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考官皆敌派 > 3、起意
    “他嫂子,你家两个娃还真是能干,这次怕不得弄个七八十文吧?”

    “八十一文,你家呢?”

    “我家不多,才六十文。”

    “你家男人正在打摆件,等那个卖了,才值钱呢!”

    “六堂叔,又弄了不少钱啊!看来您老又要进城打酒了。”

    “大侄子见笑了,年纪大了,也就还好这口了。”

    ……

    田二随手颠着刚到手的三个铜钱,和大家一起从里正家的院子走来,听到周围的人都在高兴的议论着又赚了多少,不由笑了笑。

    果然有钱是件令人开心的事!

    把三文钱放在怀里,田二伸了个懒腰,如今天色已晚,他也有些困了,打算领了钱就回去睡觉。

    只是这懒腰刚伸到一半,无意间瞅到天色,田二突然一怔,随即仰着头,望着天。

    “田二侄子,怎么突然不走了?”走在田二后面的一个王家大爷看到田二突然停下,奇怪的问道。

    田二望着天,皱了皱眉,说:“这天色不大好,看来明天有雪啊!”

    “啥?下雪?雪大不,田二侄子,你快看看雪大不,耽搁明天干活不?”

    众人本来正打算回家,听到王家大爷这一嗓子,顿时不走了,忙围过来,也七嘴八舌的问道。

    “等等,我先好好看看。”田二仰着头,随口说了一句,就接着看着天上。

    众人听了忙不再打扰田二,而是三五个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这都快出正月了,怎么还有雪啊!”

    “大嫂子看您说的,哪年正月不下两场雪。”

    “可这不是有活么,一下雪,石场肯定被雪埋,到时耽搁了活,胡家那边可怎么交代。”

    “哎呀,你俩小点声,别吵着田二侄子,人家正在看天呢!”

    旁边的声音立刻低了下来,众人也不议论了,都眼巴巴瞅着田二,等田二看完了说结果。

    王成送着几个长辈出门,刚送几个长辈到门口,一抬头,就看到自家门外堵了一群人,顿时被唬了一跳,忙问:“这是怎么了?”

    “嘘,田二刚才说有雪,大家正等着他看完天问雪大不大,耽搁明天干活不。”旁边王成一个堂叔一把拉住王成,小声说。

    王成这才注意到被众人围在中间,仰着头看天的田二,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有人不满意刚才领的钱,在他家门口堵门闹事呢。

    田二看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又在心里算了算,这才低下头,对众人说:“明天有大雪,大概能下个一整天,雪应该能过膝吧!”

    “这么大,那石场肯定被埋了,这可坏了。”

    众人一听顿时炸了锅,虽然瑞雪兆丰年,可如今正忙活,这雪来的就显得有些耽搁事了。

    王成在旁边一听也站不住了,直接挤过来,问道:“那雪后呢?”

    “下雪之后应该就是晴天吧,我看上面的云走向,应该过两天就能来暖风,雪应该化的挺快的,毕竟年前就打春了,冷不了太多。”田二说道。

    王成听了想了想,然后直接转身大声说:“大家别慌,这下雪是老天爷的事,谁都挡不了,虽然和胡家定了交货的日子,可一旦下雪,他胡家的泥水匠也干不了,明天等下了雪我去胡家找管事通融一下,想必问题也不大,大家先回去吧。”

    众人听了,这才心里有底,忙和王成说明天一定去人家胡家好好说说,千万不能让人家胡家恶了王家村,觉得他们偷懒懈怠。

    王成一一应下,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回家去。

    等人都走了,田二倒没急着走,而是对旁边的王成说:“你家梯子在吗,借我用用。”

    “在墙边立着呢,干嘛?”

    “回去修屋,这雪要真下一天,我那屋顶八成撑不住。”

    王成这才想起当初田二借的是村头看谷子用的茅屋,比不得村里的都是石头盖的,忙说:“要不你去我家住得了,你那茅屋虽然秋天你修过一次,可真来了大雪,万一压塌了怎么办。”

    “不用了,修修应该能撑的住,我睡觉警觉的很,等下了雪我隔两个时辰起来清清屋顶的雪就没事了。”田二摆摆手推辞道,王家虽然屋多,可人口也多,与其麻烦人家,他还不如回去弄他那个破茅屋呢。

    王成看着田二坚持,也没再说什么,直接领着他去院子放梯子的地方,田二扛了梯子,就和王成告辞了。

    田二扛着梯子往家走,就看到大街上人来人往的,然后就听到旁边院子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媳妇正在吼孩子:“你仨兔崽子还不快起来,明天要下雪了,还不快去石场把你爹的打石头家伙拿回来,孩子他爹,你也快起去石场,搬几块料子回来在屋弄,要不等下了雪只能在屋憋着。”

    “娘,人家才刚睡下,”然后放门声,“这天不挺好,哪下雪了?”

    “刚才我去拿钱,人家田二说明天有雪。”

    “田二哥说有雪就有雪啊,他又不是老天爷。”

    “兔崽子你又懒得皮痒,看我不让你爹拿鞋抽你,人家田二看天什么时候出过错,比邻村的李半仙都准,你忘了前年夏日那次人家田二说有大雨,结果有几家不信,最后怎么样,还不是差点晒的麦子都被冲没了,你看现在那几家信了不,上次那几家有娶媳妇的,都请田二看日子呢!”

    田二听的嘴角抽了抽,扛着梯子快步朝家走去,他只是会看些天象,能推出刮风下雨,可对于成亲看日子这种,却真是一点都不懂的。

    至于帮那几家看日子,不过是他说了不会人家却不信,又实在推辞不掉,他才只好弄了本老黄历,照着选了几个吉利日子罢了。

    听到被提起,田二赶忙心虚的溜了。

    修完屋顶,田二一身是灰的进了屋,随手抄起炕上的一条布巾把身上拍干净,又擦了擦头上不小心沾上的蜘蛛丝,这才把帕子扔盆里,拿出火石,擦了擦,点了桌上的油灯。

    屋里顿时亮了起来。

    在屋顶上吹了大半个时辰寒风,田二那点困意早被吹没了,既然没了困意,田二也不急着睡,就走到桌前坐下,拿过今天下午带回来的那个大包袱。

    解开包袱,里面是一本书和一摞空白的书。

    田二拿起那本书,随手翻了翻,是本《礼记》,就拿过空白的书,抄了起来。

    这是他平时除了拉石头另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抄书。

    像《礼记》这么厚的书,抄一本可得两文钱,虽然不多,可胜在活轻便又长久稳定,所以每隔上一段时间,他都会城里各大书肆问一遍,看是否有抄书的活可做。

    田二抄了十多页,看着灯里的油不多了,就放下笔,把书收了起来。

    虽然抄书可以赚钱,可灯油却是费钱,反正明日要是真下雪也不用出去,正好在家用来抄书。

    田二收拾好书后,打了个哈欠,觉得挺晚了,就打算上炕睡觉,只是在脱衣裳摸到怀里几个硬物的时候,才想起来今天赚的钱还在身上。

    于是田二又把小包袱从炕洞里掏出来,把钱放进去,数了数,这次是五两三十五文。

    看着又变多了的钱,田二不由露出一丝笑意,可随即,却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还是太少,不够啊!

    想到要进京所需要的费用,田二有些头疼,以他这个攒法,得攒什么时候。

    难道他真的要不讲究点?

    田二摇摇头,不行,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虽然他不觉得自己可以算君子,可有些事,却万万不可以沾手。

    正想着,田二无意间瞥到桌子上的书,突然一顿。

    或许,有一个方法,他可以冒险试一试。