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36、往事
    屋外电闪雷鸣狂风大雨, 屋内烛光被风吹的忽明忽暗。

    田仲坐在桌前, 看着桌上那本刚被他翻完的“天书”,眼中晦涩难明。

    良久, 田仲叹了一口气,伸手把书放回匣子, 合上。

    第二日     天大晴

    田仲抱着匣子,跟着船上的仆役, 找到了正在指挥人开船的刘海和旁边坐着喝茶的老刘头。

    “多谢刘老,田某受益匪浅。”田仲把匣子还给老刘头,真诚的说。

    老刘头放下茶, 接过匣子, 笑道:“这书放在老朽手里算是白瞎了, 田举人能看懂一二,也是造化。”

    田仲看着旁边的人虽忙,老刘头却清闲的很,就问道:“不知刘老现在是否有空, 在下有些事,想向您讨教一二。”

    “自然有空, 老朽都一把年纪了, 掌舵的事早就交给儿子了,要不是这次载的是你们这些举人老爷, 上面的人怕出事,老朽这一把老骨头可不在这碍事。”老刘头笑着起身,对田仲说:“来我屋里说吧!”

    老刘头带着田仲七拐八拐到了自己的屋里, 请田仲落座后,问道:“不知举人老爷想问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昨夜田某看完此书后,顿有相见恨晚之感,只可惜著此书的田将军已战死沙场,再无缘相见,心里难免有些遗憾,知道刘老您素来消息灵通,见多识广,所以想来问您一下,您以前见过田将军么?可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刘头不疑有他,笑着说:“就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素来钦佩英雄,我家那小子也是,平日没事时,就爱看那些英雄传啥的话本,怎么说都改不掉。

    对于田将军,其实老朽也只是听说,并没见过真人,不过传闻田将军长的清雅俊秀,人又温文尔雅博学多才,据说曾是京城有名的贵公子,后来……”

    “等一下,”田仲打断老刘头,问道:“田将军清雅俊秀?他不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么?”

    老刘头似乎被田仲的话惊到了,诧异的说:“田举人这是听谁说的,老朽虽然不曾见过田将军,可也知道将军年少的时候,曾和当今圣上一起被称为京城双公子,是有名的少年才俊。

    再说田将军的父亲老信武侯乃成帝侍读出身,宫中挑侍读,最重样貌才学,田将军的母亲乃昔日南越公主,南越第一美人,本是南越送我朝和亲的,传闻因成帝皇后妒忌,才使了手段赐婚给当时还未娶妻的信武侯,虽然传闻不知真假,起码田夫人美满绝对是京城数一数二的,有信武侯和夫人在,哪怕田将军长的再差,也长不成虎背熊腰的大汉吧!”

    “可我上次去将军庙烧香,看到田将军的雕像,确实是个虎背熊腰的大汉!”

    老刘头一听,顿时笑了:“我还当什么,原来是庙里的雕像,那东西哪能做的了准,田举人看看庙里的关公,难不成您还真以为关二爷脸是红的不成?”

    田仲一顿,随即笑道:“刘老说的是,是我想岔了。您接着说。”

    “后来田将军十六岁那年,其兄长与柔然准顸部作战时,不幸被流矢所伤,不治身亡,田将军一怒去了边关,投身军营,然后花了三年时间操练兵马,勘察地形,记录天时,终于在青原谷一役,以少胜多,全灭准顸部,报了兄仇,也因此一战成名,因军功成了当时朝廷最年轻的将军,其后田将军一发不可收拾,屡次带兵击退柔然进攻,凭战功不断升迁,居然在十九岁那年,就成了北方戍军副总统领,当时北方戍军总统领本就是其父信武侯的旧部,因年事已高,又见田将军可独当一面,就主动退位让贤,上书将帅印让给了田将军,于是,北方兵权,尽归当时不足弱冠的田将军。其后田将军开始整顿边关防御,将整个边关收拾的跟铁桶一般,有很长一段时间,柔然都不敢再来劫掠……”

    田仲听着老刘头在那大赞田将军各种功绩,疑惑的问:“听您和其他人一说起田将军,都是怎么怎么厉害,柔然见他跟老鼠见猫似的,压根不敢来犯,那当初柔然为什么敢突起三十五万大军犯关,田将军又怎么会突然战死?”

