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8、案首
    很快,进来参加县试的其他考生也看出端倪,顿时纷纷议论了起来。

    田仲看着王泉等五人听着那些议论脸色越来越差,忙说道:“别听那些丧气的话,什么县学府学的学生一来,咱们这些人一点机会都没有,县试考的是最基本的四书五经,答案是所有科考中最固定的,这些人就算考过又能如何,只要我们全答对,他们又能怎么办,难道他们还能在答案上做出花来?”

    “可是,我们不一定能全答对啊!”王溪已经有些慌了。

    “那就尽自己最大努力去答对,科考如战场,难道敌人来了,你还能因为没准备好,就不打了?”

    尽管田仲一直安慰着王泉等人,可一直到龙门开了,众人进场,甚至等上面的主考官县令训完话,五个人还是有些不在状态。

    此时已经马上要点名入考场,田仲也没了办法,只能歇了心思,在那等着县令点名入考场。

    很快,田仲就听到上面的县令大人念到他:“王家村,田仲。”

    田仲提着考篮走上前,躬身行礼道:“学生在。”

    衙役从后堂领出王夫子,王夫子过来看了田仲一眼,对上面的县令大人拱手,道:“王某保。”

    王县令于是从文案上拿出一份用红绳绑着的卷子,给旁边的师爷。

    师爷捧着卷子,从上面下来,走到田仲面前,把卷子给他。

    田仲忙双手接过,对上首的县令说:“谢大人赐卷。”

    然后拿着卷子,到旁边主簿那里拿了带座号的考牌,就进了考场。

    田仲拿着考牌,按照上面写的位置找到自己的位子,把手中的考篮和卷子放桌子上,然后拉开椅子坐下。

    县试考场分四场,每场一天,天明时开始,日落后不给烛结束,田仲瞅了瞅外面的天色,发现离天明还有点时间,也不急着打开卷子,而是用一只胳膊支着头,闭目养神起来。

    大约过了两注香的时间,田仲突然听到一声锣响,睁开眼,发现考生都已入场,而且天已经大亮。

    知道考试开始了,田仲做直身子,揉了揉脸,拿过桌子上的卷子,小心打开。

    田仲没有忙着做题,而是拿着卷子,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发现所有的题他都都知道,没有因为失忆而出现遗漏,放下心来,拿出卷子里的草纸,先打起草来。

    历来科举考试,从小到县试,大到殿试,无一不重视卷面整洁,有无涂抹,所以凡参加科考者,除非情况特殊,一定先在草纸上打草,然后才敢誊写到卷子上,而且科考的草纸,为了防止作弊,也是要收回的。

    田仲用了两个时辰将卷子做完,又花了整整一个时辰誊写,中间还吃了县衙仆役送来的两个热饼,一直到太阳西斜,才把整个考卷做完。

    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遗漏和犯忌讳,田仲就收拾了一下,拿起卷子,拎着考篮,走到最前面交卷。

    县试的第一场考卷是由主考官县令当场面批,以便筛掉学识不够的,减少后面三场的应试人数,所以等田仲双手呈上卷子后,旁边的师爷就接过卷子,然后转呈给县令。

    县令拿过卷子,看了一会,在上面写了个“上”,想了想,又写了个“上”,然后对旁边的师爷说:“上上,下场提坐‘堂号’。”

    “是,”师爷应了一声,从旁边一个匣子里拿出一个红色的考牌给田仲,说:“明日按考牌,提坐‘堂号’。”

    田仲听了,心中一喜,县试第一场,一般取其前十或者前二十提坐堂号,也就是下场考试坐在第一排,虽然是为了避免这几人中有人作弊,学而不识,可县试前几,往往也从这几人中取。

    双手接过红色考牌,田仲又对县令行了一礼,这才把考牌放到考篮,提着出了考棚。

    出了县衙,田仲向周围看了看,看到王夫子的马车正停在街道的拐角处,就走了过去。

    “出来了。”

    王夫子正站在马车旁,看到田仲过来就说道,只是脸色有些不大好。

    不过脸色不大好的不止王夫子,旁边还或站或蹲着王泉王溪五个,这五个人已经不能说脸色不好了,而是直接面如死灰,活像刚刚去的不是县试,而是刑场似的。

    田仲被唬了一跳,忙问:“你们怎么了?”

