,终于又别出心裁的找到一个新乐子——听戏。

    太后一身家常打扮,坐在新建的戏台下,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听着戏,旁边陪着的,自然是长公主赵瑶。

    “瑶儿,你看这两小丫头唱的真不赖。”太后听的兴起,对旁边的闺女说。

    “确实不错,扬州刺史有心了。”赵瑶喝着茶,随口说道。

    太后看着自己宝贝闺女有些兴致缺缺,奇怪道:“瑶儿,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挺爱看戏的么?”

    赵瑶放下茶,沉默不语。

    太后就生了赵孟赵瑶一双儿女,平日疼的像眼珠子似的,看到女儿这样,顿时没心思看戏了,揽过女儿,问道:“我的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是有心事还是身子不舒服,快给娘说。”

    赵瑶偎依在太后怀里,“娘,女儿身子还好,只是心里有些不舒坦。”

    “怎么心里不舒坦,是谁惹到你了?”太后一听忙问道。

    “……”

    “怎么不说话啊,”太后顿时急了,转头问伺候赵瑶的四个大宫女:“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四个大宫女忙回道:“太后娘娘,不关奴婢的事啊,殿下是听到宫外的传言才闷闷不乐的。”

    “什么传言?”太后皱眉。

    其中一个大宫女回道:“宫外有传言,说田大将军没死,不但没死还在京城,甚至还去月仙阁见其红颜知己月茹姑娘。”

    “什么,田家小子没死!”太后大惊,忙问道:“可是听准了?”

    “外面都在传,奴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赵瑶淡淡的说。

    太后顿时大喜,揽着女儿笑道:“这下可好了,那死小子终于又活回来了,娘终于不用愁你夫婿了。”

    要说太后到了这个年纪,这个地位还有什么放不下的,那就是她宝贝女儿的亲事,自从田仲战死后,太后就没断过给闺女再找个的念头,毕竟女儿还年轻,又没过门,总不能让女儿替田仲守着,只是太后偷偷相看了很多人家,都没有满意的,有田仲这个珠玉在前,太后又哪里看的上那些还是公子哥的世家子,所以一听到田仲还活着,最高兴的莫过于太后。

    “田家那小子既然回来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太后摸着女儿的脸,女儿一直很中意田家那小子,虽然女儿平日不说,可她当娘的心里还是明白的。

    “他回来我开心什么!”赵瑶面无表情的说。

    “怎么了?”太后看着怀里的女儿,疑惑道。

    旁边一个大宫女自以为知道,出声说:“奴婢听说田将军回京先去了月仙阁,公主是不是?”

    “闭嘴!”赵瑶突然出声呵斥道。

    太后也变了脸色,直接对身边的嬷嬷说:“这种挑事的怎么也往公主身边放,还不拖下去。”

    大宫女本想表现一下好得太后的青眼,谁想到反而犯了忌讳,扑通一下跪下,“太后娘娘饶命,殿下饶命……”

    嬷嬷哪里敢让宫女惊扰到太后公主,忙一把拖着她下去。

    等安静下来,太后直接对周围说:“你们都退下吧!”

    周围的宫女太监忙应了一声,小心退下。

    等周围没人了,太后看着女儿问道:“到底怎么了,以你性子,不是会为这点小事生气的。”

    田家小子以前又不是没去过月仙阁,也没见女儿有什么反应,再说她也算是看着那小子长大的,知道他没什么花花肠子。

    “我自然不是气这个,我是气我哥和田仲。”赵瑶没好气的说。

    “你哥?你哥怎么了?”太后诧异道。

    “我昨晚派人去查了,田仲几个月前就到京城了,要不是我哥封锁消息,扬州离金陵这么近,我能一点风声听不到。”

    “这臭小子,”太后一听顿时气道:“知道了居然不告诉老娘,害的老娘前几日还偷偷相看杭州的青年才俊!”

    “娘,”赵瑶扶额,她娘怎么天天就这么心心念念想的把她嫁出去!

    太后一不小心说露嘴,有些讪讪,“娘不是担心你没个伴么。不过如今好了,田家那小子回来了,娘等会就去信给你哥,商量一下你和田家小子的亲事。”

    赵瑶知道她娘是真心疼她,也不好说什么,听到她娘要和她哥商量她的亲事,忙阻止道:“娘,这事不急。”

    “怎么不急,你俩从定亲拖到现在都快十年了!”太后为这事都快愁死了。

    “娘,田仲回京好几个月了,我哥却在这边一点消息都没露,而田仲,回京这么久,却一次也没来拜访您,以前哪怕他和我哥斗的再厉害,每次回京,他可从没少过登门拜访和送节礼。”赵瑶有些忧心的说。

    “这?”

    “娘,过两天女儿打算回京一趟。”赵瑶突然说道。

    太后知道自己女儿素来有主意,问道:“要不要娘陪你一起回去?”

    赵瑶知道她母亲就是为了躲清闲才跑到扬州的,说道:“女儿自己回去就好,娘好容易松快松快,何必回去受累。”

    “那娘让你哥派人来接你。”太后想到京城那些事,顿时头大,也歇了回京的心。

    赵瑶和母亲说完,就打算下去收拾东西,只是在走之前,赵瑶让人把扬州那些造谣的都抓了起来,打算带着回京丢给月仙阁的那位。

    敢算计她,真当她好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