    老刘头叹了一口气:“当初柔然之所以敢犯关,就是看田将军不在边关,而且觉得田将军可能回不得边关。”

    “您说的是当初田将军因守孝丁忧?这事在下也略有耳闻,可丁忧不是可以夺情吗,一旦战事起,朝廷肯定会下旨令田将军夺情起复,回到边关的,后来朝廷不也这么做了嘛。柔然怎么会因为田将军守孝就觉得他归不得边关?”田仲不解道。

    “……”老刘头面漏难色。

    田仲看了,忙说道:“可是田某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要是有,刘老不必勉强,田某也不过随口问问,不知道就算了。”

    老刘头想了一下,还是说道:“其实这些事都是前朝的了,如今时过境迁,哪怕有些犯忌讳,也不打紧了,你要真想听,老朽就说道说道,不过这事出我口,入你耳,出了这门老朽可就不承认了。”

    田仲笑道:“这是自然,出了这门,在下也不会承认曾问过您这事。”

    “这事当初老朽也只是耳闻,老朽虽然在官船上消息灵通,可家里毕竟没有做官的,对于许多事,也只能道听途说,真真假假,也分辨不清,所以老朽给你说的这些,你就当听个乐子,别太计较。

    当时田将军的父亲信武侯因旧伤复发过世,田将军的母亲也因长子和丈夫的相继离世深受打击,一病不起,田将军得知消息,安排好边关防御后,带亲卫连夜从边关赶回京城,处理丧事和照顾母亲,只是从回到京城后,田将军除了上了一次朝请求丁忧,其后接近两年,田将军居然再没漏过面,当时天下众说纷纭,有说田将军被丞相报复趁机软禁了,有说田将军不好了,甚至还有传言说田将军死了,只是朝廷秘不发丧………”

    田仲听的很是疑惑:“守孝不是本来就应该闭门谢客,不见外人么,田将军不露面不是很正常吗,怎么还会传出这些?”

    “这,”老刘头顿了一下:“您要是知道田将军最后一次上朝除了上书请求丁忧外,还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把刀架到当时的丞相,如今的圣上脖子上,您就一点也不会奇怪这风言风语从哪来的了!”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把刀架在当今圣上脖子上?”田仲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老刘头还怕田仲误会田将军,忙解释道:“其实那事也不怪田将军,当时丞相和皇帝,啊不,圣上和废帝斗的正厉害,朝中文臣正鼓吹着圣上(丞相)加九锡,田将军一怒之下,才拔了配刀架在圣上脖子上的。田将军此举,当时也算是忠心赤胆。”

    田仲扶额:“在下想问的不是这个,在下想问的是,金殿之上,他从哪弄的配刀?”

    “废帝御赐的,当初田将军领帅印时,废帝特赐了田将军可见君不拜,带刀入朝。”

    田仲嘴角抽了抽:“原来这样,那还好,要不大殿之上亮刀剑,可是等同谋反。”

    老刘头奇怪的看了田仲一眼,不知道田仲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一般的人听完不都是热血沸腾么!

    田仲看老刘头看过来,忙说:“那就因为这件事,众人就觉得田将军守孝期间被圣上(丞相)报复软禁?不至于吧,田将军手握重兵,哪怕圣上(丞相)被他得罪的再狠,也不敢轻举妄动吧,他就不怕他软禁了田将军,边关那些将士闹起来?”

    “可是当初确实有人发现信武侯府外的守卫换成了羽林卫,要知道,当初羽林卫可是在丞相手中。”老刘头说道。

    羽林卫本来应该是掌握在皇帝手中的亲卫,可是当初成帝死的时候,柔然举兵来犯,当时的丞相赵承亲自坐镇朝堂,守护京城,所以当时的羽林卫的指挥权就落到了赵家人手里,小皇帝大婚后,一直想收回羽林卫的指挥权,可是都被赵孟挡了回去,小皇帝因此一直觉得赵孟居心不良,多次诘难,当然最后也证明小皇帝的顾虑是真的,田仲死后,赵孟确实靠着羽林卫迅速控制了京城,篡位成功。

    田仲想到以前听过的传闻,点点头,问道:“那既然如此,北方的将领就毫无反应?”