    王泉蹲在地上,欲哭无泪的说:“当然是第一场就被刷了。本来还以为能撑上一场的,谁知这次改卷居然这么严,只是错几个字,就直接被评了中下。”

    王夫子听了,忍不住叱道:“只是错几个字,你还想错几个?难不成你打算满张卷子都是错字!”

    “可是第一场一般不是只要做的差不多,就能过么。”王泉委屈道。

    “可现在是一般情况吗,”王夫子气的瞪眼。

    “都是那些重考的,你说他们好好的,吃饱了撑的和我们来争什么。有他们在,我们怎么可能争的过!”

    王泉愤愤的说,随即转头问田仲,想多找一个同仇敌忾的:“二哥,你考的怎么样?”

    田仲从考篮拿出刚才那个红色考牌,递给王夫子,说道:“下一场,提坐堂号。”

    “什么,提坐堂号!”

    王泉顿时如火烧屁股,从地上蹦起来,一把抢过田仲手中的红色考牌,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才还给田仲,直接往马车上一歪,生无可恋的哀叹道:“这下完了,这下全完了。”

    田仲看着王泉现在反应比刚才还大,不由奇怪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要是别人考上,肯定没什么,可二哥你考上了,我爹肯定会揍死我的。”

    “为什么?”

    “你在族学扫三年地都考上了,我在族学读了六年还没考上,你说我爹会不会揍死我!”

    田仲不知道王泉回去有没有挨揍,因为接下来的三天,他都在考棚中度过。

    虽然被提坐堂号,可田仲却不敢有一丝疏忽,这届考生卧虎藏龙,谁知道和他一起考试的,到底是个秀才,还是个举人!

    田仲认认真真的做了三天的题,一直等到最后一天出了考场,才彻底舒了一口气,对来接他的王夫子笑着说:“先生,我觉得我这次应该能过。”

    王夫子听了,脸上也终于露出一丝轻松,拍拍田仲的肩说:“能考完就好,考完我这心也就放下了。”

    这三天王夫子一直全程陪考,看着进进出出那些府学熟悉的面孔,哪怕王夫子知道田仲提坐堂号,过县试应该没问题,可也压力极大。

    如今田仲终于考完了,王夫子也终于放下心来,说道:“县试阅卷简单,阅的也快,一般快则三日,慢则五日,就能发案出结果,你这四日也累了,回去就歇着吧,等出了结果,我让人通知你。”

    “多谢先生,那就麻烦先生了。”

    三日后

    田仲正在屋里抄书,突然听到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自家的破木门就被啪的一声推开,王成一脸喜色的气喘吁吁的闯进来。

    还没等王成喘过起来说话,田仲就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破门,悠悠的说:“成大哥,你轻点,那破门快掉了!”

    “这时候你还在意什么门啊,我告诉你,你中了,是案首!”

    “什么,真的?”

    田仲惊喜的放下笔,虽然刚才看到王成,他就知道自己肯定中了,要不王成不会跑来报喜,这才出口调侃王成,可没想到他居然中了案首,这可比他想的高多了!

    “当然是真的,今早二叔特地派老仆去守着,等着发案,老仆回来后说你中了案首,二叔还不大敢相信,又特地让老仆叫我去看,我亲自跑去看了一趟,真的是案首,你的名字在整个案的第一个!”

    王成说完,一把拉起田仲:“别抄了,快去我家,我爹和二叔正等着你呢,你中了案首,这可是村里的大喜事。咱王家村,除了我三叔当初县试考了第三,还从来没有出过案首呢!”

    田仲被王成拖着出了茅屋,拽着朝里正家走去,走在路上,就听到路边院子里隐隐传来揍孩子的声音,不由脚一顿。

    王成当然也听到了,不过他不但没停,反而对田仲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田仲正奇怪,然后就听到一声吼:

    “人家田二在族学扫三年地都中案首了,老子辛辛苦苦供你这兔崽子这么多年,你连个屁都没能考出来,别跑,看老子今天不揍死你!”

    田仲:………

    原来王家村不止有一个王泉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