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29、那混蛋抢我功劳
    大堂中, 钱尚书和两位陪考官正一边扇着扇子, 一边喝着茶。

    其中一个陪考官郑莘瞅了一眼外面,对钱尚书和另一个陪考官石进说:“这日头终于快要落下了。”

    石进放下茶水, 把扇子扇的呼呼响,说道:“好歹落下了, 再不落下,别说号房的考生, 就是咱们三个,也撑不住,这天也忒热了。”

    钱尚书看着外面的天, 眼中闪过一丝忧色, 说:“也不知道这天要热到什么时候, 往年虽然也有秋老虎,可真没这么狠过,而且最近北方几乎没怎么下雨,各地已经陆续出现秋旱, 要是再不下雨,只怕……唉!”

    石进忙劝慰道:“上天有好生之德, 定不会忍心看黎民百姓受难, 礼部上下已经准备祭天大典,请圣上主祭, 相信上苍定会被圣上的仁德感化,降下甘露。”

    钱尚书听的嘴角一抽,圣上亲自祈雨, 朝中有脑子都知道这不过是安抚民心的一种手段罢了,要真指望这个,那离亡国也不远了,当然这话肯定不能说出去,钱尚书端起茶,喝了起来。

    石进看着钱尚书突然不说了,知道自己不小心说错了话,不由有些讪讪,其实他自己也明白祈雨是怎么回事,只是想在钱尚书面前表表礼部和翰林院的功劳,谁知道钱尚书连句客套话都懒得说。

    石进讨了个没趣,不好再说什么,就端起茶,也喝了起来。

    至于郑莘,另外两个都不说话,他自然也不好一个人说,于是,也端起茶喝了起来。

    一时间,大堂里三位考官,都闷声喝起茶来。

    三人正喝着茶,外面一个军士跑到大堂下,抱拳道:“大人。”

    石进正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忙出声问道:“什么事?”

    军士回道:“号房有一考生吵着要见主考官大人。”

    石进一听,直接叱道:“胡闹,主考官是他想见就能随便见的么!”

    “可是大人,那位考生说明日半夜有暴雨,想请主考官大人提前警示号房的众考生,否则突降暴雨,万一损坏考卷,不但会让考生多年辛苦付诸东流,也会让乡试受到影响。”

    石进朝外看了一眼,发现晚霞满天,俗话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一看明日就是个大晴天,不由说道:“胡说八道,这天一看就没雨,那考生不会是为了扰乱别人心绪,才故意造谣的吧!”

    钱尚书放下茶,对下面军士问道:“说这事的考生,是哪个号房的?”

    石进一看钱尚书问,忙说:“大人别听那考生胡说,要他真能提前知道有暴雨,干嘛不偷偷自己快点做完,反而要提醒别人,这不是闲着没事帮对手么,天下哪有这样的圣人……”

    “主考官大人,那位考生是乙排二六。”

    石进的声音戛然而止,扭头看着军士,问道:“你说那考生是谁?”

    “乙排二六。”

    钱尚书起身,整了整衣袖,朝外走去。

    石进看着钱尚书离开,瞪着眼问旁边的郑莘:“是那位?”

    “你觉得呢,除了那位,谁还有这个气度。”郑莘说了一句,就匆匆去追钱尚书了。

    石进想到那位的性子,这还真是那位能干出来的事,不由捂脸,也跟着跑了出去。

    田仲坐在桌前,手托腮透过窗子看向外面,唉,这雨怎么早不下,偏偏下到乡试中,这破号房,虽然是砖瓦的,肯定塌不了,可谁知道它漏不漏雨,哪怕不漏雨,雨水也肯定往里斜,这号房就这么小,到时还能有干的地方?

    看着天,田仲觉得今年的乡试,还真是考验人啊!

    “你说要下雨?”田仲的窗子忽然被人一挡。

    田仲看到来人,忙起身,对对方行礼道:“主考官大人。”

    钱尚书摆摆手,说:“不必多礼,你是说,明天晚上有大雨?”

    “是,刚才落日之时,学生察觉风向有异,就特地看了一下天上的云走向,经过推算,发现明日半夜将会有大雨,恐号房狭小,无可躲避,所以希望请大人警示同考者,注意护好考卷。”

    钱尚书问道:“这雨是就这里有,还是别的地方也有。”

    田仲愣了一下,这时候不应该问他为什么会推演天时或者怎么就确定会下雨么,不过还是答道:“经学生观测,此次应该不是只有此地下雨,应该是北方大部分地方可能都会下雨,并且天还会突然变冷。”

    “那其他地方什么时候下雨,你可能推算出?”

