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26、炎热的考前
    孙鄱扶着文案剧烈的咳嗽, 心里却把钱尚书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

    这位是皇亲国戚么!

    咳咳, 好像还真算是。

    可这位是普通的皇亲国戚么!

    咳咳,好像钱尚书那家伙确实没写“普通”两字。

    可这也不行啊, 这杀神进了府学,还不把府学掀过来。

    孙鄱甚至都没来的及想田仲为什么会死而复生, 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

    老天,这杀神为什么会跑到他的府学!

    对于田仲, 孙鄱绝对是认识的,他又不是府学那些教谕,天天呆在府学, 他是府长, 朝廷正了八经的六品官员, 没事还得去礼部坐坐,他怎么会不认识前礼部尚书兼太傅的“得意”弟子,手握重权的大将军田仲,当然田仲肯定不认识他就是了。

    可现在不是认识不认识的问题, 是这家伙怎么跑到他的府学!!

    “府长,您还好吧?”田仲看着喝茶被呛到的孙鄱, 忙用旁边的壶又倒了一杯茶, 放到孙鄱面前,说:“您要不要喝杯水压一下, 或者学生帮您拍拍背,顺顺气?”

    孙鄱一听,忙摆摆手, 让田仲给他拍背,他怕折寿啊!

    端起面前的茶杯,孙鄱狠狠喝了两口,终于把咳嗽压了下去。

    孙鄱听到田仲自称“学生”,这才想起来这家伙居然是此次院试的案首,因此成了廪生,并且还进了他的府学。

    顿时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这他是做梦没醒?

    田仲不是武将么,怎么会跑来考科举,进府学,而且他怎么还考的上?

    突然想到自己的前上峰傅书,又想起当初京城的传言。

    孙鄱觉得,他好像应该再把傅书的祖宗八代问候一下。

    “府长,府长,您怎么了?”田仲看着孙鄱一直在那发愣,忙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孙鄱回过神,看着眼前的田仲,突然想起钱尚书在信中让不要惊动田仲,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可想到如今皇位上的那位,他突然明白,这事只怕不简单。

    孙鄱来不及细想,就对田仲客气的说:“你是田廪生吧,老夫叫你来,本来是想对你此次院试中案首的一事嘉奖一下,只是老夫现在突感不适,你先回去吧。”

    田仲看着孙鄱脸色涨红,又见他刚才呛的确实有些狠,不疑有他,就说:“那学生先告退。”

    说完,对府长行了一礼,朝外走去。

    等田仲出去关上门,孙鄱一骨碌起身,跑到旁边拿起纸笔就给钱尚书写信,这时候,他已经顾不上钱尚书位高权重会不会搭理他,他现在就想知道,这杀神跑到他府学,到底怎么回事,想干什么!

    田仲回到乙院,在其中一间屋找到正在温书的张苻,走进去,在他旁边的一个空位坐下。

    张苻看到他,忙问:“府长对你说了什么,是不是先夸了你几句,然后鼓励你继续好好读书?”

    “没,他什么都没说。”

    “啊?”

    “我进去时,他喝茶正好被水呛着了,还呛的挺严重的,就让我先回来了。”

    “………”

    张苻简直不敢相信还有这么凑巧的事发生,只好拍拍他的肩表示安慰。

    田仲笑了笑,表示这点小事他压根没放在心上。

    张苻看他还好,就把手中的书给他看,说:“刚才王教谕的仆从过来说,明天王教谕要讲‘策问’的第十页,你快点先温一下书吧,王教谕喜欢提问,要是答不上不太好。”

    田仲听了,从张苻那拿过自己那摞书,在其中找了找,抽出“策问”那本,翻到第十页,刚要看,突然想到一事,问张苻:“这位王教谕,是不是就是王家村的王举人。”

    “没错,正是他。”

    田仲想到他包里那封里正写的信,打算等明天课后把信给他。

    想完后,田仲看起书来。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的极快,尤其还是在日复一日的读书中,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七月末。

    这日,外面骄阳似火,屋里闷热至极,众学生坐在屋里,汗流浃背的或看着书,或做着题。

    田仲写完一篇策论,看着手心的汗,放下笔,掏出袖中的帕子,擦了擦手,又擦了擦额头的汗。

    张苻从外面端着两杯凉茶走进来,在田仲桌子上放了一杯,然后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一边喝一边说:“趁凉快喝吧,我刚去旁边耳房端的。”

    田仲端起来,一饮而尽,顿时感觉胃里清爽了许多,身上的燥热消散了不少。

    “爽快!”