    “当然有反应了,听说信武侯府的护卫被换了不久,北方那些将领就急了,纷纷上书,不是要求回京探亲,就是说旧伤复发,要回京修养,开始朝廷还压着,后来实在压不住了,朝廷就准了几位老将回来,据说那些老将一回来,连家都不回,就直奔将军府,说也奇怪,那些老将去了之后,回来就突然没动静了,北方将士也突然消停了。”

    “应该是看到田将军好好在家守孝,所以放心了吧?”田仲笑着说。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只不过后来又有传言,说田将军其实不是被软禁,而是病重,甚至还有传言田将军疯了,不过这事被控制的很好,除了朝堂上有传言,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老朽也是无意听到一点,并不知道真假。”老刘头不确定的说。

    “病重?疯了?好好的怎么会。”

    “当时田将军回来没两日信武侯夫人也撒手人寰了,有人传言田将军连丧双亲,可能……”

    田仲身子僵了一下,然后问道:“可两年后柔然来犯,田将军不是还夺情起复,好好的回边关了么?”

    “这老朽就不知道了,当是传什么都有,消息又真真假假,谁知道哪件是真,哪件是假,老朽也不过当个乐子听听罢了。”

    “也是,这朝堂之事真真假假,在朝堂上人都看不明白,又何况道听途说了,那田将军到边关后,不应该很快稳定边关防御么,怎么最后还?”

    “听说当初边关告急,朝廷紧急下旨让田将军夺情起复,田将军接到圣旨,就立刻带亲卫奔赴边关,没几日,就稳定了边关防线,朝廷还为此多次下旨嘉奖,当时柔然兵多,边关兵少,田将军一直严防死守,两方对峙了大半年,后来听说柔然撑不住了,想要退兵了,朝廷形式一片大好,可不知怎么的这时居庸关居然突然被柔然攻破了,柔然三十五万大军顿时找到了突破口,倾巢而入,田将军当时正在晋中,闻居庸关破,连忙带着自己麾下十二万精兵前来堵关,两军在居庸关内百里处狭路相逢,然后………唉!”

    “当初居庸关的守将是谁?”田仲沉声问。

    “听说是老将秦證。”

    “他现在还在边关?”

    “没,听说他得知田将军战死,就自杀了,大概是自责自己守关不利和田将军的死吧!”

    “不对,”田仲皱了皱眉:“秦證不是老将么,又得田将军信任把守居庸关那样重要的关口,肯定是有本事的,怎么会连居庸关都守不住?”

    “这谁知道,秦證可是和老信武侯一个辈分的将军,据说年轻时也是名将,谁能想到他居然会突然丢关,大概连田将军都没想到吧,要不当初田将军怎么会被弄的措手不及,连援兵都来不及调,只能自己带麾下的十二万堵上。

    好在当时田将军对北方地形熟,抄近路成功截住了柔然大军,然后靠着麾下十二万兵力和柔然三十五万大军死扛,这才拖住了柔然,给其他将领恢复关口的时间,只是等其他将领弄好防线再赶来救援时,才发现田将军麾下十二万将士几乎全部战死,而柔然三十五万大军,也几乎没剩几个………”

    作者有话要说:  丁忧:朝廷官员在位期间,如若父母去世,则无论此人任何官何职,从得知丧事的那一天起,必须辞官回到祖籍,为父母守制二十七个月,这叫丁忧。

    夺情:夺情起复,又称夺情,是中国古代丁忧制度的延伸,意思是为国家夺去了孝亲之情,可不必去职,以素服办公,不参加吉礼。夺情少见,但常常发生在战场将士身上,丁忧制度不应用在战场上面,古人称之“墨绖从戎”,又称“金革之事不避”。也就是一旦战乱起,哪怕将军正在守孝,也应该为了国家停止守孝,奔赴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