    “这个,”田仲犹豫了一下,说:“学生没有亲自去看,推算可能稍微有些误差,不过依经验来看,下雨之日应该是从北向南,哪怕到京城,最多也相差不过一两日。”

    钱尚书心下了然,对旁边的军士说道:“让军士传令各号房,言明日夜间可能有雨,让众考生自当心考卷。”

    “是。”

    军士领命,匆匆下去传令。

    说完,钱尚书也离开了。

    田仲看着钱尚书的背影,皱了皱眉。

    昔日他将下雨之事告诉王家村村民,村民朴实敦厚,开始尚且不信,今日他一说,还未曾详细解释,这位尚书大人居然信了。

    是这位尚书大人太过轻信于人,还是别有隐情,他怎么就能确信他说的真的,而不是胡言乱语?

    另一边,钱尚书匆匆回到大堂,就让军士去提信鸽。

    跟在后面的郑莘石进一听,忙纷纷劝阻:“大人,这乡试中用信鸽会不会不大好。”

    按规定,乡试时,贡院门一旦关闭,内外消息就必须完全断绝,如今钱尚书要用信鸽,万一向外走漏了消息,哪怕以钱尚书,也落不得好。

    钱尚书说道:“无妨,这信鸽是内卫特地训出来,能收到信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当今圣上,每只鸽子在内卫都记录在案,它送的信,本身就是密折。”

    石进和郑莘一听事涉圣上,顿时不敢再劝,这规矩也是人定的,要是事关圣上,那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郑莘石进对视了一眼,还是小心问了一句:“大人是要传何事?”

    虽然这样问有些犯忌讳,可两人还是怕钱尚书万一用信鸽传了有关乡试的事让他们担责任。

    钱尚书也知道如今三人同为考官,是一条绳的蚂蚱,如果出了事谁都跑不了,就笑着说:“正好你二位做个见证,老夫所传之事,和乡试无关,乃是此次下雨之事。”

    “是刚才那位说的下雨?”郑莘想到那位好像确实极擅天时,说道:“素闻那位作战时最讲究天时地利人和,那位说有雨,想必不假。如今北方秋旱日益严重,若真是有雨,确实是万民之幸,朝廷之幸,只是按照那位说的,这雨不过一两日就来,等一两日,朝廷自会知晓,想必也不耽搁什么,大人何必冒着担干系的危险向外传信呢?”

    “这雨自然是好雨,是及时雨,只是这雨若要是圣上祈的,圣上乃真龙天子,岂不是更好,再说你们礼部准备了那么久,也不能白费不是么?”

    钱尚书看到信鸽来了,就走到旁边文案,写起密信。

    郑莘石进两人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难怪同样的年纪,同为进士出身,人家钱尚书可以身居高位,成为帝王心腹,而他们,却只能在翰林院混日子。只凭这份时刻替圣上着想的忠心,他们就比不上。

    是夜,京城,圣上突然连夜急召礼部尚书和钦天监众人觐见,第二日,礼部尚书上书,言北方久旱,请圣上以万乘之尊亲临祭坛祭天,圣上欣然应许,当即摆驾祭坛,沐浴斋戒,诚心祈雨,未几,北方多地天降甘露,旱情得解。朝廷内外大喜,忙将此事昭告天下,令人传颂。

    天下百姓得知,顿觉圣上果真乃真龙天子,得上天庇佑,纷纷感念圣上之德。

    ……

    贡院,第二日半夜

    外面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如注,田仲等众考生抱着考卷,瑟瑟发抖。

    贡院的号房是砖瓦建的,确实挺坚固,屋顶也没大有漏雨的,可这雨太大,风又大,它往里斜雨啊!这号房又小,稍微进点雨,整个号房就都湿了,考卷这么脆弱的纸,除了搂在怀里,别的压根没干地方放啊!

    于是,一众考生一边抱紧考卷,一边咒骂这该死的大雨,纷纷祈求雨快点停,尤其那些考卷还没做完的考生,更是心慌不已,担心明日雨不能停,耽搁答卷,不由闹腾起来。

    整个贡院咒骂声、祈求声、吵闹声不绝于耳,钱尚书和两个副考官不仅要忙着安排军士给贡院排水,还要弹压趁机闹事者,更要安抚众考生,一时间,竟有些心力交瘁。

    三人对视一眼,无奈苦笑,今年的乡试,还真是够折腾人!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田仲:那混蛋抢我功劳!!!

    赵孟反驳道:“你那天气预报时准时不准,除了朕,谁这么信你?”

    田仲:胡说八道,起码十次有八次准!

    作者插嘴:打断一下,赵孟,既然你觉得他可能不准,干嘛还信他?

    赵孟咳了咳,说:“因为钦天监更不准啊!再说不就祁个雨么,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总能碰上一次吧!哪次下雨宣传哪次不就成了!”

    作者:受教了,难怪古代祈雨,太后、皇帝、皇后、太子……轮流去,原来如此,可是要最终还没下怎么办?

    赵孟:不是还有罪己诏么!

    作者:………五体投地,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