    “唉,你喝慢点,小心凉着胃!”张苻看着田仲不知道轻重,忙提醒:“再有几日就要乡试了,你可别弄坏肚子。”

    “没事,我脾胃向来好。”

    张苻看着田仲不听,气道:“你要再这样,下次不帮你端了。”

    田仲听了忙讨扰:“张兄见谅,下次不敢了。”

    如今离乡试不过还有五六日的时间,乙院的教谕已经不再讲课,而是让他们自己静悟,一是让他们平心静气,二是让他们自己查漏补缺。

    只是说是静悟,可乡试就在眼前,众人又如何能静的下心,再加上这几日烈日炎炎,暑气重的很,反而让众人平添了几分焦躁,更不可能静下心来。

    不过好在府学对这个情况见的多了,忙在耳房备了凉茶,又在院落屋顶日日洒水,这才稍好了一些。

    田仲喝完凉茶,提起笔,打算再做一篇策论,只是没写几下,就觉得头有些疼,不由放下笔,用手按了按头。

    “怎么,头疼?”张苻正在喝茶,看到田仲按头,直接把腰间的荷包拽下来,丢到田仲桌子上,说:“里面有上好的薄荷叶,你嚼几叶。”

    田仲拿过荷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叶,放在嘴里嚼了嚼,瞬间感觉嘴里一阵清凉,果然舒服了许多。

    “这东西还蛮管用的。”田仲把荷包还给张苻说道。

    “那是自然,要不大家都备着干嘛,也就你自己仗着身体好,没想着去准备这些东西。”

    “等会下了学我也去旁边医馆称一些。”

    “别麻烦了,管家前天刚给我送了一包,回去我匀你些,要不等考完乡试,这东西也没多大用了。”

    “那多谢了,我那有新买的凉糕,晚上请你吃。”

    “好,我就不客气了。”

    田仲刚刚做完一篇策论有些费神,打算歇一会,就在那一边养神,一边随手拿毛笔在草纸上乱画,不一会,一张草纸就被他画满了。

    张苻喝完茶,正要重新看书,无意间瞥到田仲的草纸,看到上面一个个奇怪的图,好奇道:“你画了什么?”

    田仲无力的趴在桌子上,随口说道:“这几日的天气啊,快被热死了,也不下雨!”

    “这个是日?嗯,虽然寥寥几笔确实挺像的。”

    “呃,这个其实表示晴。”

    “有日所以晴么,有道理,那要是下雨呢?”

    田仲随手在草纸上画了一个。

    张苻一时兴趣大起:“真的挺像的,那要是刮风、雾、下雹子呢?”

    田仲又画了几个。

    “这个是某种暗语么,以前虽然没见过,不过看起来好像很容易懂。”

    田仲眨眨眼,说:“不记得了,反正用到就想起来了。”

    “奥,忘了你失忆了。那这些暗语有什么用?”

    田仲指了指外面的日头,说:“看天时,可以猜以后几日会不会下雨下雹子或者起风。”

    “这么厉害,那你快看看这几天有雨么?”

    田仲顿时趴在桌子上哀嚎:“没有啊,到乡试之前都没雨啊!”

    “那岂不是要一直这么热?”

    “对啊,想到乡试号房更热我就头疼。”

    张苻想了想号房那么小,要是以现在这天进去,顿时也苦着一张脸。

    两人正说着,一个人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一进门,就大喊道:“有大消息!”

    屋里众人纷纷抬头,其实一个和来人关系比较好的忙问道:“李规,什么事?”

    李规喘着热气说:“乡试的主考官出来了,我刚才去找教谕问题听到了,你们猜猜咱们这次顺天乡试的考官是谁?”

    屋里本来蔫了吧唧众人顿时来了精神,忙纷纷问道:

    “谁啊?”

    “李规你快说,别卖关子!”

    “快说快说,是京城哪位大人?”

    乡试的主考官可是正了八经的座师,考官身份官位的高低,可是对中举者以后的仕途极有影响。

    李规也不再卖关子,直接兴奋的说:“你们肯定想不到,这次咱们顺天乡试的主考官,居然是吏部尚书钱大人!”

    “什么,尚书大人?”

    “这怎么可能!”

    “李规,你不会听错了吧,堂堂吏部尚书,怎么可能来主考乡试,这又不是会试!”

    李规就知道众人八成不信,别说他们,他自己刚听到时也不信,甚至连教谕,听到府长派人来传信时都惊的手中书都掉了。

    “是真的,听闻府长和幽州知府已经连夜赶去通州码头候着了,甚至连整个省上的台面的官员,都去了。据说这次吏部尚书大人是为了回乡祭祖,才随手接了这差事。”

    屋里众人一听是真的,顿时炸了锅。

    作者有话要说:  文案:古代的桌子。

    钱尚书:老夫为了天下太平,连死去的老祖宗都搬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